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十一章 有机会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听到周不疑这个名字,徐忠杰的心中不由得一动,这是个神童,与曹操的儿子曹冲属于一个档次。只可惜,才学太过于暴露在外,最后被曹操所杀。他与曹冲一样,都是短命少年。

    “现在距离郭嘉死亡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了,我何不趁此机会,前往许昌,拯救郭嘉?”徐忠杰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说不定到时候,曹冲、周不疑,我都能阻止他们的死亡呢!”

    “我也听说过周不疑,刘先的侄子,聪明智慧,非比寻常,若是有他在,我们不惧曹操!再一个,刘先身为荆州别驾,可以说是主公的一张脸,让他去也再合适不过了!”张允的话,打断了徐忠杰的思绪,“主公,我看刘先带着周不疑前往许昌朝贡,此事可行!”

    “既然你们二人都这么举荐,刘先你又是毛遂自荐,那便决定下来,刘先你带着周不疑,前往许昌朝贡!”

    刘表听着政事堂上几人的推荐,眼神瞥向了刘先,便是点了点头。对于刘表来说,作为别驾的刘先,的确是荆州的一张脸。

    “至于贡品之类的,我建议用本地的特产即可!”蒯越建议着刘表,“说是上贡朝廷,其实就是前往许昌与曹操打交道,这贡品好不好,并不需要太过在意!”

    “主公,我所酿造的徐家酒,可以敬献给曹操!”蒯越说罢,徐忠杰就立刻站了出来,“如此一来,曹操必定会与我们相交好!”

    “徐忠杰,你这是害主公,乃是为祸荆州之策!徐家酒,决不能上贡给朝廷!”徐忠杰刚一说完,蔡瑁立刻站了出来,一瞬间的事情,他已经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直指徐忠杰,“来人啊,把这个奸贼拿下,立斩!”

    “诺!”

    蔡瑁话音刚落,政事堂外便传来应答之声,旋即数名孔武有力的士兵,走到徐忠杰面前,将其架住。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徐忠杰神色不由得一愣,或者说是整个人都处于蒙圈状态。

    徐忠杰不过是想要借助这个机会,能够跟随刘先等人,带着自己酿造的徐家酒,前往许昌,以争取拯救郭嘉。难道,自己这么做,招惹到了蔡瑁?

    “慢着!”正当徐忠杰要被架出政事堂的时候,刘表抬手发话,他的脸色有些古怪,眼睛却看向蔡瑁,“德珪,此是何意?”

    德珪是蔡瑁的字,刘表这么问话,显然是对蔡瑁极为器重的表现。要不然,蔡瑁也不会当着刘表的面,发号施令。

    “禀主公,此人必与刘备等人同流合污,意欲谋取荆州!”

    听着蔡瑁这一番话,徐忠杰差点就口吐鲜血了,心中不禁怒骂,自己要是想要谋夺荆州,还会在这当什么狗屁酒税官?凭借自己这个现代人的智慧,凭借自己手握化学药品仓库异空间,随随便便用甲醇配制出假酒来,让你们喝下去,你们都得见阎王!

    当然,这番话,徐忠杰自然不可能说出来的,他的口中却是另外一番说辞:“蔡瑁将军,你也须知,自从上次在南阳郡,被主公敕封为酒税官之后,我便一心一意的跟随主公,岂能做出这等背主之事?”

    “哦?我便说与你听!”蔡瑁收好剑,“主公,你可曾记得南阳郡款待刘备之事吗?当初刘备建议主公,用一种新酒,朝贡许昌,并让主公上表将新酒作为一种宫廷贡酒,从而取代曹操敬献的酒九酝春酒,以示对曹操的不满。”

    “此事,我记得!不过,这与他徐忠杰有什么关系?”

    听着蔡瑁的分析,刘表点了点头,但仍旧不是很理解。反倒是被士兵们架着的徐忠杰,有些明白蔡瑁的意思,一刹那,徐忠杰嘴角酒微微弯了上去,笑道:“蔡瑁,你真乃愚蠢之徒!所说也是鄙陋之见!”

    “竖子匹夫,焉敢如此?左右,即刻推出,立斩!”蔡瑁显然被徐忠杰这一番话嘲讽到了,当即也不再继续解释,“主公,就用徐忠杰的人头,送给曹操,以示盟好!”

    “蔡瑁,这荆州究竟你是主,还是主公是主?主公都没说要杀我,你竟然越俎代庖?难道这荆州之主是你?”

    此言一出,政事堂上的众人,皆是大惊失色,旋即传出一阵又一阵的指责声。

    “你不过是个酒税官,有什么能耐,如此指责蔡将军?”

    “这荆州之主,自然是主公,怎么可能是蔡将军?他这也是为了荆州的安危,气急之下所做!”

    “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饭吃错了,顶多多跑几次茅厕,可这话要说错了,你能有几个脑袋够砍?”

    徐忠杰管不了那么多,他也不废话,用力挣开士兵后,便用手指着蔡瑁,直接放开了自己的嗓门。面对生死存亡之际,徐忠杰已经顾不上自己只是个小小的酒税官这个事实了。

    “你那点心思,难道我徐言功不知道吗?你不就怕我这徐家酒到了许昌,被朝廷列为新的宫廷贡酒,从而导致天下人误解朝廷不满曹操,进而使曹操对荆州不满,促使其发兵攻打荆州,给荆州带来祸事吗?”

    当蔡瑁提出刘备那件事情的时候,徐忠杰就已经明白过来。望着此时此刻蔡瑁愣神的表情,徐忠杰知道,自己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德珪,你所忧虑的正是这样子的吗?”

    刘表神色也有些发愣,良久之后,敲了敲案板,询问着蔡瑁。

    “确实如此!故而,我建议主公,立刻将徐忠杰斩首……”

    “禀主公,我适才所说,是献给曹操,而非朝廷!”徐忠杰压根就不想给蔡瑁花言巧语的机会,他直接打断了蔡瑁,“主公,您请想想看,若是我这徐家酒得到了曹操的赏识,我等也能趁此机会,交好曹操,届时曹操必然不会向荆州用兵!如此一来,我荆州可保太平!”

    “此事甚妙!”徐忠杰原以为刘表会说什么话的,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蒯越就站了出来,直接夸赞徐忠杰,“献给曹操与上贡给朝廷,完全是两回事!主公,不妨就让徐忠杰跟着刘先等人一块前往许昌,向曹操敬献徐家酒!那酒我也曾喝过,确实很好,曹操必定会喜欢上,此事也必定会成功!”

    “德珪,这一次看来你冤枉徐忠杰了!”刘表闻听蒯越所说,不禁一笑,“如此,徐忠杰,你便带着徐家酒,一道前往许昌,将其敬献给曹操吧!”

    刘表说完,政事堂中的士兵,便立刻退了下去,徐忠杰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去往许昌的机会,自己争取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