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29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屏住呼吸,最怕生气时的温声恒。

    她不敢说话,怕露了怯,她必须要表现出坚定的态度,才能让温声恒认定她要叛逆到底,非去不可。

    她一声不吭,温声恒都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在听。

    他吸了口气,压着火:“你不要挂电话。”

    淮念没挂电话。

    “你一定要现在去怀城吗?”温声恒语气有所缓和,怕太凶反而会把小孩逼急。

    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这叛逆的小孩给稳住,万一真走了,找不回来怎么办?

    温声恒温和道:“过几天哥哥就有空了,你等等我,我陪你一起去。”

    淮念吸了吸鼻子,不说话。

    温声恒又问:“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接你。”

    淮念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外放的高铁广播提醒了温声恒。

    他问:“你在高铁站?”

    淮念垂眸默认。

    接着,她把电话挂了。

    温声恒已经知道她在这里,她只要等他就行了。

    淮念抱着书包,手里捏着一张车票,一直在心里默数时间。

    温声恒找到她的时候,她很安静的看着他。

    “淮念……”他声线低了下去。

    温声恒身边还有一个高铁站的工作人员。他一赶来,就直接找工作人员帮忙找人,毕竟淮念穿着校服,又有明确的目的地,还是相对好找的。

    “她是你家走丢的小孩吗?”工作人员问。

    “是她。”温声恒目光低垂,没什么表情的看着淮念。

    工作人员走后,淮念和温声恒四目相对,才后知后觉害怕起来。

    她有点无措,又不想先说话,总觉得自己先开口就已经输了一半。

    她倔强的回视着温声恒,以为他肯定要骂自己,说不定还会气得揍她。

    结果——

    他上前一步朝她伸手:“把车票给我。”

    他声音清清淡淡的,没什么情绪,也没有凶她。可是这样温和又疏离的温声恒,反而让淮念更不知所措。

    淮念几乎没有抵抗就把车票交给温声恒。

    “在这里等着我。”温声恒对她低声叮嘱,而后拿着车票去前台退票。

    他退完票回来,什么多余的话也没和淮念说,只是把钱给她,顺便拿起她怀里的书包,淡漠道:“回去了。”

    淮念站了起来,安静的跟在温声恒身后。

    他走得有点快,淮念一双小短腿要小跑才能追上。

    她小声道:“哥哥,你慢一点……”

    温声恒没有停下来等她,但速度有所减慢。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高铁站,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淮念实在忍不住问:“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温声恒把她的粉蓝色头盔递给她,像是没听到她的话:“戴上。”

    淮念执拗着不动。

    温声恒板着脸等了她两秒,最后直接帮她戴上头盔。

    他弯身给她系扣子的时候,淮念带着哭腔轻轻道:“你生气了,你都不肯和我说话。”

    “我为什么要说话?”温声恒冷冷睨着她,“刚刚在电话里,是谁一句话也不肯说的?”

    淮念心虚低头。

    “哥哥……”她糯糯的叫他,细细白白的手指扯着他的衣角,“你不要生气。”

    小孩一副难过得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温声恒蹙眉,声音清冽:“不许哭,等下回去有得你哭的。”

    淮念一顿,呐呐问他:“阿姨知道了?”

    “何止。”温声恒面容冷峻,“你的老师给我们都打过电话,你妈妈还有我父母都知道你离家出走了,他们正在家里等你。”

    淮念毫无预兆的逃学,接着离家出走,不但把学校老师吓坏,段素在接到电话后就差点要报警。

    温声恒意识到严重性,故而在淮念挂断他电话后,他先打去通知段素。

    他和段素沟通好,他先过来找淮念,把人接回去再说。

    期间,段素不敢打电话给淮念,就怕激起小孩的反叛心理,导致温声恒找不到人。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温声恒严肃问她。

    “知道。”淮念看着他,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温声恒俊眉浅蹙,许是淮念双眼太过清澈澄亮,温声恒没有说话。

    淮念轻轻拉他的手腕,说:“哥哥,我都这么惨了,你不要凶我了好不好?”

    温声恒看她可怜,却还是不留情:“更惨的还在后面,你就等着回家挨骂吧。”

    淮念垂下眼睫,还在拉温声恒的手:“哥哥会帮我的吧?”

    “想都别想。”温声恒抽回手,无视淮念撒娇,“上车!”

    淮念动作慢吞吞,一副受到莫大委屈的模样,温声恒看不下去,干脆抱她上车。

    她很轻,轻得像没有骨头似的,温声恒意外挑眉,盯着她纤长的睫毛问:“你有没有吃饭?”

