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31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第二天一早,淮念慢吞吞起床,她昨天哭得太惨了,到现在眼睛都还微微红肿。她用凉水洗脸,整个人打了个哆嗦,冻清醒了。

    换了校服,淮念拿着书包走出客厅。

    段素给她递了一盒牛奶,说:“声恒在外面等你,他顺路送你去学校。”

    闻言,淮念眸子一亮,接过牛奶快步出门。

    她一出去就看到温声恒。

    他正在看手机,身后单背着个黑色书包,另只手懒懒的插着裤袋。

    他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晕。

    淮念目光瞥过他崭新的白衬衫,笑容扬起:“哥哥!”

    温声恒转头,对上小孩眼尾儿泛红的眸子,他挑了下眉头,按下电梯按钮:“走啊。”

    淮念跟着他走进电梯。

    在电梯里,淮念化身夸夸党,使劲狂夸温声恒:“哥哥穿这衬衫真好看!特别有气质!”

    “嗯……”温声恒声线慵懒,低笑着回夸淮念:“那是昭昭的礼物选得好。”

    原来,昨天淮念送给温声恒的礼物是一件白衬衫。

    她还在礼物里附上一张小纸条,要求温声恒今天穿上她买的衣服。

    她还担心他不会穿呢,没想到他真穿了,而且相当合身。

    温声恒问她:“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淮念老实道:“我目测的。”

    不知不觉中,淮念投入到温声恒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

    她闭上眼睛都能清晰描绘出他身体的轮廓,他打球时的英姿,和朋友聊天时张扬的笑容,戏弄她时矜傲的模样。

    淮念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温声恒问:“这件衣服花了你多少钱?”

    淮念嘀咕:“没多少钱,是便宜货来的……”

    只是便宜货穿在他身上,档次都上去了几个等级。

    淮念说:“等我年后拿到压岁钱,我再给哥哥买贵的衣服!”

    温声恒笑问:“昭昭对我这么舍得啊?”

    “嗯。”淮念看了眼他,轻轻垂眸。

    电梯到了一楼,她和温声恒走出去。

    没人说话。

    很安静。

    淮念心里莫名忐忑,总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引起温声恒怀疑。

    她心里打鼓,迂回挽救:“哥哥要给我回礼的。”

    “嗯?”

    “我下个月生日。”淮念提醒。

    温声恒挑眉:“几号?”

    “24号。”淮念是在平安夜出生的孩子。

    “好日子啊。”温声恒笑了笑,问她:“你想要什么礼物?”

    “哪有人直接问的啊。”淮念小声嘟哝,很严肃道:“你得要自己想,才能显得有诚意。”

    “嗯……还要自己想?”温声恒笑了下,表情复杂而微妙。

    他略微沉吟道:“哥哥没有给女生送礼物的经验,要不你给我一点提示?”

    闻言,淮念一顿,继而一喜。

    他没给女生送过礼物呢。

    她是第一个!

    她忍着笑,故作嫌弃道:“不行,给提示就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温声恒叹息:“要那么多惊喜干嘛。”

    淮念不管他,心情很好的走在前面。

    南方十一月初冬,早晨也开始有了点凉意,淮念拉上校服外套的拉链,忽然,背后一轻,温声恒拉住她书包,问:“要不要吃点东西?”

    淮念看着他,点下头。

    他们去吃艇仔粥,吃完后,温声恒才送淮念去上学。

    目送她进去学校,他才离开。

    淮念前脚走进教室,许檬后脚就到。

    她们是同桌,各自放下书包。

    许檬问:“刚刚送你上学的人是你表哥吗?”

    淮念没吭声,她又自顾自的说:“长得还真帅,不过……”

    许檬看向淮念后桌,没说下去。

    后桌的同学已经换成一个高高壮壮的胖子。

    许檬又问淮念:“你昨天逃学了吧?我看老师都快急死了。”

    淮念点头:“昨天我在高铁站被接回去的。”

    许檬震惊:“……你还挺勇的,你一个人去高铁站是想去哪?”

    淮念摇头,没想去哪。

    许檬用手肘撞了下淮念:“下次叫上我呗。”

    淮念:“?”

    许檬也想逃学。

    “你不是班长吗?”

    “那你不也是第一名吗?”

    没谁规定好学生就不能叛逆任性。

    许檬挺羡慕淮念的勇气的,也因此对淮念刮目相看,她让淮念也带上她一起勇闯天涯!

    淮念:“……”

    就……挺突然的。

    她开始体会到昨天大人们对她的苦口婆心,她把这套苦口婆心用到许檬身上,劝许檬好好学习。

    许檬:“??”

    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还能不能一起当逃学威龙了?

