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15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第一次……

    温声恒扶额,怀疑淮念最近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剧。

    他把信举高,任由小孩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却怎么都够不着信封。

    淮念完全被温声恒的身高碾压,不由气恼:“哥哥,你是不是羡慕有人喜欢我?”

    温声恒哈的一笑,挑眉:“小鬼,你很臭美哦。”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蓝色信封,另一只手则轻轻按住淮念的小脑袋,让她跳也跳不高。

    淮念伸长手臂,却怎么够也够不着,温声恒压着她呢。她放弃了,闷闷道:“我只是想留个纪念。”

    毕竟是第一次收到匿名情信呢。

    淮念刚才也没仔细看清楚信里的内容,就叫温声恒给没收了。

    “未必是写给你的,也许人家只是放错抽屉。”温声恒闲闲凉凉的打击道。

    淮念反驳:“哥哥,信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呢。”

    温声恒:“…………”

    确实。

    仔细一看,淮念的名字在信里出现的频率还挺高的,这封信告白的对象必然是她。

    上面字迹工整,一笔一划都很用力,在信纸上落下很深的痕迹,看得出来写这封信的人当时很紧张。

    温声恒看向淮念:“真的不知道是谁写的?”

    淮念哪里知道啊。

    她摇头。

    温声恒颔首,把信折了几下:“行,这封信你就当没收到过。你现在要以学习为重,马上就考试了,不许在这时候分心。”

    淮念抗议无效,温声恒把信收进自己裤袋里。

    又看淮念一脸不甘心,温声恒声音略低,透着严肃:“别人早恋我不管,但你就是不可以早恋。”

    淮念不满抬头:“为什么?”

    温声恒:“你成绩这么好,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早恋上,再说,你才多大?你还不懂这些事情。”

    淮念盯着他,眼珠子黑乌乌的,没什么情绪:“哥哥怎么知道我不懂呢?”

    “小孩,不要那么叛逆。”温声恒道,“我都没弄懂的事,你一个小孩能懂?”

    温声恒不信,在他眼里,淮念就是一个没离开象牙塔的小孩。

    又纯又天真。

    淮念原本憋着一肚子闷气,却听到温声恒后面的话,莫名的,她就不气了,甚至还有一丁点小雀跃。

    他不懂,还以为她也不懂。

    所以,他应该是没有女朋友……的吧?

    淮念忽而笑出声来。

    温声恒:“?”

    这小孩情绪变化这么大的吗?

    “哥哥,我们回家吧。”淮念心情不错道。

    “……”温声恒仔细看她,白软又乖巧的,好像是想通了什么。他摇摇头,拿起她叮叮当当的书包,问:“有没有带雨伞?”

    “有。”淮念把挂在课桌侧边的雨伞拿上。

    然后和温声恒一起离开。

    外面依然暴雨雷电,台风提前着陆了,狂风吹得哗啦啦作响,路旁的树木疯狂摇曳,有种随时都要连根拔起的感觉。

    温声恒没有骑车过来,这种天气骑车不安全。

    加上路面有浸水的情况,开车也走不动。

    温声恒撑着雨伞走在淮念前面,狂风在缓冲下,到达淮念身边就减少了一些。淮念跟在他身后,雨伞顶部摇摇晃晃的。

    突然,雨伞从里往外翻了个底。

    淮念‘啊’的惊叫一声,大雨滴滴哒哒的落在她头上、脸上。

    温声恒见状,将淮念拉到自己身边,雨伞往她倾斜。

    “我的伞坏了。”淮念看着报废的黄色小柯基伞,有些心疼。

    温声恒蹙起俊眉,看了眼四周围,这学校附近就有三家小卖部,其中两家都因台风关门了,只剩一家还在坚强营业。

    温声恒举着伞将淮念带到小卖部里。

    小卖部地方很小,必须要把伞收起来。收伞时,淮念看到温声恒肩膀上打湿了一大片。

    他走到收银台问:“老板,有没有雨衣?”

    老板探头看他一眼,哎呦,这都快有一米九了,他做学生生意的,哪里有合适他的雨衣?

    老板:“小伙子,我这里没有你合适穿的。”

    “不是我穿的,是小姑娘穿的。”温声恒指着淮念说。

    老板这才瞧见温声恒身后还藏着一个小姑娘呢,穿着榆林中学的校服,娇娇小小的,可能是初一新生。

    “那有那有,多着呢。”老板放下报纸,从架子上拿了几款时下学生流行的雨衣。

    温声恒直接拿起其中一款柯基图案的黄色雨衣:“就这个吧。”

    他给了钱,让淮念穿上。

    这种天气穿雨衣比打伞要好。

    淮念乖乖穿上雨衣,这雨衣设计别有心思,背后有一个心形的柯基屁股,还有小小短短的一个尾巴揪揪,很可爱。

    淮念偷偷用手薅了两下那小揪揪。

    她最喜欢柯基屁股了!

