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10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霎时间,周围鸦雀无声。

    女生似乎被这个劲爆的信息震惊得呆住。

    “真的姐姐,我亲耳听他说的!”淮念怕她不相信,又再强调一遍,并且掷地有声。

    这下好了,全场的人都听到温声恒不喜欢女人了。

    温声恒:“…………”

    徐闻手一抖,打翻了奶茶杯子。

    他一副吃瓜脸,默默退开两步,像要保护自己直男贞操的样子。

    温声恒:“…………”

    “哈哈,你妹妹好可爱啊。”女生干笑的默默收回手机,尴尬点餐:“给我一杯蜜桃闹乌龙吧。”

    温声恒面无表情的完成操作。

    之后,他让夏言替自己。

    然后,把淮念抓到休息室里‘聊聊’。

    休息室不大,男人身材高大轩昂,在淮念面前很有压迫感。

    他正盯着淮念打量,俊眉浅蹙,灯光的阴影打在他脸上,有种喜怒难辨的错觉。

    淮念有些后怕起来

    她赶在温声恒生气之前,连忙解释:“哥哥,这可是我那天在巷子里听到你说的话,是你自己说不喜欢女人的。”

    温声恒:“…………”

    淮念声音低低:“你不能骂人。”

    温声恒‘啧’的一声,说:“我有说要骂人吗?”

    闻言,淮念松了口气,又见温声恒依然神情不虞,不由提心吊胆的问他:“你总不能是要打我吧?”

    “这个嘛,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温声恒笑眯眯的,像笑面虎。

    淮念可是记得他打架有多厉害,一挑七都不成问题的那种。

    她急道:“哥哥,我是好心在帮你!你刚才也不想和那大姐姐互加微信吧,我都帮你解围了,你还要生我气吗?”

    温声恒挑眉,反问:“你又知道我不想?”

    “难道你想?”淮念微顿,也有些生气起来,“哥哥,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以后天天有人跟你要微信,你也要给?那和渣男有什么区别?”

    温声恒不怒反笑,被小孩义愤填膺的模样逗笑的。

    他伸手弹了下淮念的额头,“小鬼,别学到个词就使劲的用。你知道渣男是什么意思吗?”

    淮念看向他,迟疑的问:“你这样的?”

    温声恒眉毛微挑:“我渣谁了,怎么就成了渣男?”

    淮念:“哦,那哥哥要继续洁身自好,不要误入歧途。”

    温声恒啼笑皆非,真好奇淮念的脑袋瓜都装了什么,明明是一个稚气的小孩,非要装出老成的模样。

    他注意到淮念背上小书包,问:“你这是要走了?”

    淮念点头:“嗯,我们还要去图书馆继续学习。”

    温声恒:“什么时候回家?”

    “哥哥呢?”淮念期待反问。

    “我?”温声恒道,“我要晚点才回去。”

    “哦。”淮念点头,违心道:“我原本打算六点钟回去的,可是那时候是高峰期,我不想挤车,可能要等到晚上。”

    温声恒皱眉:“小鬼,别那么晚回家。”

    淮念敷衍般点头。

    看她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温声恒考虑一下,说:“这样,你离开图书馆的时候过来找我。反正我今天也要回家,顺便捎你一程。”

    淮念唇角微翘,心中窃喜。

    她故作矜持的嗯了声,之后就和向川川离开了。

    两人在图书馆门口碰到官少昀和其他人。

    官少昀首先问淮念:“你们去哪了,怎么找不到人?”

    “奶茶店啊。”淮念手里还拿着一杯奶茶。

    许檬一看就来气,又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发火。她怪责道:“那你们怎么不找我们集合?”

    淮念茫然看她:“我又不知道你们去哪了。”

    许檬:“…………”

    气死她了!

    向川川在这时候跟他们炫耀道:“你们后来走了不知道,原来那家奶茶店的老板是淮念的表哥,长得超级帅!”

    “可惜你们看不到。”向川川贼贼的故意气许檬。

    许檬翻了个白眼,才不信。

    却听官少昀开口道:“哦,是他,家长会那天我见过。”

    许檬难以置信,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又不好意思问淮念的表哥长什么样子的。

    他们一行人走进图书馆,重新选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学习。

    淮念心不在焉的翻书,想到和温声恒的约定就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一点,最好立刻到晚上。

    一样心不在焉的,还有其他人。

    官少昀不时偷看淮念,压根没在学习。

    许檬好不容易坐到官少昀身边,也无心学习。

    李远安则悄悄给许檬塞纸条。

    唯独人间清醒·向川川·再迟钝也发现这三个人的奇怪,不由心里mmp——呵呵,这是什么魔鬼修罗场?

    ……

    下午六点钟一到。

    他们五个人准备回家。

    淮念一收拾好东西就往外走,只来得及和向川川说再见。

    官少昀一头雾水:“她这么赶要去哪里?”

    向川川:“好像约了她表哥。”

    淮念过了马路,又走了差不多一百米,再次来到温声恒和徐闻合伙开的奶茶店。

    此时客流量少了不少,没有中午时排队那么夸张。

    徐闻看淮念背着个书包来找温声恒的样子,可爱得一塌糊涂。

    他递了一杯消暑的冷饮过去:“小妹妹,学习完回来了?”

