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二十一章 走马荐诸葛

时间:2020-05-22作者:沐凝九歌

    “铁矿分布图?好东西!以后有了高炉等炼铁设备,我就能在大汉天下拥有铁矿的地方,建立起冶铁工业了!”

    徐忠杰听着任务系统的声音,心中不禁笑了起来。这么良心的奖励,他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任务的难度,也似乎并不高。教会曹冲骑马,这点他是能做到的。只要徐忠杰有机会接近曹冲,一切都将会十分顺利。

    张飞因为硝酸铵溶液的缘故,很快就被下人搀扶着回屋了。当然,徐忠杰那一小布袋的硝酸铵,也归张飞所有了。

    刘备则是招待着使团众人,进入了正堂,此刻他已经设好宴席了。

    “众位大人,请满饮此杯!”

    刘备入席,端起酒杯,向众人敬酒。徐忠杰一闻酒杯中酒的味道,就知道是自己所勾兑的徐家酒。果然,自从徐忠杰勾兑出徐家酒后,不光是寻常百姓爱上了,就连像刘备这等人物,也喜欢上了,要不然也不会拿来招待众人。

    酒过三巡,刘备便带着哭腔,说起话来,让人不得不心动:“大汉皇上可怜啊,身陷许昌,屡次遭受汉贼曹操的欺凌,而不得自由。众位大人皆是汉臣,难道就这么心甘情愿地与那曹贼交好?”

    这话一出口,席间的众人,皆是各自变色。有的面露恨恨,不知是在恨曹操,还是在恨刘备;有的则是面露忧愁之色,不知是在忧虑荆州会被刘备夺取,还是在忧虑曹操前来攻打;亦有人神情木然,宛若这大汉天下,与之毫无关系一般。

    但是有一点,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那就是刘备的潜台词,分明是在劝众人不要前往许昌朝贡。

    可即便是听了出来,绝大多数人,都装作没有听出来。毕竟,这些人皆是蔡氏家族的,就算不是,也与之有极大的关系。蔡氏家族与刘备之间的矛盾,所有人都清楚。至少,当初刘备依附刘表的时候,蔡氏家族都是极力反对的。

    “皇叔虽然心怀天下,但也须知,天数有变,神器更易,那都是早晚的事情。如今大汉倾颓,主公替皇上守好荆州这一块疆土,便是分内的事情。他交好曹操,也是为了这一方疆土,不被其所夺取。如此说来,主公真乃汉室忠臣,诸侯表率啊!”

    唯有一名少年,传出声音。

    徐忠杰闻言,赶紧寻声望过去,便见着那一名少年,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然脸上还有着些许的稚气,但举手投足之间,却有成名谋士一般的沉稳。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刘先的侄子周不疑。此人,也是徐忠杰先前刻意关注的。

    只是,这一路上,行到新野之前,周不疑很少说话,徐忠杰都快渐渐忘却此人了。今日他开口所言,不仅震惊了刘备,也让徐忠杰感到惊讶。小小年纪,就有这等辩驳之才,长大之后,岂不是要三寸肉舌横扫千军万马?

    “我刚来荆州的时候,人们就在说,荆州俊贤极多。陈翔、范滂、孔昱、范康、檀敷、张俭、岑晊七人,与景升兄并称荆州八骏,如今看来,这位小公子,有如此的远见卓识,真乃景升兄的幸事啊!”

    刘备说这话的时候,一边叹息,一边眼神中流露出渴望之色。这缕渴望之色,自然是被徐忠杰捕捉到了。

    很显然,刘备这番话,是在传达一个意思,连荆州的一个少年都有如此的智慧,却偏偏不是他刘备所有?换句话说,现在的刘备,是处于一种求贤若渴的状态。

    “这是在下的侄子周不疑,他说的话都是孩童之言,请皇叔不要见怪。”刘先咳嗽了一声,原本还要继续说话的周不疑,立刻闭上了嘴。

    “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谋略?我听闻荆州的水镜先生,才学极广,正好我与他相识,不如我与你引荐一番,你拜他为师,跟随他学习兵法谋略如何?”

    徐忠杰听得出来,刘备这是在招揽周不疑,只可惜周不疑并没有答应:“皇叔不必如此!”

    当下,刘备不再说话,众人也不再言语,很显然宴席之中的氛围,尴尬到了极点。

    “天下大势,英雄所见,各不相同。今日曹操是汉贼,明日兴许孙权是汉贼。刘皇叔不必为此烦恼,只需要安心把守新野就是了。”徐忠杰开口,将眼前的尴尬氛围一举打破,“我等北上朝贡,目的是为了保荆州一方平安,不被曹贼所攻伐,还请皇叔体谅,不要为难我等。”

    “在下绝无为难之意,只是一想到大汉天子,便不由得落泪!”刘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再次带着哭腔,“解救天子于水火之中,也不知等到猴年马月!”

