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32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车外雨声淅沥沥,车内却很安静,连空气都静止一般。

    温声恒神情清冷,眼底浮动几分戾色。

    他对淮念哼出两个字:“肤浅。”

    “我就是肤浅……”淮念声音小小,又看了眼温声恒,口是心非道:“反正他除了一张脸,没有什么其它优点的。”

    “这样的人你还喜欢?”温声恒紧紧蹙眉,语带凌厉道:“要是让我找出他是谁,我肯定揍他一顿。”

    淮念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自个儿乐了起来。

    温声恒:“……”

    小孩一点自我检讨的自觉性也没有,温声恒很头疼。

    他开车离开。

    淮念看着车外掠过不一样的街景,问他:“哥哥,这不是回家的路,我们要去哪?”

    “我妈今晚没空,我带你吃完饭再回去。”温声恒打着方向盘道。

    淮念轻‘哦’了声。

    吃晚饭的地方是一家日式料理。

    温声恒拎着淮念细白的手腕,就跟牵着个小犯人似的,带她直接进入一间日式包间。

    包间里还有其他熟人。

    温声恒的三个室友,和夏言也在。

    一群高大帅气的男生当中,还坐着一个女生。

    女生很显眼,原本黑长直的头发做了个大波浪卷,染成深栗色,衬着冬天的外套和短裙,时髦又漂亮。

    “妹妹,快来呀。”喻月娃娃音亲昵的喊着淮念。

    温声恒眉毛一挑,拎着淮念的手正要过去,小孩却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站着不肯动。

    “怎么了?”他低头问,看小孩垂着小脑袋站在门口,一副丧气的模样。

    他问:“不喜欢日料?”

    淮念脑袋低低的点点头。

    “那怎么办?我们都约好了。”温声恒说,“先将就一下,等下再给你点隔壁的外卖,好不好?”

    “嗯。”淮念干涩的挤出一个字音。

    “别闹脾气了。”温声恒摸摸小孩后脑勺的头发,带她过去坐。

    刚坐下来,喻月就凑过来说话。

    淮念木着脸坐在温声恒身边,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抹茶。

    她目光瞥过喻月和温声恒,又垂下来,眼睛涩涩的痛。

    “看一下有没有想吃,自己点。”温声恒一边喝茶,一边把菜单递给淮念,又问:“要喝果汁吗?”

    淮念没什么心情,无所谓道:“都可以。”

    温声恒喝着茶说:“还是喝果汁吧,这里的茶太淡了,我也不喜欢喝。”

    他点了两杯混喝果汁,又问其他人要不要。

    汪子杰:“喝啥果汁,我们点了清酒呢。”

    温声恒:“我不能喝酒,等下还要开车送淮念回家。”

    喻月看着他放下茶杯,染上湿润的薄唇微微噙着笑,很性感。

    她目光一闪,暧昧的开着玩笑:“你对妹妹真好,以后你要是有了女儿肯定会很宠她吧。”

    温声恒略微皱眉。

    突然,淮念一脸认真问道:“姐姐怎么觉得就是女儿呢,万一是儿子呢?”

    小孩问得太过一本正经,导致原本有些暧昧的玩笑话,变成了……一种探讨生育性别的严肃话题。

    喻月愣了下,干笑道:“呃……儿子也挺好的。”

    “哪里好?”淮念追问,一副天真又好奇的模样,“姐姐,到底哪里好啊?”

    喻月:“………………”

    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喻月完全接不上话。

    被一个初三小女孩堵得死死的。

    淮念眸光一转,看向温声恒:“哥哥……”

    温声恒太过清楚小孩有多么会折磨人,他面不改色打断:“不准问我。”

    什么嘛。

    她都还没问呢。

    他怎么知道她想问他想要女儿还是儿子?

    淮念小鼻子哼了哼。

    “我去上个厕所。”温声恒站了起来,伸手揉了揉淮念的头,对几个哥们道:“替我看好她。”

    徐闻笑:“不至于吧?还怕妹妹会跑啊?”

    温声恒:“确实会跑。”

    淮念:“……”

    温声恒走后,徐闻凑过来悄声问她:“妹妹,听说你最近过得很桀骜不羁啊?”

    淮念也知道自己的‘精彩事迹’已经传开了。她瓮声瓮气道:“哥哥告诉你们的?”

    “也不是。但他生日那天早上本来好好的,突然旷课离校,我们就知道你……就是那个事。”避免伤及小孩自尊心,徐闻挺委婉道。

    淮念点头:“嗯,我要趁年轻疯狂一把。”

    徐闻:“………………?”

    他和00后脱节了吗?

    现在的初中生已经这么牛哄哄了?

    徐闻还想帮哥们劝一下妹妹回归正路呢,结果,有被年轻人打击到。

    他问林澋:“我是不是该保养一下我这英俊的脸了?”

