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25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结束暑假时,因为有温声恒一直带淮念打篮球,她的身高又长了两厘米,现在已经逼近一米五五大关。

    淮念兴奋得在床上睡不着,恨不能立刻和温声恒分享喜悦。

    可是他肯定会笑话自己,才长高两厘米,太大惊小怪了点。

    淮念揉着抱枕纠结。

    直到段素敲门进来:“昭昭,把热牛奶喝了再睡觉。”

    “哦。”淮念从床上坐起,拿着玻璃杯慢吞吞的喝奶,同时注意到段素手里还抱着一个篮球,她愣了下:“妈妈,这个篮球?”

    段素说:“声恒送给你的开学礼物。”

    淮念问:“哥哥来过?”

    段素:“嗯,他以为你睡着了把篮球给我后就走了。”

    “啊……哦。”淮念失落垂首,心里很可惜没能见到温声恒。

    喝完牛奶后,淮念接过篮球很细细的看。

    篮球是新的,上面还吊着牌子,这是温声恒专门送给她的礼物呢,淮念不由高兴的翘起唇瓣。

    段素感慨:“你们俩感情可真好。”

    “嗯。”淮念耳朵微红,莫名的有些心虚,她撒娇道:“但我最喜欢的人还是妈妈!”

    段素温柔微笑,让淮念早点睡,明天就要开学了。

    ……

    开学之后,初三重新分班,淮念和许檬成为同桌,向川川和官少昀则分到其他班上,上学期赶课程,放学时间晚了,周六上午还要回学校上补习课。

    淮念学习重,温声恒也时间少,基本没什么见面机会。

    眼看自己和温声恒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淮念只知道,她必须要抓紧他。

    后来,淮念给温声恒发微信,提出想继续打篮球,以解压为理由。

    温声恒:

    淮念:

    温声恒:

    于是,淮念和温声恒重新约定好,每周六晚上,他都会从学校回来带她打篮球。

    淮念变得无比热爱篮球,因为这是她和温声恒之间纽带。

    她知道只有坚持下去,才能继续见到温声恒。

    她想见他。

    但是想见他的秘密,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

    周六中午,补习课下课铃一响,淮念就背着书包往外跑,全然没听到许檬好不容易拉下脸邀她去逛街。

    许檬:“……”

    气死她了!

    和淮念同桌两个星期,每天都在被气死的边缘!

    淮念迫不及待走回家,不忘在微信上提醒温声恒绝对不能爽约,他没有秒回,肯定又在忙。

    听宋阿姨说,他最近又在搞别的事业,整一个工作狂似的。

    淮念一直盯着手机窗口,电梯到了十五楼,她才出去。

    她现在依然半托管在宋茹家。

    宋茹为了方便,让淮念录入家里的指纹锁。

    淮念直接就能开门进去。

    换鞋时,淮念看到玄关上有一双蝴蝶结的高跟鞋。

    她一顿,知道阿姨家里来了客人。

    正好奇客人是谁,淮念走进客厅,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女生。

    女生穿着一条浅白色的荷叶花边连衣裙,版型束腰修身,无袖的,露出两条纤白的胳膊,衬得体态更优美。

    尽管已经是九月份,但在只有夏天和冬天的南方,现在依然很炎热。

    “好久不见啊妹妹。”女生笑吟吟的转头看向淮念。

    是喻月。

    淮念看着她,没有应声。

    这时,宋茹拿着一个果盘从厨房出来,“淮念,给你介绍一下——”

    “不用了阿姨。”淮念低垂着眉眼,说:“我们见过。”

    “嗯?”宋茹微讶。

    喻月甜美亲昵的对宋茹说:“因为之前声恒带她去学校打过篮球,我们在那时就见过了。是吧,妹妹?”

    淮念浅浅蹙眉,不太喜欢喻月亲昵的口吻。

    “原来这样啊。”宋茹恍然,温声恒在教淮念打篮球的事,她是知道的。

    想到喻月和淮念相处得不错,又长得好看,宋茹就想赶紧把儿子叫回来。

    她招呼淮念洗手,吃水果。

    淮念没动,她问喻月:“你怎么在这里?”

    喻月亲切道:“我来找你哥哥的。”

    找他做什么?

    好像不可以问。

    问了会很奇怪。

    淮念点点头,目光轻轻一瞥。

    喻月正坐着她平时的位置,压着专属她的小柯基抱枕,电视上也不是她喜欢看的台。

    宋茹好像还挺喜欢喻月的,热情招待着她,淮念心里发堵,闷得透不过气。

    她去洗手,然后带上篮球,对宋茹说:“阿姨,我去楼下打篮球。”

    宋茹问:“现在就去?不吃点东西吗?”