    淮念以为他问她今天有没有吃饭,乖乖回道:“我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

    “该。”温声恒冷哼。

    淮念软声问:“哥哥要带我去吃饭吗?”

    “你还有心情吃?”温声恒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你真的越来越有出息了!”

    淮念嘟着嘴不敢说话了。

    这场闹剧从早上七点,一直到温声恒把淮念接回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段素和宋茹都在家等着淮念,连温时鸣也特地中午请假赶回来看看什么情况。

    毕竟小孩突然离家出走,还疑似早恋,险些就要搭上列车,实在叫人担心。

    淮念一回到家,毫无疑问被三个大人轮番狠狠教育一顿。

    他们软硬兼施,却是怎么也问不出淮念在怀城喜欢的人是谁。

    他们都认为淮念早恋的对象是以前学校的同学。

    淮念也不解释。

    她偷偷看向温声恒的方向,他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站在电视机旁,也没帮她说话,也没加入教育她的大军。

    虽然在挨骂,但这一刻淮念并不后悔。

    他还在这里,喻月今天的告白应该就不会成功了吧?

    尽管所有人都不理解她大胆荒唐的行为,但淮念年少气盛,有自己的一腔孤勇,她已经达到目的,所以没做一点点反抗,很真挚的认错道歉。

    小孩穿着蓝白校服,模样纯净,道歉时态度又诚恳又端正。

    任谁都想不明白,这么乖的一个小孩,怎么突然就叛逆起来。

    一时间,大人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责备也责备过了,真要骂,他们也狠不了这个心。

    段素温柔道:“昭昭,你和妈妈说,那个人是谁?我见没见过他?”

    淮念偷瞄温声恒的方向,什么也不肯说。

    她紧紧守住心里的秘密。

    倏然,温声恒动了下,淮念抬头看着他头也不回的往外走,门口打开又关上。

    ‘砰’的一声,像是重重打在淮念心上。

    刹那间,委屈和酸涩铺天盖地的袭来,淮念不怕挨骂,不怕被误解,可温声恒一走,所有坚持和努力瞬间瓦解,眼泪夺眶而出。

    淮念哭了出来。

    情绪在顷刻间崩溃。

    她望着门口的方向哭得很伤心,小脸和鼻尖都红了,一声声软绵又破碎,打在心尖尖上,让人听着就觉得心疼。

    段素顿时没了立场,搂着淮念安抚,宋茹也过来安慰她,都不知道小孩怎么了,刚刚他们那么严肃说教,她都没哭,现在温柔和她说话,怎么反而哭了呢?

    还哭得那么委屈。

    “不哭了不哭了……”段素给她擦眼泪。

    淮念潸然泪下,什么也听不到。

    她的眼泪似流不尽,任由段素怎么擦都擦不完,最后,她把脸埋在段素怀里,无力又无助。

    他走了。

    他要去他朋友那里。

    他会接受喻月的告白。

    淮念难过极了,哭得更凶,甚至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快要缺氧。

    三个大人围着她哄,哄了许久都没哄好。

    小孩难过得好像世界崩塌似的。

    门口响起了动静。

    温声恒一进来,就听到小孩沙哑的哭声,抽抽搭搭的,时而微弱时而激烈,温声恒都怀疑她要哭断气了。

    他走了过去:“怎么了?”

    淮念看着他,泪眼婆娑。

    她打了个泪嗝,杏眼红肿,鼻尖通红。

    温声恒蹙眉,他才出去一会儿,他们就把人训得这么惨?

    他沉吟一下,对他父母和段素说:“你们不要骂她太狠了,她今天还什么都没吃,这样哭很容易晕过去。”

    然后,温声恒又说:“这件事我也有责任。”

    之前撞见有男生对淮念告白时,温声恒就知道淮念在以前的学校有一个喜欢的人。

    他当时没重视起来,只当小孩有自己的小秘密,确实没想到她会这么胆大,敢一个人离家出走,还想坐列车回去怀城找那个男生。

    “哥哥……”淮念声音都哭哑了,睫毛挂着泪珠,“你刚才去哪里了?”

    “去给你买吃的。”温声恒把打包带回来的几碗云吞面放在茶几上,说:“你刚才不是囔囔着还没吃饭吗?”

    不止淮念没吃,他们几个人都还没吃呢。

    小孩一早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温声恒把上午的课都旷了,谁还有心情吃饭?

    这边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一到时间就马上报警。

    还好,温声恒把离家出走的小孩给逮了回来。

    淮念望着温声恒,不哭了。

    温声恒挑眉:“我一回来你就不哭,难不成刚才是因为我走了,你才哭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