    林澋远离他:“别恶心我,我空腹喝酒,信不信吐你一身?”

    他们聊天时,淮念正在看菜单。

    喻月盯着男人喝过的茶杯,突然坐了过来,坐到温声恒的位置上,和淮念说话。

    她忘记刚才的尴尬,只当小孩的求知欲太强。

    她给淮念指着菜单:“这个手握卷好吃,我们都点过了,你再点一份吧。”

    淮念不点,她有自己的主见。

    喻月又道:“我帮你调蘸酱吧。”

    淮念摇头:“不用,我自己就行。”

    “没关系,姐姐和你熟,不用见外。”喻月趁着热心调蘸碟时,偷换茶杯,恰好第一轮寿司上来了。

    喻月收回手,让淮念先吃。

    哥哥们也招呼淮念先吃。

    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淮念饿得不行,她拿起筷子吃了一个三文鱼寿司。

    辛辣的口感冲上了脑门,她抬头看向喻月:“你放了芥末?”

    喻月:“是啊。”

    淮念脸色雪白,继而转粉、泛红,越来越红。

    她‘呜’了一声,开始抓脸蛋:“哥哥……哥哥,哥哥……”

    她喊着温声恒,痒得浑身发抖。

    温声恒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双色雪糕,隔壁买的。

    他看徐闻几个人围着淮念,小孩惨兮兮的哭腔传来,他倏地蹙眉,快步走上去。

    “哥哥……哥哥……我痒……”淮念一见到温声恒,眼泪就绷不住了。

    她抓着脸蛋和脖子,雪白的手背上也泛起红点,看起来颇为吓人。

    温声恒见状,目光扫过另外几个人,问他们:“怎么回事!”

    喻月第一次看到温声恒生气,在她印象中,温声恒总是优雅随和,对谁都比较有风度,他的脾气应该是很好的。

    但此刻,他的眸光锋利得叫人害怕。

    喻月犹豫着道:“我不知道她不能吃芥末……”

    温声恒俊容冷漠:“你今天为什么在这里?”

    喻月脸色瞬间僵住。

    淮念还在抓痒,瘙痒和刺痛逐渐蔓延到胸口和手臂上。

    她抓出了几道浅浅的红痕。

    “别抓了。”温声恒把雪糕一放,直接扣住淮念双手,“我们去医院。”

    说着,他背起淮念往外走。

    徐闻他们几个也拿着雨伞跟上。

    喻月没有去,她独自在包间里,把男人喝过的杯子藏到包包里。

    外面还在下雨。

    徐闻没喝酒。

    他接过温声恒的车匙,去停车场里帮忙把车开出来。

    然后,把淮念送到车上。

    温声恒坐上驾驶座,道:“你们回去吧,不用跟来了。”

    关上车门,温声恒边开车,边导航附近的医院,他看淮念还在不安分的乱抓,不禁蹙眉,沉声道:“不要抓了。”

    “可是我好痒……”淮念很难受。

    “痒也不能抓。”温声恒没得商量余地,俊脸严肃道:“再不听话,我就把你的手绑起来了。”

    “呜——”淮念异样绯红的小脸,委屈巴巴的。

    她又想抓了,但害怕温声恒真的绑她的手,只好中途转去揉眼睛。

    她忧心道:“哥哥,我会不会毁容啊?”

    “不会,马上就到医院了。”温声恒安抚着过敏的小孩。

    “呜呜……早知道我就不跟你来吃饭了。”淮念揉着眼睛,呜咽道。

    她觉得有些热,把校服外套脱了下来。

    温声恒瞥了一眼:“穿上。”

    淮念假装没听到,还把外套卷了起来。

    “穿上!”温声恒再次道。

    他这次语气明显重了许多。

    淮念委屈得快要冒泡了,她都这样了,他还凶她!

    心里一边不服,一边还是乖乖把外套给重新穿上。

    温声恒神色微缓,音色柔了几分:“谁让你不小心吃错东西的?”

    淮念呐呐道:“我不知道她放了芥末。”

    她又痒得不行,想偷偷抓几下,又怕被温声恒发现,故而强忍着,思维发散的问他:“哥哥,她是你请来的吗?”

    温声恒:“不是。”

    淮念:“那她怎么会在这里?”

    温声恒:“我也不清楚。”

    沉默了一下。

    淮念又问:“哥哥,你觉得女儿好还是儿子好?”

    温声恒:“……”

    淮念又换另一种方式问他:“哥哥,你觉得你将来是先有女儿还是先有儿子?”

    温声恒:“…………”

    “哥哥——”淮念又在叫他。

    小孩的声音明明软软糯糯,裸|露在外的肌肤红得像被虐待过,看起来惨兮兮得不行,偏偏,她就是很会折磨人。

    温声恒叹了口气:“小祖宗,你别折磨我了,这种哲学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你。”

    淮念很好奇:“为什么?”

    温声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