    淮念没胃口吃,又不想宋茹担心,就道:“我在回来的路上吃过了。”

    闻言,宋茹颔首,却叮咛:“去吧,不要太晚回来哦。”

    “好。”淮念经过喻月身边时,闻到一股甜甜腻腻的香水气味,这似乎是成人的标志。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比起喻月,差得不止一星半点。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喻月殷勤问道。

    淮念垂下白玉似的小脸,微微摇头。

    她的表情很淡,唇色浅粉,肌肤又极其细腻雪白。喻月有一瞬间被淮念清冷的容姿给惊艳到,心里想着这妹妹,好像比暑假的时候又长开了不少。

    下楼后,淮念来到小区的篮球场。

    一个人乱砸篮球,毫无章法,就跟发泄似的。

    她没有投中一个球。

    几个来回后,淮念就累了,但心里还是很生气,又觉得无力。

    无力喻月也喜欢温声恒。

    生气自己什么都阻止不了。

    她只是个小孩,不管在宋茹还是温声恒的眼里,她都只是一个未成年小孩,根本没有竞争力。

    想到这里,淮念气愤的把篮球给砸出去,还是没投中。

    篮球滚得很远,淮念不想去捡了,蹲下来把脸埋在膝盖里,偷偷难过。

    “小孩,你一个人干嘛呢?”

    男人磁性又带着天生慵懒的声音,倏地打断淮念的情绪。

    淮念抬起头,只觉得眼前阳光斑驳,温声恒不知何时走到她面前,并且把她丢远的篮球给捡了回来。

    不远处,停着他的黑色摩托车。

    他垂眸凝视淮念,嗓音低低的:“眼睛怎么红了?”

    温声恒开车回来时,正好碰见淮念一个人在打篮球,他停下来观望了一下,结果这小孩越打越烂,不知道她在怄什么气,把球丢出去后也不捡回来,索性干蹲着,像是坚决要等篮球自己给滚回来。

    “……”温声恒无奈,下车去帮她捡球。

    “哥哥,你怎么才回来。”淮念伸手,轻轻拉扯温声恒的裤腿,小脸低落,“你要是早点回来,我就不用自己捡那么多次球了。”

    温声恒挑眉,不知是气是笑:“和你约好是晚上,我中午就赶回来了,还不够?”

    “不够的。”淮念摇头,耍赖似的拉住他的裤腿,说:“我心情不好。”

    温声恒叹息:“小祖宗,谁又惹你了?”

    他把淮念扶起来,见小孩眼睛红红的瞅着他,一副楚楚控诉他的模样。温声恒一顿,继而略微沉吟道:“小孩,哥哥才刚回来,什么也没做呢,我可惹不到你。”

    做了!

    他明明就做了!

    到处在外面招蜂引蝶,还把女生都撩到家里来了!不知检点!

    淮念越想越气,干脆别过头不看他:“哥哥,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再打一会篮球。”

    温声恒低头看她:“你不是不喜欢中午打篮球吗?”

    “现在喜欢了。”淮念赌气道。

    温声恒:“……”

    不知道小孩在闹什么脾气,温声恒把淮念的一切反常都归咎为学习压力太大。

    他没说什么:“行。”

    把篮球递给淮念后,温声恒推着摩托车走了。

    淮念身子一僵,难以置信的看着温声恒离开。

    她眼圈越发通红,更不想打篮球了。

    大直男!

    大混蛋!

    真的就这样走了……

    淮念憋着眼泪,坐到篮球场的休息椅上,双腿伸得直直,头低低的抱着篮球,心情down到了谷底。

    走就走,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就仗着她喜欢他,等哪天她遇到比他更好的人,她就再也不喜欢他了!

    可是酸楚仍在淮念心中蔓延,好像不喜欢温声恒,她反而更难受了。

    忽然,一罐冰可乐贴了过来,淮念脸颊被冰了一下,顿时一个激灵回神,呆呆望向男人。

    “拿着喝。”温声恒对她挑眉道。

    淮念拿过可乐,呐呐问他:“哥哥不是走了吗?”

    “是啊。”温声恒微微靠着椅子,一派的恣意和矜傲:“我去把车停好了。”

    淮念:“……”

    “你骗人。”淮念反应过来自己被他戏弄了,哭腔更浓,“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有多……呜呜呜……”

    淮念说不下去,太丢脸了!

    “好了好了,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温声恒看小孩一副要哭又忍着不哭的模样,竟然还能笑出来。

    淮念都快要羞恼死了,又看他笑容绚丽,一张脸生得俊美又不羁,好看得不行。

    淮念郁闷的垂下眼帘。

    温声恒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低声问:“和哥哥说说,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淮念想了想,说:“作业太多了。”

    温声恒:“……”

    “就因为这个?”

    “嗯。”

    温声恒无语了几秒,考虑是要严肃教育淮念,还是继续哄着小孩,又看她喝个可乐都能高兴得弯起眼睛,又天真又娇憨。还是算了,骂她的话,搞不好会哭鼻子。

    “行,我陪你一起打篮球。”温声恒利落道。

    “可以吗?”淮念立刻看向他,心里有些挣扎:“可是家里有人在等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