    ……

    晚上放学后,淮念没有回家。

    她再次坐公交车去到高铁站。

    她知道仅仅一次离家出走是不够的,还不够引起他的重视。她需要更加叛逆,更加任性,更加……反抗起来。

    淮念在高铁站里接到段素的电话。

    一个小时后,段素赶来接她回家。

    之后,第二天、第三天……淮念每天放学后都偷偷跑去高铁站,她把车票都买好了,似乎随时都要离家出走。

    但又‘很运气不好’,每次她都被大人们给逮回去。

    淮念怀着一腔孤勇轰轰烈烈的执着到底。

    她的所有离经叛道都只为了他。

    这件事,温声恒果然很快就知道了,他还回来找过和淮念谈话,但小孩很固执,任谁都劝不动。

    偏偏,她又很乖很配合,挨骂时不哭不闹;认错时也干脆利落。

    但她就是滴水不进,依然要叛逆。

    大人们越来越拿她没办法。

    最后,他们只能轮流去接淮念放学。

    段素和温时鸣工作忙,长期请假不现实,宋茹倒是有空,但淮念会偷跑,最后接小孩放学的重担就落在温声恒身上。

    只有温声恒‘治’得了淮念。

    淮念放学晚,温声恒晚上也没课,骑车的话完全可以赶回来接上淮念。

    只是他一个大学住宿生,生生变成了走读。

    ……

    周五这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晚上放学的时候,雨势依然不停。

    淮念把雨伞拿出来,慢慢收拾书包。

    许檬问她:“你哥又来接你放学。”

    “嗯。”

    许檬眼神同情,知道淮念因为多次离家出走的‘壮举’,而被家里人管得很紧,甚至失去了自由。

    太可怜了!

    她一定过得很惨!

    淮念背上书包,拿起雨伞,哼着轻快的小调走了。

    许檬:“…………?”

    校门口外面乌泱泱的人流,一把把雨伞几乎要挡住淮念一米五六的视野。还好,温声恒身高鹤立人群,要找到他并不难。

    淮念看到他时,温声恒也找到了她。

    “小孩,这里。”温声恒叫她。

    淮念撑着伞,朝他走了过去:“哥哥。”

    “嗯。”温声恒伸手一提,淮念的书包就到了他手里。

    雨水‘滴滴哒哒’的下着,地上凝着大滩小滩的水坑。

    淮念跟在温声恒身边,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水坑,眼眸余光偷偷看他。

    温声恒今天没有骑摩托车过来,毕竟下雨骑车不安全。

    他开了家里另一辆闲置的奥迪。这是温声恒成年后,家里送他的礼物,但他很少开,相比起来他更喜欢摩托车。

    开门上车。

    温声恒打开车里的灯和暖气。

    淮念拿出纸巾,擦一下身上被溅到的雨水,又问他:“哥哥,你要纸巾吗?”

    温声恒侧过头看着乖呼呼的小孩。

    啧,都是假象。

    他声线低低道:“你怎么就那么不乖?”

    淮念呐呐的不说话。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人吗?”温声恒问她,“他有什么好的?”

    淮念看着他,呐呐道:“他什么都好。”

    温声恒冷笑,声音没什么温度:“是吗,我还挺想和他见一面的,你把他介绍我认识呗。”

    淮念不吭声。

    又是这样。

    每次只要提到这个男人,小孩就什么都不肯说,至今他们都不知道淮念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温声恒眼眸深深,俊脸覆着寒冰。

    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修长白净,只是此时,他一下下敲着上面的皮,略有些阴鸷。

    淮念收回视线,突然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本子,讨好似的递给他:“哥哥,你看!”

    温声恒接过,问:“这是什么?”

    淮念说:“期中考的成绩下来了。”

    “所以?”温声恒打开了淮念的成绩册。

    淮念看他没什么表情,只好自己告诉他:“我又考了全年级第一名。”

    “嗯。”

    “只是嗯?”淮念微微失落,问他:“你不夸我一下吗?”

    “没心情夸。”温声恒凉凉道。

    淮念对他嘟哝:“你怎么这样,我成绩又没落下去,你不能批评我。”

    温声恒挑眉:“你这么不听话,还不能批评你了?”

    淮念小声反驳:“我现在挺听话的。”

    温声恒被理直气壮的小孩给气笑:“是,你要我们时时刻刻盯着你,你才听话!”

    “哥哥,你别凶我。”淮念伸手,委屈的扯了扯温声恒的外套,说:“我答应你,我再怎么叛逆都不会把成绩落下去的,我会好好学习,你别骂我了。”

    温声恒盯着她,她模样干净纯真,眼中一派认真。

    她确实用行动证明自己没有因为叛逆而学坏变差。

    但她还是不乖!

    他问淮念:“你究竟喜欢那个人什么?”

    淮念抬头看着他。

    外面雨中暮色,车里光线柔和,衬得温声恒一张脸俊美又温柔,泪痣漂亮,情眸勾人。

    淮念轻声道:“他长得好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