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22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不是第一次被温声恒抓包了。

    她这次表现得非常淡定,无辜道:“我看哥哥在电脑前坐了一整天,有点好奇你在做什么。”

    “这个啊,不早说。”小孩好奇心重,温声恒也没藏着掖着,他把笔记本电脑转过去。

    淮念伏在桌上认真仔细看,屏幕里有一连串她看不懂的代码,还有3d画面。

    淮念问:“这是什么?”

    温声恒:“我设计的一款游戏,还在完善当中。”

    整整三年,从开发到前端调试都是温声恒在独立完成。

    他把电脑转了回来,金丝眼镜后的双眸微微低垂,双手继续敲打键盘。

    淮念安静看着认真工作的温声恒,倏然问道:“哥哥毕业后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我想自己创业,开个游戏公司。”温声恒目光不离电脑道。

    “哦。”淮念点下头,说:“难怪你一直忙着赚钱。”

    温声恒挑眉一笑:“那可不,哥哥也是个有大志的人。”

    是啊。

    比起自己还在苦恼暑假作业,温声恒已经在考虑事业和前程,淮念和他之间的差距渐行渐远。

    她无声低落。

    目光瞥着工作时成熟稳重的男人,思绪飘远。

    ……

    几天后,宋茹打了个国际长途电话回来,告诉温声恒,她和温时鸣还要转去马来西亚多玩两天,淮念只能继续让他帮忙照顾。

    好在,温声恒现在对带小孩已经得心应手了。

    他和淮念约好,等她例假走后,逢周五、六日晚上带她打篮球。

    小孩体力差,体质也不行,温声恒可不敢再带她大太阳底下打球。

    这天,淮念和往常一样,上完两个兴趣班后,坐公交车去找温声恒。

    车上乘客不多,淮念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景致缓慢掠过。

    倏然,淮念在街上看到一个熟悉不过的中年男人。

    男人牵着一个年轻女人。

    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

    淮念来不及思考,动作已经先一步,伸手按了响铃,司机在前面的站停了车。

    淮念‘噔噔’的下车,往过来的方向跑。

    她很快就再见到中年男人,他和年轻孕妇一起走进了大商场。

    淮念原地挣扎了一下,还是悄悄跟了上去。

    虽然一直在心里骂男人是狗,可是当淮念再次见到淮元良、她的爸爸时,还是忍不住心软动摇,想看看他最近过得怎么样,又或者叙叙亲情也好。

    血浓于水,不是吗?

    淮念攥紧手指,不远不近的跟在淮元良和年轻孕妇身后,跟着他们上了商场三楼,看着他们走进母婴专门店。

    他们一路有说有笑的挑选婴儿衣服,行为举止都很亲密。

    淮念茫然看着他们,陌生得,好像这人不是她爸爸。

    忽然,淮元良似有所觉般,往母婴店外面看了一眼,视线不其然的和淮念撞上。

    他分明惊愕停顿了好几秒,却在身边的女人叫他时,若无其事的把视线收了回来。

    “看什么啦?”

    “没看什么,你继续选,我觉得这件就挺不错。”

    淮元良拉着女人往店里面走,继续给儿子选衣服。

    淮念热腾腾的一颗心,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扑灭了其中名为父女亲情的火苗,对淮元良心寒至极。

    她转身跑走。

    跑出了商场,外面炎热的高温扑面迎来,却怎么也无法驱走淮念心中的寒意。

    她慢慢停了下来,漫无目的的朝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手机响了。

    淮念接起电话:“哥哥……”

    “你去哪了?”温声恒问她,声音少有的愠怒和不悦:“怎么还没到店里?”

    “我……”淮念在这时环顾一下周围,发现根本不认识路。她喃喃道:“哥哥……我……我好像迷路了。”

    温声恒问:“你坐错车了?”

    “没……”淮念低头吸了吸鼻子。

    温声恒捕捉到这细微的声音,凝重问道:“小鬼,你声音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了?”

