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19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看着温声恒,有时候觉得他就像一只狐狸,总是面带笑容温柔却疏离,又狡猾又……骚气。

    但他不笑的时候,淮念又会感到害怕。

    这是淮念最后一次见到温声恒了,后来一直到她考试结束,温声恒也没有回来过。

    他在考试当天给淮念发过微信,让她考试加油。

    真够打发人的。

    对此,淮念在微信上强烈‘谴责’温声恒无情无义。

    温声恒通通‘反弹’。

    大幼稚鬼!

    中学放暑假后,淮念的托管变成家里一大难题。

    本来段素还能拜托宋茹照顾一下淮念。

    但宋茹和温时鸣要庆祝结婚周年,两人准备去泰国旅行,为期一个星期。

    也就说,这一个星期都没人能照顾淮念。

    段素不放心让女儿一个人在家里,她倒是愿意请假,只是淮念不让她这样做。

    段素之前的项目做得很成功,如今已经被提拔为组长,薪水也有了优待。

    她的职场生涯才刚刚有了起色,淮念不想拖她后腿。

    母女俩最后合计一番,决定暂时找个少儿托管班,让淮念先托管一个星期。

    虽然托管班都是小学生居多,但淮念一米五的个子混进去也不算太起眼。

    只是,到底有些丢人。

    想到过几天就要去上托管班,淮念在床上翻滚装死,不想爬起来。

    就这样一直睡到了中午,淮念才懵懵松松的起床。

    她路过落地镜时,脚步蓦然一顿,然后迅速开门出去,声音脆生生道:“妈妈,妈妈!我好像长高了!你看我睡裤都短了一截呢!”

    淮念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激动得连拖鞋都忘了穿,光着小脚丫在客厅‘哒哒’的跑。

    “妈妈,你快来帮我量一下!”她边对厨房里的段素说,边拿起粉笔。

    刚搬进来的时候,段素特意安装了一个黑板墙,方便记录淮念的身高,和一些备忘的琐事。

    住进来的第一天,段素就给淮念量过身高,刚刚一米五。

    “妈妈,你快来,我自己量不准。”淮念踮起脚尖,在黑板墙上比划了几下,娇滴滴的喊着妈妈。

    “来了。”男人磁性慵懒的声调在身后响起。

    淮念:“?!!!!!”

    她倏地转身,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男人。

    他头发好像比之前短点,露出了英气的眉毛,依然高大俊美,很有压迫感。

    看他走来,淮念下意识退后,背部紧贴黑板墙。

    她表情僵硬的看着男人,喃喃道:“哥哥……你怎么这里?”

    “阿姨让我过来吃饭。”温声恒一边说,一边伸手按住淮念单薄的肩,“别乱动,给你量呢。”

    淮念紧张得要死,哪里敢乱动。

    温声恒微微倾着身,离她有点近,她目光瞥过他的下颌线,喉结,乃至……锁骨。

    他身上的气息一如既往的清冽好闻。

    淮念难以启齿般,问道:“你一直在厨房,那我刚刚说了那么多话,你怎么不叫住我!”

    温声恒好笑道:“你一醒来就喊妈妈,我又不是你妈妈,叫住你干嘛?”

    淮念:“…………”

    要是能回到五分钟前,淮念绝对会换一个成熟稳重的方式出来!

    “量好了。”温声恒用粉笔在黑板墙的身高栏上画了一笔,然后把粉笔丢回到粉盒里。

    “多少多少?”淮念抛开刚才的尴尬,连忙问温声恒。

    温声恒说:“一米五二。”

    “长了两厘米!”淮念相当惊喜,拉着温声恒的衣角,抬起小脸蛋骄傲道:“哥哥,我长高了!”

    温声恒不由好笑起来:“才长高两厘米就高兴成这样了?”

    “两厘米怎么了?”淮念不满的嘟起小嘴,“有长高总比没长高好!哥哥是瞧不起这两厘米吗?”

    “嗯,也是,好歹我们昭昭长大了一点。”温声恒笑着颔首,顺着小孩的脾气说:“那给你订个蛋糕庆祝一下?”

    淮念:“…………”

    就跟哄小朋友似的!

    淮念不想搭理他了,可是又忍不住频频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他还站在黑板墙前,饶有兴趣的打量上面的涂鸦记录。

    上面的字和涂鸦,大多都是淮念写的。

    比如,她会提醒段素买牛奶,又会在牛奶旁边画一只小乌龟。就好比乌龟赛跑,她虽然长得慢,但多喝牛奶总会长高的。

    她不喜欢吃胡萝卜,所以每次段素买胡萝卜回来,淮念都会在上面画一个生气的小脸,旁边是一根千刀万剐的胡萝卜。

    温声恒低低笑出声。

    淮念捏着自己的小柯基睡衣,有点不好意思。

    她抓了抓脖子上的头发,问:“哥哥,我妈妈呢?”

