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三国化学家 第四十一章 曹丕的心思

时间:2020-05-30作者:沐凝九歌

    徐忠杰脸上很是不自然的回答着曹丕的话,他总不能实话告诉曹丕,他中了二氧化硫的毒,而且那二氧化硫在前世之中,可是被列入致癌物清单中,它已然对曹丕的肺部,造成了一些不可逆转的损伤。

    不过,徐忠杰即便是真的将这番话说出来,恐怕曹丕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故而,徐忠杰也不愿意去多啰嗦些什么,索性就将所有的事情,化繁为简地以“肺疾”两个字表达出来。

    “此事无碍,我自会找医官料理!”曹丕摆了摆手,不过他仍旧咳嗽,即便如此,他甚至是将此事的过错,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不断自责,“我若是能够在外等候,也不至于发生这件事,徐大人不必担心!”

    曹丕仿若是看穿了徐忠杰的心思一般,言语之间,充满了自责。然而,曹丕越是这般,徐忠杰心中越是觉得不自然,他赶紧道:“只希望事后医官抓紧为公子调理才对,但愿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徐忠杰不敢将二氧化硫对曹丕肺部造成不逆损伤的事实说出来,只能委婉的表达期待之意,于他来说,这是最好的方法。

    当然,徐忠杰随后又将自己奇幻之术的目的与相关的防护措施说给曹丕听,其目的自然是要撇开曹丕今后肺疾后遗症的责任,也要防止今后此类事情会再次发生。

    事实上,这件事情,徐忠杰并没有什么责任。可即便如此,徐忠杰心中仍旧有些紧张,万一曹丕揪着这件事不放,自己可就麻烦了。

    “相府医官的技艺,非比寻常,若是再不济,还能寻到华佗先生!”

    听着曹丕这么说,徐忠杰明白,他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只是,二氧化硫对他肺部造成的损害,是不可逆的,换言之,曹丕的肺疾,并不一定现在会发作,属于隐疾。若是按照前世的理论,二氧化硫作为一种致癌物,表现在徐忠杰口中的肺疾,很显然在将来的某段时间就是肺癌了。

    不过,徐忠杰很快就放宽了心。毕竟,生死有命,曹丕今后的身体健康,会朝向什么境况发展,只能看他自己的发展了。更何况,徐忠杰并没有打算拯救曹丕的计划。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徐忠杰的心中,他是有些讨厌曹丕的,要知道徐忠杰的真是愿望是要中兴大汉,他自然要阻止曹丕篡汉自立的事情发生。

    曹丕最好死了才好!

    可,他又不能那么早死。因为,徐忠杰心中,已经有所盘算,他要像对待刘那样,将曹丕当做自己的棋子,在曹操阵营中,下一盘大棋。

    此刻,徐忠杰原本悬着的心,不由得放了下来,他赶紧问道:“二公子一个人来找在下,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直到现在,徐忠杰方才感到奇怪,曹丕怎么会独自一个人,来许昌城外的葡萄酒酿造地方找自己?若是按照常理,曹丕作为丞相曹操的公子,其出行应当有侍卫仆人的陪伴,可偏偏今日没有。

    “先生客气了!在下只是想出来散散心罢了,不料出了许昌城,见到了你酿造葡萄酒的地方,故而前去一观。”

    “先生?”

    这突如其来称呼上的转换,让徐忠杰脸色瞬间凝固,他赶紧跪了下来,向曹丕不断叩头。

    “公子折杀我了。在下,万万不敢担当先生之名!”

    徐忠杰听得出来,曹丕这是想要招募自己为他的幕僚。这并不是徐忠杰想要做的事情,因为这么做的话,将会把他自己推向曹操的公子之争中去。

    曹丕是丞相公子,按照立长不立幼的规则,曹操作为一方诸侯,曹丕自然是有很大可能继承曹操大业的。可曹操又不是寻常人,立长不立幼的规则,在他那里也许不管用。

    再一个,昨日曹植、曹冲在中秋宴会上一展才华,而且曹操对于曹冲的喜爱也表露了出来。也许外人不会觉得,可是对于曹丕来说,相当于削弱了他作为曹操实际长子的身份地位了,降低了他成为曹操接班人的可能性。

    实质上,曹操昨日让曹冲拜郭嘉为师,就已经表露出了某种意思,这更是让曹丕感到了危机。

    更何况,徐忠杰昨日在将台上的表现为众人所见,又是被曹操下令,与曹冲一道向郭嘉学习兵法谋略,再加上徐忠杰没有什么错综复杂的背景,自然就成了曹丕拉拢的目标了。

    至少,曹丕不敢明面上拉拢被曹操无比信任的郭嘉,倒是能够通过徐忠杰这个媒介,和郭嘉搭上线。

    “你会奇幻之术,又能写出那般美妙诗句,更是能够与郭嘉相学习兵法。虽然你不足二十岁,但如此才华横溢,称一声先生也是无妨的。”

    曹丕起了身,走到了徐忠杰住处门口,他仍旧有些咳嗽,显然二氧化硫的中毒症状还未消退。

    “唉,本意欲出城散心,谁料到又是回到了相府。”

    “公子似是有难言之隐?”

    徐忠杰依旧跪着,他匍匐着不敢起身,生怕曹丕强令自己为他的幕僚。

    望着徐忠杰此刻的模样,曹丕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他有些欲言又止,但很快这些表情,在他的脸上通通消失不见。

    “我的才华看上去不如四弟,也不及冲弟。”曹丕顿了顿,“,先生请起,昨日先生所写的那一首七言诗,令我十分喜欢,不知这种格式,该如何写成,还请先生传授于我。”

    曹丕走到徐忠杰的面前,将他扶起,言语中仍旧不断称呼徐忠杰为“先生”,十分谦虚。但就是这般做派,让徐忠杰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徐忠杰听得出来,曹丕这是话里有话,可是徐忠杰不能将其中的意思直接说出来,只好道:“公子谬赞了,在下不过是随手写作,万勿当真。再者,在下学疏才浅,实在是不能被称之为‘先生’,还请公子不要为难在下。在下今生没有别的想法,只求能够报效丞相的知遇之恩,尽心用我的奇幻之术,辅助于丞相,助他早日完成天下之一统的大业!”

    他这番话说得非常委婉,实质上就是在拒绝了曹丕的邀请。能够被称之为先生,从徐忠杰穿越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可这先生之名,他可不敢承当。

    “也罢,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强求。”曹丕再次咳嗽了一声,“不过,先生今后要是有好的诗文,一定要拿给在下品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