    刘备这么一说,众人便再也不接话茬了,只顾自己喝酒吃菜,直至宴会结束,众人都没再多说一句话。

    “刘备困守新野,得需要一个人帮他。”

    晚间的时候,徐忠杰从化学药品仓库中,取出了那把鹅毛羽扇,写上一封书信,便吩咐了下人,将其一道带给了诸葛亮。那把鹅毛羽扇,是徐忠杰承诺给诸葛亮的。

    众人在新野城府衙中歇息了一晚,直至次日清晨,便随着车驾,继续上路,往许昌的方向而去。

    新野北城门,刘备亲自将众人送了出来:“诸位慢走!若是到了许昌,还请诸位代我向天子问安!”

    “这个我等自不会忘记的,刘皇叔请放心!”刘先拱手告辞,便转头跟着车驾了。

    徐忠杰也与刘备等人告辞:“皇叔放心好了,此去许昌,我定然会保天子周全的!”

    “公子慢走!”

    徐忠杰闻言,便是紧跟着刘先,往前一道走了。

    “刘备乃世之枭雄,昨日宴会上,若不是你解围,恐怕他真的会拦住我们去往许昌!”徐忠杰骑着马,与刘先并排而行,刘先见此,脸上写满了厌恶,“待我稍后写上一封表奏,上书给主公,让他提防刘备,不要被他谋了荆州!”

    很显然,刘先也察觉出了刘备昨日言语中求贤若渴,光复汉室的意思。这等意思,对于刘先这种亲近蔡氏家族的人来说,最为危险。因此,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针对刘备的。

    “哎呀,我似乎有东西落在了新野府衙,你们先行,我回去拿一下!”

    徐忠杰心知,若是刘表接到刘先的表章,生起了疑心,那么刘备必然会陷入危险之中。为了稳定局势,徐忠杰必须要告知刘备今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因此,徐忠杰顾不上那么多,他赶紧找了个借口,准备返回新野。

    “快去快回!”

    “咦,徐公子不是与刘别驾等人一道前往许昌了,怎么又回来了?”新野北城门,刘备等人还未散去,马蹄声却已经传来。众人寻声望去,却是见到徐忠杰策马而来,旋即疑惑之色,便浮现在了众人的面庞之上。

    “皇叔,今后万望小心一些,那刘先已经准备上表刘景升,意欲陷害你……”徐忠杰将自己听到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备,他已经顾不得做过多的解释了。

    “多谢公子相告!”刘备向徐忠杰拱手作揖,表示感谢,“刘别驾也是为了荆州,他怕曹操会借着攻伐刘备之名,进攻荆州,毕竟我刘备,被曹操所忌恨!”

    听着刘备的话,徐忠杰差点就感动起来了,刘备毕竟是仁义之君,处处为他人着想啊。然而,不到几次呼吸的时间,徐忠杰就清醒过来了。刘备的艺术形象,的确是仁义的,但其骨子里是不是真的仁义,就很难说了。

    “为皇叔计,皇叔之所以无法实现抱负,乃是缺乏一名大才之人辅佐!”徐忠杰顿了顿,“我倒是知晓一位能人,不知他肯还是不肯帮你,但不论如何,皇叔都得去拜访一下他才行。”

    “是谁?”

    求贤若渴的神色,再次浮现在刘备的脸上。

    徐忠杰见此,便赶紧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了刘备:“荆州南阳郡隆中,有一位大贤才,名叫诸葛亮,自号卧龙!”

    三国演义里有徐庶走马荐诸葛,徐忠杰为了能让将来刘备集团的发展为自己所掌控,索性也来个走马荐诸葛。他要引导刘备去寻诸葛亮,这样子诸葛亮才不会白白在隆中等待,至于这么做会不会出现三顾茅庐的情节,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徐忠杰心里也有别的想法,不久之后,徐庶会被曹操用母亲威胁,将其从刘备身旁夺走。他自己此行许昌,若是有机会进入曹操阵营,或许有办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徐庶走马荐诸葛的事情就可能不会发生了。

    与其让诸葛亮在隆中干等着,自己倒不如先把这件事做了。一来,也好让刘备早些谋划自己的事业,毕竟徐忠杰已经将跟刘备交好的刘安排在了江夏,二来,也能让诸葛亮早些走出隆中。至于诸葛亮说是要前往益州,绘制那里的山川地势图,刘备能不能遇到,那便又是一说了。

    “可是那位南阳郡开坛祈雨的奇人异士?”

    “正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