    “出去买菜呢。”温声恒道,“你这么晚才起床,叫都叫不醒你。”

    淮念觉得他骗人,她才没有睡得那么死!

    却有些底气不足的解释:“我平时不起那么晚的。”又强调,“今天是例外!”

    “嗯,放暑假了睡晚一点也没事,要睡眠充足才能够长高。”说话时,温声恒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笑着递给淮念:“喝吧小乌龟。”

    淮念垂眸接过牛奶,一边喝一边偷看温声恒,竟觉得今天的牛奶甜丝丝的。

    吃午饭时,段素告诉淮念一个好消息:“昭昭,我们几个大人商量过,你要是不想去托管就不去了。你上完兴趣班后,就坐车去奶茶店找哥哥。晚上他送你回家,我那时候也该到家了。”

    淮念眨眨眼睛,喜出望外:“真的?”

    她看段素点头,又看向温声恒。

    只见他说:“是呢,我被喊回来当救兵了。”

    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宋茹真的很照顾淮念。

    “会不会……有点太麻烦哥哥了?”淮念看了眼温声恒,问。

    “我听阿姨说,你这次考试成绩很好。”温声恒俊颜微笑,“你那么乖,奖励你一下也是应该的。”

    淮念笑眯眯的捧着饭碗,胃口不错的多添了小半碗饭。

    ……

    几天后,宋茹和温时鸣如期出发旅行。

    夫妻俩是妥妥的真爱,儿子·温声恒只是个意外,去旅行也不会带上他的。

    淮念从今天开始半托管在温声恒的奶茶店里。

    段素之前担心她暑假无聊,给她报了两个兴趣班。

    淮念上完兴趣班,坐两个站的公交车去找温声恒。

    店里人多的时候,淮念还会帮忙,偶尔也会去附近的图书馆学习。

    几天下来,温声恒总算想起答应教淮念打篮球的事。

    恰好大学已经放假,学生们也走了不少,篮球场基本没人使用。

    温声恒空出中午的时间,把淮念带到大学的篮球场,一板一眼的教她。

    小孩白得能反光,娇娇小小的,才一米五二呢,灌篮什么的,温声恒是不可能教的。

    他教她投三分球,讲解兼示范几次后,转头问:“学会了吗?”

    淮念却有些呆,看着温声恒时,脑海里全是他投篮的英姿,他长得白皙清爽,五官俊艳却令人舒服。

    投篮的时候,怎么说呢,就好好看。

    淮念突然t到打篮球的乐趣了。

    温声恒抱着篮球走来,俯身盯着淮念的脸:“晒晕了?”

    淮念摇头:“我学会了。”

    “确定?”

    “嗯。”

    温声恒把篮球给她。

    淮念·眼睛学会·但·奈何手残废。

    笑死,根本投不中。

    篮球以一种极低的水平线,平滑到地上。

    温声恒:“…………”

    他走去把球捡回来,轻轻抛给淮念:“再来一次。”

    淮念想接住篮球,但动作慢了1.05拍。

    温声恒:“…………”

    淮念努力‘扔’了几次球后,温声恒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让淮念靠前一点投球,最后甚至让淮念站到篮筐底下了,结果这小家伙,球没投进去,还撞到了边缘,差点砸到自己。

    还好温声恒及时把篮球接住,淮念才没被砸到头。

    温声恒累了。

    淮念也累了。

    一个心累,一个身体累。

    温声恒让淮念跳起来投球。

    淮念反驳:“我跳了。”

    温声恒问:“哪里跳了?”

    “我真跳了!”说着,淮念还给他跳了几下,好证实自己是真的有跳起来!

    温声恒:“…………”

    他揉着眉间,叹气:“小孩,你敢不敢跳高一点?”

    淮念委屈得不行,她觉得自己跳得挺高的啊。

    又练了一会儿,淮念累得双手撑着膝盖,要求休息。

    温声恒挑眉:“你总共没投几个球,这就不行了?”

    他捡球的次数都比她投球得多呢。

    淮念两只青葱般的食指交叉,道:“哥哥,十分钟,中场休息十分钟。”

    “去吧。”温声恒放她去休息。

    淮念坐下来,总算是缓了口气。

    她闭着眼睛喘息,脸上忽然一冰,睁开眼则看到温声恒把一瓶冰镇的矿泉水,递给她:“小孩,你体力也太差了。”

    淮念喝着水,有点不服气。

    她煞有其事的把手伸到温声恒面前:“哥哥,你看看我的手是不是肿了?我已经很努力了!”

    温声恒被她严肃至极的语气给逗乐了,失笑道:“才投了几个球你就肿了?你是豆腐做的?”

    不过仔细看,小孩的手确实和豆腐差不多。

    温声恒肤色白,淮念还要比他白一个度,甚至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娇气又金贵。

    “声恒。”这时,一道女生甜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亲昵的叫着温声恒的名字。

    温声恒懒懒抬眼,淮念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