    淮念闷闷的不说话。

    温声恒深吸一口气,让淮念把自己的定位发给他。

    他拿到定位后,又叮嘱淮念:“一直往前走有一个标志性的广场,你去那里等我,记得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嗯。”淮念应了声,按照温声恒的话走去广场。

    露天广场中安排了很多供路人休息的长椅。

    淮念坐在长椅子上乖乖等温声恒过来接她。

    她仍是受到些打击,想到淮元良的无视,想到他和妈妈离婚不久这么快就有了新的孩子。

    淮念越想越难过,脑子乱糟糟的。

    “淮念!”一道凌冽且裹着严霜的声音传来。

    只见,温声恒俊容微绷,长腿大步走来,他周身气压极低,一双情眸此时锋芒逼人,凌厉得叫人不敢直视。

    淮念呐呐的站了起来,小声叫他:“哥哥。”

    温声恒眼神冷漠,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他也不说话,淮念害怕的伸着小手,轻轻拉扯他的衣角,红着眼圈望他。

    温声恒却不为所动,仍是俊容紧绷。

    只是,他俯下身靠近了淮念,用冷锐的目光打量她身上的衣服,上面没有被人弄脏的痕迹,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没有受伤。

    温声恒面无表情问她:“怎么那么不乖,一个人偷偷跑去哪了?”

    他还是很生气的样子,语气也不见平日的温柔随和。

    淮念心脏一紧,糯糯道:“哥哥,你不要凶我了,我已经够难过了。”

    “难过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要去哪里不可以提前说一声?”温声恒严厉的批评淮念,不许她撒娇卖萌蒙混过去。

    “我……我下次不敢了……呜呜……你怎么那么凶啊,我妈妈都没有这么凶过我……”淮念没忍住,委屈的哭了出来。

    哭着哭着,她还打起了泪嗝。

    一边哭一边打嗝,可怜兮兮的。

    大概是觉得丢脸,淮念不顾不管的抓起温声恒的衣摆,任性的用他的衣服抹眼泪。

    温声恒:“……”

    “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啊,我讨厌星期四!”淮念哭得发脾气,小脸蛋都红了。

    温声恒眉宇一沉,终于察觉到小孩的情绪不对劲。

    他沉声问:“发生了什么?”

    淮念抽抽搭搭道:“我,我在公交车上看到我爸爸了,他和一个孕妇在一起。我没忍住追了上去,我就像个傻瓜一样,还想跟他打招呼,结果……他明明都看到我了,却假装不认得我。”

    “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温声恒眯起眼,看着小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伸手轻轻拍她的后背,眼底尽是幽邃的森冷。

    他给淮念递了包纸巾。

    淮念不要,就是要用他的衣服擦,还扑到他怀里,报复性的用脸拱他的胸膛,眼泪鼻涕全都擦到上面去。

    温声恒低头半拥着她,什么也没说。

    这时,一道男人暴怒的声音冲他们吼道:“淮念,你在做什么!”

    淮念和温声恒同时转头望去。

    “是他。”淮念眼泪未干,甚至不愿意喊淮元良一声爸爸。

    淮元良指着淮念骂:“你才多大,就往男人身上靠!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他把温声恒也骂了进去。

    淮念气得浑身发抖,冷冷反驳:“你自己才没有羞耻心!你和我妈妈离婚还没有半年,你就在外面有了新的孩子!”

    “你还敢顶嘴!”淮元良更怒,“我每个月给你们母女俩这么多赡养费,段素就把你教成这么个玩意儿?我要打电话问问她平时是怎么管你的,你简直丢我的脸!”

    淮元良边责骂淮念,边掏出手机,就要拨打段素的号码。

    温声恒松开淮念,蓦然大步上去,二话不说狠狠揍了淮元良一拳。

    这淮元良都还没反应过来,人就给打趴在地上,手机也掉了下去。

    “抱歉啊,没控制住。”嘴上抱歉,但温声恒丝毫没有抱歉的态度。

    他一脚踩碎了淮元良的手机,鞋底重重碾压了几下,眼底冷漠带着股凶狠劲儿,此时正面无表情盯着地上的淮元良。

    如同在看一堆垃圾。

    淮元良气虚不已,这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哪里是年轻小伙子的对手。

    再者,淮元良也对温声恒眼底那个戾气,瘆得慌。

    他对温声恒虚张声势道:“你……你简直就无法无天!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报呗。”温声恒居高临下的睨着淮元良,无所谓道:“反正顶多拘留我十五天,但你呢,我是打定了。”

    他踢开踩碎的手机,眸光一凛,抬腿踹了淮元良一脚,又嫌不够似的,弯身单手拽住淮元良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刚要再给他一拳时,淮念叫住温声恒:“哥哥,你别打了……”

    温声恒顿了下,也就这么几秒,淮元良立马挣脱要跑。

    温声恒挑眉,三步并作两步的按住淮元良的肩,道:“跑什么呢叔叔,我刚才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这么急,是要回去见新妻子吗?不如这样吧,我送你到医院,医药费我出,你去拍个片。”

    他一改刚才的凶劲儿,却皮笑肉不笑的。

    淮元良不禁打了个寒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