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三十八章 鬼才郭嘉

时间:2020-05-30作者:沐凝九歌

    正当曹操开怀大笑之时,一名身穿盔甲,手捧竹简的将军,迈着急促的步伐走到了将台中间,单膝跪地,向曹操禀告着军情。

    “什么?”

    将军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众多文武官员,纷纷站了起来。篝火之下,他们的面庞,呈现出惊恐的神色,就宛若天塌下来一般。

    “并州刺史,高干反了!”

    那名将军,将自己刚刚所言的军情,重复了一遍。随后,站在曹操身边的司礼官,赶紧上前,将他手中的竹简接下,递给了曹操。

    曹操接过竹简,借着篝火的光芒,仔细了起来。

    “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高干反了,要率兵讨伐我,自奉天子!”

    并州刺史高干反叛,这本该是一件万分紧急的大事,但是曹操看了以后,却仿若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说起话来都轻描淡写。

    “本相自正月破冀州以来,又四月,张燕所部,举众而降,众位将军与士兵,恐怕已是许久没有上过战场了,此一番,正好让本相去征讨并州,练练手!”

    “我等意欲建功立业,请丞相下令,在下即刻领兵,攻伐并州!”

    “在下亦是如此!”

    曹操的话音刚一落下,武将之中,便是走出数人,向曹操请战。徐忠杰偷眼望向这些人,其中不乏世之名将,许褚、张辽等。

    “众位作战勇猛,但打仗可不光光靠手上的武艺,还得依靠智慧!”曹操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后站起了身,走到了郭嘉身边,“奉孝知我心思否?”

    “在下只怕说不好!”郭嘉躬身施礼,谦虚了一下,“不若让少公子讲一讲?”

    “那不成,冲儿年幼,还不曾参赞军机,你现在说说看,就权当教教他了,也算是教教言功了!”

    曹操摆了摆手,示意不必让曹冲言语,却是又用手指了指徐忠杰,那意思很明显,是要让郭嘉来教教徐忠杰怎么去运筹帷幄。

    说实在的,曹操的这一番表现,也着实让徐忠杰猜不透。并州高干反叛,理所当然的要立刻派遣大军去征讨才对,可现在这局面……

    徐忠杰无法猜透曹操的心思,只好躬身向着郭嘉施礼道:“先生请教我!”

    郭嘉见徐忠杰如此,随后向曹操施了一礼道:“高干此人,原本是袁绍的外甥,虽然志在天下,但并没有相应的才能;而且,他虽然喜欢招募士族之人为其效命,但是却不能根据他们的能力进行任命。再一个,此人嗜酒贪杯,不识兵法阵略,此一番反叛,必然是听说主公将要征讨乌桓,才会想着趁此机会攻占许昌,意欲图谋天下。”

    听着郭嘉的分析,徐忠杰不由得震惊了。历史上的郭嘉被冠以“鬼才”之名,今日一听,果真如此。很显然,郭嘉对于并州刺史高干的方方面面,都非常熟悉。

    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曹操有郭嘉这等知晓敌人军情的人物,对战之中,岂能不赢?

    “奉孝既然知晓我心思,可否为我设一计?”曹操询问着郭嘉,随后话锋一转,望向了徐忠杰,“要不,徐言功你来?”

    经过刚刚的那一场峰回路转的局面,徐忠杰已经不太想才显于外了,他决定低调一点,道:“主公,军师之言才是最为妥当的,在下需要跟他多学学,才能独立出谋划策!”

    郭嘉的职务名称是军师祭酒,所以徐忠杰直接以军师相称。这既是对郭嘉的尊重,同时也是一种敬佩。

    “主公,此一番正好能用上徐言功!”

    郭嘉的第一句话,停在徐忠杰的耳中,徐忠杰的脑海里不由得冒出了三个大问号。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阁正,对于高干也不熟悉,更不用说行军打仗了,怎么就能用到自己了呢?

    “哦?说来听听,也让众文武听听!”

    “主公,高干既然贪杯好酒,不妨派遣徐言功带着葡萄酒前往上党郡,对其进行招抚,同时持天子符节,发布诏令,任命其为并州牧,敕封镇北将军,授上艾亭侯!”

    郭嘉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望向了徐忠杰。

    “言功,你多谋善思,应当明白我的这番用意?”

    这一下不是曹操问徐忠杰,而是郭嘉发话询问了。徐忠杰闻言,已是不再有所顾忌,道:“军师所言,实质上是要麻痹高干。以招抚为幌子,使其心生懈怠,又以封官拜爵为诱饵,促使其心骄,而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太大的防备,甚至是疏于防范!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主公以大军相攻,必胜!”

    其实徐忠杰是能够理解郭嘉用意的,利用高干贪杯好饮只不过是个表面功夫而已,真正起作用的恐怕是天子敕封的诏书。高干只是并州刺史,而不是并州牧。刺史与州牧最大的不同,就是对一州兵权是否有所掌控。

    高干起兵,自然是有着图谋天下的一面,但现在毕竟是大汉天下,他不可能将这种心思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否则的话,他就真的与叛逆没有什么区别了。故而,高干起兵的名义是讨伐曹操,还多了个自奉天子的内容。

    这种心思,徐忠杰岂能想不明白?

    刺史不过是个朝廷的官,州牧才算得上是一方诸侯。若想成为一方诸侯,就必须得到朝廷的敕封才行。郭嘉这么一招,可谓是打在了高干的要害上,你想要成为一方诸侯,我给你就是了,先把你给稳住了,不至于影响到天下大局,等过一阵子后,反过来我再找机会找个理由把你给干掉,除去祸害,让你连刺史都做不成。

    鬼才郭嘉,够狠!

    “这半年多以来,各地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众军有所懈怠,且缓个几日,操练一番,再攻不迟。这也正是本相,虽然知道军情万急,却并不打算很快出兵的原因了。”曹操压了压手,示意徐忠杰说得对,徐忠杰见此,赶紧施礼,并表示自己不过是运气而已。

    “本相即着董昭为使,令其依计行事!”曹操确定下来的使者,并不是郭嘉口中的徐忠杰。

    曹操言罢,众文武中一名看上去有些年老的官员随后走出,很显然,他便是曹操口中的董昭,只听得他开口道:“在下领命!”

    “禀丞相,此去并州,需要十天的时间。天气如此炎热,葡萄酒在路上会不会坏了?”待得董昭说完,徐忠杰赶紧上前一步禀报。

    这一件事,徐忠杰也是突然想起来的,前世之中,正常的瓶装葡萄酒,自然是能够保存很长时间,可是自己酿造的葡萄酒,却不是这样。两者间的区别,便是有无防腐剂的问题。

    换言之,如果徐忠杰现在所酿造的葡萄酒,不加任何的防腐的话,在如此的高温天气之下,不出十天,必然会腐坏。

    “你是奇人异士,岂能没有办法解决?”

    曹操摆了摆手,示意徐忠杰不必请示于他,若是徐忠杰真的担心葡萄酒会坏了,就自己去想办法解决。毕竟,在曹操眼中,身怀奇幻之术的徐忠杰,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他办不到的呢?

    “遵命!在下定当全力以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