    “嗯。”淮念乖乖点头。

    “你哥在休息呢,我进去叫他。”徐闻说罢,进到休息室里。

    温声恒正在闭目养神,两条大长腿随意的放在桌上,头往后靠,脸上盖着一顶帽子,只露出下颌和喉结。

    一副不羁样。

    徐闻把解下来的围裙扔过去:“兄弟,我再问你一遍,你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吧?”

    “给老子滚!”温声恒把他扔过来的围裙,又扔了回去。

    “我这不是担心你不喜欢女人,喜欢我吗?”徐闻嬉皮笑脸道。

    温声恒冷飕飕的睨他:“皮痒了是吧,要不给你松松筋骨?”

    徐闻立马跳远三步:“别啊,你妹妹还在等你呢。”

    温声恒一顿,把腿放了下来:“她来了?”

    “是啊,就在外面。”徐闻道,“还真别说,你妹妹真他妈可爱,老夫的少女心都被激活了,要是我父母能生,我肯定要他们给我追生一个妹妹。”

    “别说脏话。”温声恒斜睨他一眼,“她还没成年,你等下注意点。”

    “明白的。”徐闻做了个ok的手势。

    温声恒站起来摘下围裙,和徐闻一起走出休息室。

    一开门,温声恒就看到淮念坐在高凳上,两条腿微微悬空,正侧着头和夏言聊天。

    夏言有一个弟弟,对哄小孩很有经验。

    他给淮念递了一支棒棒糖。

    淮念摇头,尔后听到开门的动静,转过头就对上温声恒的视线。

    他头发有些凌散,露出左边的眉毛,加上他敞开了几颗衣扣,淮念总感觉有点邪气。

    她莫名屏住呼吸,沉默的跳下高凳,来到温声恒身边:“哥哥。”

    “走,去吃饭。”温声恒伸手提起她背后的红色小书包,带上她,和徐闻一起离开店里。

    “不回家吗?”淮念问。

    “吃完饭再回家。”温声恒在路上给宋茹打了电话,告诉宋茹,淮念和他吃完饭再回去。

    温声恒和徐闻约好室友今晚吃海底捞,他们带上淮念一起。

    海底捞离奶茶店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

    吃的人不少,需要排队,不过他们有人提前占好位置,直接进去就行。

    拐了个弯,他们见到另外两个室友。

    “这呢这呢。”叫住他们的是一个块头粗壮的男生,手臂上的肌肉一节一节的,完全可以媲美健美先生。

    另外一个男生则长得斯文许多,戴着一副眼镜,正朝他们看过来。

    温声恒和徐闻走了过去。

    两个高挑出众的男生中间,还跟着一个肤白娇小的小姑娘。

    大块头男生一瞧见淮念,就大概猜到她是谁:“你就是声恒的妹妹吧。”

    “哥哥们好。”淮念朝他们问好。

    “我们都知道你,快坐快坐。”大块头男生很热情。

    淮念点头,默默坐了下来。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出名。

    戴眼镜的男生笑着和她说话:“妹妹,听说你又给声恒出了一道难题?”

    淮念微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旁边的温声恒则懒洋洋道:“是呢,等下回家还要给她解题。”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几个男生开起了玩笑。

    他们都知道,淮念是温声恒妈妈的干女儿,但不影响他们对淮念的照顾。

    毕竟,这么好学又乖巧的小孩,不多见了。

    淮念默默观察,搞清楚了大块头的男生叫汪子杰;另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则叫林澋。

    “小孩,自己点菜。”温声恒把菜单递给淮念,想起这小孩中午时还想给他塞钱呢。

    他补充道:“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哥哥有钱。”

    “哦。”淮念轻轻点头。

    她假装在认真看菜单,实则在全神贯注听温声恒和室友们聊天。

    温声恒问他们:“点了什么锅底?”

    汪子杰:“牛油麻辣锅。”

    温声恒:“加一个番茄锅,这小孩不能吃辣。”

    淮念眨眨眼,心跳怦然。

    有点小激动,又有点小高兴,然后又很好的控制住自己没敢表现出来。

    他还记得她不能吃辣!!!

    加的锅底很快就上来了。

    淮念象征式的点了几样自己爱吃的菜,把菜单交给温声恒。

    “这么少?”温声恒又添加了好多。

    淮念偷瞄一眼,好家伙,差不多点了一本。

    她不禁感慨,男生真的很能吃。

    点完菜,温声恒还教育起淮念:“你就是吃得太少了,所以才长不高。”

    淮念输人不输阵:“哥哥一顿吃这么多,难怪阿姨说你是饭桶。”

    温声恒:“…………”

    下一刻,他们这桌爆发出大笑。

    几个男生因淮念的‘童言童语’给笑得不行。

    徐闻忍着笑安慰温声恒:“兄弟,你在家里的地位还是一成不变啊。不过没关系,虽然叔叔阿姨都嫌你丑,但你还是我们寝室里最帅的仔。”

    汪子杰:“不是吧徐闻?上次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明明说寝室里就老子我最帅!”

    徐闻:“我那是看你失恋安慰你的傻逼。”

    “艹——”汪子杰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温声恒薄唇微抿,忍无可忍:“别说脏话。”

    安静了几秒。

    徐闻收声了。

    铁憨憨·汪子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对淮念解释:“妹妹,那个……草,是一种植物。”

    温声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