    温声恒闷笑了一声。

    淮念被抓包小动作,有点不好意思。

    她仰头问温声恒:“哥哥也喜欢柯基吗?”

    “嗯,最近是有点迷上。”温声恒嗓音喑哑含笑,盯着这肥美的柯基屁股道:“大概是一种精神污染吧。”

    什么是精神污染?

    淮念装懂点头。

    淮念穿上雨衣后,就像一只短腿的小柯基,温声恒忍了忍笑,问老板:“有雨靴吗?”

    老板说有。

    温声恒转头问淮念:“小孩,你穿几码鞋?”

    淮念:“35。”

    温声恒诧异:“这么小?”

    淮念扯了扯雨衣扣子,很有自知之明:“我长得不高嘛。”

    “别灰心,会长高的。”温声恒摸了摸小孩的头,安慰她。

    他问老板要了一双35码的黄色雨靴,刚好和雨衣配套。

    “把鞋子脱下来换上。”温声恒把雨靴递给了淮念。

    “哦。”淮念乖乖脱掉小白鞋,小巧的脚丫裹在棉袜里,笨拙的换上小雨靴,整一个小黄人似的。

    她可可爱爱的朝温声恒指了指:“哥哥,鞋怎么办?”

    “放在袋子里。”温声恒拿了一个密封防水的袋子过来,弯身把淮念的小白鞋拎起,打包进袋子里。

    然后,对淮念抬了抬下颌:“走了。”

    他在小卖部门口前打开黑色的雨伞,另一只手则牵起淮念细细的皓腕。

    淮念整个人一僵,愣愣的看向温声恒。

    他第一次牵她的手呢!

    尽管不是十指紧扣,但和他有肌肤接触,也让淮念紧张得不行了。

    “小鬼,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温声恒感觉到淮念的僵硬,不禁好笑的看她。

    淮念垂下头,小柯基的兜帽遮住她大半张脸,只看得到精致的小下巴。

    淮念嘀咕着否认:“才没有……”

    又怕温声恒不信,她极力强调:“我是担心哥哥力气太大,会把我的手折断!”

    温声恒:“?”

    淮念煞有其事道:“我看过你打架可凶了。我担心也很正常啊。”

    温声恒:“…………”

    他嗤笑一声,有些牙痒痒:“我又不是暴力狂,哪有这么夸张?小鬼,你的担心很多余哦。”

    淮念仍是低头,盯着崭新的雨靴说:“哥哥,我们快走吧,再晚一点我就赶不上看小丸子了。”

    “行。”温声恒撑着雨伞,牵着淮念的手腕走出小卖部。

    外面暴风雨愈发狂烈,吹得衣服和头发乱飞,雨伞只起了很小的作用。马路上浸水严重,堵车堵成一排,交警正在冒雨疏通,现场一片混乱。

    淮念体量轻盈,要不是温声恒牵住她的手,她可能就要当场表演一个扑街,到时候还得温声恒去水里捞她呢。

    牵着她,倒是省心很多。

    淮念双脚一深一浅的走在浸水的街上,目光落在温声恒牵她的手上。

    他的手很大,五指收拢,轻易就把她的手腕包裹在掌心里。

    他的掌心湿润而温暖。

    淮念微微恍惚,脚底不知道绊倒什么了,整个人往前摔去,还好温声恒一直牵着她,及时把她扶稳,才免于摔倒。

    也因为这一摔,淮念和温声恒的手直接变成手指交缠,牵到了一起。

    淮念脑袋一片空白,这个瞬间,仿佛时间静止,狂嚣的暴雨被隔绝在外,淮念只听到温声恒说:“要不是雨太大,干脆背你算了,省得还要担心你哪里磕着碰着。”

    然后,又提醒她:“好好看路。”

    “嗯。”淮念机械般点头。

    之后,温声恒还是如故牵着淮念的手,直到回到小区楼下才松开。

    他浑身都湿透了,雨伞根本不顶用,相比起来,淮念只是雨衣上湿哒哒的,其它都挺好。

    温声恒收起雨伞,单手拨开额前的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和英眉。

    淮念看了他一眼,又垂下头。

    电梯很快就到了。两人回去后,温声恒浑身湿透,先去换衣服。宋茹给他们煮了姜茶,招呼淮念过来喝。

    淮念叠好雨衣,慢吞吞的走过去。

    宋茹突然哎呀了一声:“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是发烧了吗?”

    说着,还伸手摸了摸淮念的额头,没发烧啊。宋茹说:“快把姜茶喝了,祛湿寒。”

    淮念很听话,抱着碗咕噜噜的把姜茶喝完,然后拿起另一碗说:“我给哥哥送去。”

    宋茹笑:“去吧。”

    淮念捧着姜茶,敲了敲门,听不见声音,她直接打开门——

    只见温声恒上身赤着,肌肉精壮结实,肤色却很白,线条优雅。他正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一边看手机。

    接着,他抬眸,和站在门口的淮念对视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