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九章 朝贡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听着第二个任务,徐忠杰不禁脸黑了起来。诸葛亮这种神人,自己认识他,他不认识自己,还要帮他祈雨……徐忠杰也没去多想,便专心于眼前的事情了,从吴医官的手中接过药汤,送到刘的手上,望着刘将药汤喝下去,他才放心了。

    此后的几天,果真如同刘自己说的那样,便是再也没有接近过女色,更不用说喝酒了。

    “这一套酿酒设备,送来的太及时了。”徐忠杰在化学药品仓库中见到酿酒设备的时候,不禁有些感叹,这任务系统倒是比较人性化的。它考虑到这个时代还没有电力的出现,奖励的酿酒设备,也是最为原始的。

    “其实就是一套蒸馏、过滤装置!”

    三国时代,还没有出现白酒的蒸馏技术,现在任务系统给了徐忠杰这样的奖励,倒是帮他解决了眼下大规模生产的问题。要知道,此前每日进入仓库异空间中,进行徐家酒的配制,徐忠杰都会累得够呛。

    将设备安放在酒坊之中后,徐忠杰便招募了一些下人进行操作。

    “将酒放在大锅之中,上面用铁盖子罩住,但是在铁盖子上方连通一根竹管,再然后把酒烧开,在竹管的另一头接新酒。这样子一来,一锅酒,就能分成两种,酒味浓郁的和酒味浅薄的。”

    “这等设计,便是荆州酒税官徐忠杰想出来的,由此可见,此人才智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徐忠杰告知下人该如何对新酿出的酒进行蒸馏后,襄阳郡中,便引发了激烈的议论。这个方法一传十,十传百,襄阳郡的很多酒坊,纷纷效仿徐忠杰的做法。一时之间,徐忠杰的名声,传遍了整个襄阳郡。

    只不过,模仿他的人,所制取出来的酒,与徐忠杰的酒相比,始终是有那么一点差距。徐忠杰自然不会告诉这些人,他在制酒的过程中,加入了少许的诸如乙酸乙酯的酯类化合物,可以用以提升酒香。

    “听说了没,这种酒味淡的,被徐忠杰命名为了啤酒,一口喝下去,打一个饱嗝,非常舒服。”

    “先前的徐家酒,就是那种被蒸出来的酒,与啤酒相比,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酒。但无论如何,这两种酒,都能讨人喜欢。”

    消息传得很快,不到两三天的时间,其他郡城的民众,也得知了蒸馏酒的制作方法。

    但不论外界人怎么说,徐忠杰的心思,都放在了荆州的发展局面上。酒税官的工作很简单,照例完成后,他便前往刘住处,协助他处理一些政事。

    刘现在正在调理身体,先前因为沉迷酒色所导致的没有精神的容貌,也变得有活力起来。徐忠杰明白,经过任务系统这么一折腾,对于刘英年早逝这一件事,除非他自杀,否则是不可能发生的。

    事情都在平稳的发展着,徐忠杰依靠酒坊,也攒起来一笔不小的财富。这期间,自然是有人来捣乱的,不过很快就被徐忠杰摆平了。

    太平日子持续了一个月,直至四月十五日,州牧府衙中,突然传来了百官聚集议政的消息。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朝廷降下圣旨,要各路州牧派遣使臣朝贡!”

    府衙政事堂中,刘表坐在首位,他的案桌上,摆放着一叠文书,很显然就是他口中的圣旨。其余人问礼结束,纷纷坐在两侧,以示尊卑。

    徐忠杰身为酒税官,虽然说有资格参与议政,但地位并不高,只能排在最末尾。穿越过来已经小半年的时间了,徐忠杰在襄阳也生活了两三个月,他早已不是那个人生地不熟的毛头小子了。

    抬眼扫视了一番政事堂的众人,荆州的各级文武,显然是全部都到场了。蔡瑁、张允、蒯越、蒯良等等,徐忠杰再仔细一看,刘、刘琮也站在了刘表的身后。

    看样子,这一封诏书引发的后续事情,非同寻常。也的确,徐忠杰听着这封诏书的内容,也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主公,此乃曹操投石问路之计!”

    蒯良率先说话,他分析着这封诏书背后的利害关系,但并没有给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

    “自黄巾之后,董卓篡逆,各路诸侯竞相争霸,其中尤以曹操、袁绍最盛!虽然现在袁绍已经死了,但北方各州,并没有被曹操所掌控,更何况曹操很早之前就有兵临江南的计划,一方面要稳固北方,一方面也要试探江南各州的态度,尤其是我们荆州,会不会趁他平定北方的时候,进攻许昌!”

    “确实如此,根据可靠消息,袁绍之子袁谭被杀,而袁尚、袁熙逃亡乌桓,意欲借助乌桓的力量东山再起。曹操必定会借此机会,进攻乌桓,以彻底消灭袁氏势力,如此北方方能大定。”

    又一名官员站了出来,徐忠杰认识他,名叫蒯越。他和蒯良一样,都是刘表帐下的智谋之士。当然,这些人也和蔡瑁勾勾搭搭的,有着不为人知的图谋。

    “我们不妨遵照圣旨意图,派人北上许昌,进行朝贡,这样子可以消除他的疑虑,也可以避免曹操提前发兵来攻荆州。”

    “蒯异度之言最是合理!”蔡瑁站了出来,“此事若是让刘备得知,他必然会劝说主公发兵偷袭许昌,以夺取中原。但,现在的局面,江东孙权,处处与荆州为敌,我们不可能派兵攻打偷袭许昌,防备孙权才是最要紧的。”

    “是啊,主公,新野刘备,定然会劝说您发兵攻打许昌。须知,我们兵甲数量,远远比不上曹操,与之较量,绝无胜算。但我荆襄水师却可以固守长江天堑,曹操也休想来攻打我们!”

    政事堂中,很多人都发了言,如同三国演义中所描述的那样,刘表坐拥荆州,手下的谋士,没有一个有大局意识的。现在这个时候,曹操的确在收拾北方,刘表也的确有机会进攻许昌,但刘表这个人的性格使然,注定他没有什么大的志向。

    果真如同预料的那般,刘表在听了众人的议论后,长呼一声,道:“我已年过六旬,没有什么大的志向,既然朝廷发来诏书,让我们朝贡,那么不妨就此决定,接受诏书,缴纳贡赋,以安曹操之心!”

    眼下的局面,并不是徐忠杰所能控制的,他就算有很好的想法,也不会说出来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酒税官,纵然有参与议政的资格,可却没有左右刘表乃至是荆州一班文武心思的能力。更何况,徐忠杰现在的心思,都在想着,怎么去完成系统划定的任务2,帮助诸葛亮祈雨,很显然这需要运气。

    须知,此乃乱世,但荆州与别的地方不同,安逸许久,这些人怎会舍弃眼下的太平日子,去过兵荒马乱的生活呢?即便是荆州存在潜在的威胁,这些人也不会过多的考虑。

    “主公圣明!”

    正在众人齐声答应着的时候,政事堂突然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父亲,适才蔡瑁将军已经说了,我们需要防备江东孙权。江夏郡距离孙权最近,孙权又曾经攻打过此地,如今镇守江夏的太守黄祖,已经老迈,儿思前想后,想出镇江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