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三十九章 防腐剂

时间:2020-05-30作者:沐凝九歌

    中秋过后,并州之变的消息,在朝中众文武之间快速传递着。除了那日参加宴会的人员以外,很多人都来劝谏曹操出兵讨伐高干,但都被曹操以军备不齐为由拒绝了。

    “军备不齐只不过是托词,曹操应该是在等荆州的消息。”

    八月十六日,徐忠杰来到许昌城外专门用来酿造葡萄酒的地下广场,望着堆叠在一起的木桶,不由得思考了起来。他在猜测着曹操的真实意图,毕竟徐忠杰听得出来,昨日宴会上大家说得都是场面话。

    “先前蔡穹的失踪,引发了刘先的疑虑,故而曹操让曹彰前往荆州,以表示一种交好的意愿,只是现在还没有回音罢了。我想,也正是因为荆州没有确切的消息传来,曹操才不敢发兵攻打并州,而是采取了郭嘉的骄兵之计。”

    徐忠杰心中做出了判断,尽管昨日曹操表面上呈现的是毫不在意的神色,但他明白,这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荆州的消息不传来,曹操就不敢确定,蔡穹失踪一事,会不会造成荆州的恐慌,进而征伐自己。如果在此之前发兵攻打并州,荆州方面又是出现了变故,那么对于曹操来说,便是两面受敌的情形了。作为一代奸雄,对于这种形势上的判断,岂能没有思考过?

    “这些木桶中的葡萄酒,大部分都在昨日的中秋宴会上被消耗了,只剩下一小部分了。”徐忠杰不再思考昨日之事,他开始专心致志的盘算着,该如何对这些葡萄酒做防腐处理。

    昨日中秋宴会,不光光是徐忠杰等人饮用了葡萄酒,众多兵士也尝到了其中的甘美。郭嘉利用高干贪杯好饮的缺点,而建议曹操利用葡萄酒对其招抚,但葡萄酒的保存期并不长,徐忠杰才开口说要对其进行保质处理。

    “前世之中,葡萄酒往往以二氧化硫作为防腐剂,化学药品仓库中,没有二氧化硫这种气体,但是有足够多的硫磺,我正好可以利用硫磺来制备二氧化硫,进而实现对葡萄酒的防腐处理。”

    徐忠杰支开地下广场上的仆人,随后从自己的化学药品仓库中取出了一大袋子的硫磺,他要做的事情,最好不能有其他人在现场。否则的话,徐忠杰就没有办法解释自己如何凭空变出那一大袋硫磺了。

    “可惜了,当初在遇到诸葛亮的时候,没有告诉他炸药的配方,要不然也能够更进一步帮助其在荆州扩大自己的名声。不过,这也没关系,将来会再遇到的。”

    望着袋子中的淡黄色粉末状固体,徐忠杰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刚穿越来时陡然一现的想法。三国时代还未产生火药的雏形,这对于徐忠杰来说,并不是难事。只不过,现在还不是让火药出场的时候。

    徐忠杰不再去多想别事情,而是开始专心致志的干活了。二氧化硫在常温下是气体,如果使用硫磺燃烧法获取二氧化硫,就必须有相应的导气设备。否则,硫磺直接在空气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硫,早就扩散开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其注入到葡萄酒中,无法对葡萄酒进行防腐处理了。

    说时迟那时快,徐忠杰在地下广场中反复搜索,总算找到了一方青铜盆和几根竹节被打通了的毛竹。他将袋子中的硫磺,倒在了青铜盆中后,便是将几根中空毛竹,挨个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口”字型。不过,这个“口”字型的下端被刻意的缺了一横,这便是徐忠杰想要的简易导气装置了。

    徐忠杰将毛竹的一端扣在了青铜盆的上方,另一端用清水洗干净后,则是浸入了装有葡萄酒的大桶里。

    做完这些,徐忠杰则是找来一大块棉布,稍微用水浸湿了以后,便是蒙住了自己的口鼻。随后,徐忠杰用火折子点燃了青铜盆中的硫磺粉末。

    一瞬间的事情,那淡黄色粉末状固体的表面开始熔化,随后发出淡蓝色的火焰,漂亮至极,紧接着又是一股刺激性的气味传出。饶是徐忠杰已经用浸湿了的的棉布蒙住了口鼻,仍然是闻到了这那股二氧化硫独有的刺激性气味。

    “好了,二氧化硫已经被通到了葡萄酒中。”徐忠杰用手捏住了鼻子,小心翼翼地凑到了木桶上方,当他见到葡萄酒中泛出大气泡的时候,便是知道了自己利用二氧化硫对葡萄酒的防腐已经成功了。

    “葡萄酒比较特殊,在酿造的过程中,会掺杂到一些霉菌或细菌,而且其本身也含有一些比较容易被氧化酚类物质。二氧化硫具有特殊的性质,它可以抑制霉菌或细菌的生长,而自身的强还原性,又能阻止酚类物质的氧化。”

    徐忠杰所说的对葡萄酒的防腐,实际上就是对其中的酚类物质的氧化进行抑制。要知道,葡萄酒之所以会具有特殊的风味,并不是因为果香的缘故,而是其具有的一些特殊酚类物质。这些物质,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时间一长就容易被氧气所氧化。徐忠杰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选择用二氧化硫来抑制这种情况的发生。

    若是葡萄酒不用这种方式进行保存,当它运到并州的时候,必然会因为霉菌滋生而导致酒本身发生腐败,再一个也会因为酚类物质被氧化,最终风味全失,甚至是保有葡萄酒的特殊颜色红色也会消失。

    须知,葡萄酒之所以会呈现红色,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其中酚类物质所决定的。

    到了那个时候,高干喝到这种变了质的葡萄酒,必然会认为是曹操在羞辱他,届时郭嘉的骄兵之计也就失去了效用。若是有人将这件事的过错归到徐忠杰的头上,徐忠杰就是长了十张嘴,无法为自己辩驳。故而,此一番对葡萄酒进行防腐处理,徐忠杰实际上就是在为自己找退路。

    正当徐忠杰操作盯着葡萄酒中的那些气泡愣神的时候,一名仆人突然闯进来了:“禀告阁正大人,二公子曹丕,前来拜访……”

    不过,仆人的话还未说完,便是捂住了口鼻,大声咳嗽了起来。

    “阁正大人……你在做什么事情……怎会这么呛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