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三十三章 这个曹操真会演戏!

时间:2020-05-30作者:沐凝九歌

    刘先之言,其中的意思很明显,只不过没有明说罢了。他即将返回荆州,若是荆州之人,见着少了蔡穹,必然会误以为曹操要对荆州用兵,故而杀使以作警告。

    但其实这种说法,仔细想想看,并不能站得住脚。然而,事实上,一旦刘先回到荆州,并没有人会去深入研究这种说法,他们只会看着表面的功夫,绝对不会去追寻真相的。

    一旦荆州的士族、豪门等,将这种误会当真了,那么荆州必然会出现主战曹操的人物,这并不是刘先想要见到的,也更不是刘表所期望的朝贡结果。

    好在,刘先的担心,曹操在刚刚已经召集众文武商议过了,只听得他说道:“本相亲自拟写公文一份,由我儿曹彰随你一道,面见荆州牧刘表,将蔡穹失踪一事,细细禀报。”

    “丞相,这……”

    刘先闻听曹操提到曹彰,脸色旋即一愣,说起话来都有些结巴。站在文官之中的徐忠杰,听到曹操这么说,也不由得神色一怔,人言曹贼心狠,今日一见,果真是!

    曹彰是曹操的亲子,由曹彰前往荆州,相当于是曹操亲往。

    现如今的曹操,正忙着运筹帷幄,伺机攻伐幽州的乌桓,对于他来说,后方是决不能乱的。这就意味着,荆州、江东等地,是绝不能出现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

    可现如今蔡穹失踪一事,极有可能会导致事情的发展,朝着曹操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向推进。

    为了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唯有曹彰代替曹操前往荆州,将蔡穹失踪一事,解释的明明白白,才能堵住荆州众人的悠悠之口。

    更为深一层次的看,若是事情真的发生到难以处理得地步,荆州方面,甚至是能软禁曹彰,逼迫曹操做某些事情——不得南下发兵攻打荆州。

    “曹操心思缜密,不同于寻常人。刚刚郭嘉的话,显然是给他应对荆州的思路了。不过,他这么做,相当于是把曹彰送入荆州的虎口,倒是真够狠的!”

    徐忠杰心中感叹,人言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看来,倒像是欲成大事者,又岂会在乎至亲血脉?

    很明显,刘先刚刚必然是读出了曹操的话中意思,自己应对起来,才会显得结结巴巴的。

    “刘先,曹彰前往荆州,如同丞相亲临。你们前来许昌朝贡,丞相本该负起护卫你们的责任,现在却发生了蔡穹失踪一事,这实在是令人心痛。丞相这么做,一来也是为了表达自己办事不力的失误之责,二来也是想让荆州众人安心,今后不会发兵南下的。”

    郭嘉走出班列,补充着曹操刚刚要表达的意思。事实上,荆州使团前来荆州的意思,曹操岂能不明白?或者说,这件事其实是双赢的局面。

    曹操想要攻伐幽州,必须有一个安稳的后方才行,故而他会借天子之名,发布诏令,让诸侯朝贡,以来试探天下诸侯,是否会趁机发难,这其中他最重视的便是荆州了。要知道,荆州乃是天下之腹,处于交通要道上,可谓是四通八达,若是荆州起兵,偷袭许昌,将会有很大成功的概率。

    不过,这道朝贡的诏令,对于荆州来说,也是个机会,一个借着朝贡之名,与曹操交好的机会。

    要说荆州的众多文武官员,包括刘表在内,没有人担心曹操南下荆州,那是不可能的。故而,为了试探曹操的态度,或者说是,能够交好曹操,便是有了这一番大张旗鼓的许昌朝贡。

    此时此刻,郭嘉已经向刘先表明了曹操的态度,然而,这对于徐忠杰来说,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曹操此举,必然是为了麻痹荆州才这么做的。作为一代奸雄,曹操会遵守交好荆州的诺言吗?至少,在场的众多谋士,包括徐忠杰在内,心中都有别样的想法,因为郭嘉之言,怎么听都有些虚假的成分在里面。

    只不过,郭嘉的言语,对于刘先这个急于知道曹操对荆州态度的人来说,又是那么的诚恳。

    “奉孝说得对,对于蔡穹的失踪,本相深感不安。”曹操来到刘先面前,紧握着他的双手,双眼像是充满了哀痛之感一般,“故而,曹彰此行,是必然的!”

    “既是如此,在下于许昌中再搜寻几日,若是最后真的找不到蔡穹的话,那么曹彰公子就随我一道回荆州!”刘先半跪了下来,“多谢丞相!”

    刘先明白,只要曹彰去往了荆州,荆州的众人,就不会再说什么了。哪怕是蔡穹最后被找到了,又是死在了许昌,都不会有人赞同出兵曹操的。因为,曹彰此去荆州,相当于是人质一般。

    但,不管两人对话如何,在徐忠杰眼中,这个曹操至始至终都在演戏一般。或者说,他就是在忽悠刘先。可偏偏,这种演戏,就像是真的一样,就连徐忠杰都差点以为,曹操是真的真情流露,以蔡穹失踪为自责呢。可是,仔细一想,曹操这不就是有点像刘表献媚示错吗?

    对于蔡穹的失踪,徐忠杰自然不可能告诉众人,他已经将蔡穹用化尸水处理得连个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不过,徐忠杰又是转念一想,他这么做,似乎间接地帮助到了曹操。

    若是蔡穹不死,也就不会发生眼前的诸多事情,至少在徐忠杰看来,是这样子的。

    “曹操不好对付,他的表现,往往出人意料,刚刚还在讨论的事情,转眼就就能变成演戏忽悠刘先。与这样的奸雄,在同一时代,不知是刘备的幸运,还是不幸。”徐忠杰有些头疼,望着政事堂中的一幕,他有些担心,将来自己从曹操那里挖墙脚,会不会成功。

    随后,曹操亲自将刘先送出了相府大门,以示真诚,但在众多谋士眼里,这不过是在演戏给刘先看而已。

    能成大事者,何须在乎这些琐碎小事?

    目睹着刘先的离去,许久之后,相府大门前,传来了爽朗的笑声:“此一番,本相必然成事!”

    接下来的几日,刘先都在许昌城中找寻着蔡穹的踪迹,可是找来找去,没有丝毫的头绪。毕竟,一个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死人,又是被徐忠杰跟实验废液一起处理掉的,怎么可能被找到?

    时间总不能这么耗着,荆州方面还在等着回信,刘先无可奈何,只得带着原本的一些人,领着曹彰回荆州去了。

    刘先是走了,可是对于徐忠杰来说,这几日他倒是有些忙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