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41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温声恒大概在忙,他过了会发了条语音。

    “想我回来?”嗓音略微喑哑,就像一个成熟男人。

    淮念心跳一快,回了个嗯。

    温声恒音色低笑:“只要你别再离家出走,好好学习,我就回来。”

    淮念对学习毫不马虎的,她和温声恒约定好了。

    之后,温声恒创业忙,淮念学习也紧张,他们联系得更少了。

    高三冲刺的生活刻苦又认真。

    对学生来说,唯一苦中作乐的就是讨论哪个班的谁谁谁更好看,又或者谁和谁偷偷谈恋爱被老师发现,叫了家长。

    托官少昀的‘福’,淮念已经是高三年级的‘名人’。

    高中第三年,官少昀追求淮念的那点二三事,早就全校皆知,老师也喊过他们俩的家长,久而久之,同学之间戏称他们是‘女学霸救赎男学渣’cp。

    因为官少昀为了追上淮念,成绩从下下游进步到中下游,相信他再努力个一年,也不是不可能逆袭。

    甚至有人打赌他们会不会在一起。

    但淮念依然态度坚定。

    她又一次拒绝了官少昀。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有喜欢的人,并且准备成年后就跟他告白,她不可能接受官少昀的。

    她拒绝得比较直接,但官少昀已经练出一颗大心脏,被拒绝后,甚至还能坐下来和她探讨问题。

    他说:“你还喜欢那个人?这么多年你和他都没在一起,他真的喜欢你吗?”

    淮念不知道温声恒喜不喜欢她。

    可她喜欢他很多年了,她不会轻易放弃。

    官少昀又说:“如果他不喜欢你,我当你备胎怎么样?”

    淮念直接摇头:“不可能。”

    “为什么?”官少昀立刻问,“我连当你备胎都不配吗?”

    淮念犹豫着点了下头。

    官少昀脸色黯然,一米八的个子把头垂得很低:“你有时候还挺伤人的。”

    淮念沉默了下,反思自己说话是不是太过直接。她斟酌的换了个委婉的说法:“你其实是一个好人,挺优秀的,别想不开当人备胎。”

    官少昀重新抬头:“在你眼里,我很优秀?”

    淮念:“…………”

    她最后面无表情的走了,回到教室时,抽屉里多了一封告白信。

    可能是因为高中最后一年,大家都怀着一腔空前高涨的热情,好像再不跟喜欢的人告白,毕业后就没机会了。

    淮念每次被男生叫出去告白,都会认真拒绝。

    渐渐的,她被私下评为是历届最难追的校花。

    只是没人知道,她心里一直在等一个人。

    她用尽全部力气去喜欢他,也会给他写告白信,信里的每一个字都包含她虔诚的愿望。

    ……

    天气转冷之后,淮念的生日也近了。

    今年是陆晋棠第一次以段素男朋友的身份,给她过生日。

    他和段素至今还没同居,也没急着结婚。

    淮念知道,他们都在等她。

    她对陆晋棠观察了将近一年,心里明白他是段素可以托付的男人。

    至于他儿子嘛。

    淮念已经把这位继兄的备注,改成散财童子了。

    十二月中旬,温声恒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是在下飞机后,给淮念发了条微信,淮念这才知道他回来了。

    周日中午有半天休息时间。

    淮念一放学就跑去车站坐公交车,两个站后下车,然后迫不及待的回家。

    她在门口前,竟有些胆怯,怕希望落空,又怕他临时有事又走了。

    缓了几秒,她才开门。

    这两年,宋茹家的指纹锁一直没换,淮念和往常一样直接就能开门进去。

    玄关上,放着一个黑色行李箱。

    淮念默默换了拖鞋,悄声走进去。

    客厅里很安静,茶几上放着一台薄款笔记本,屏幕处于待机状态。

    温声恒在沙发上睡着了,背后靠着一个柯基抱枕。

    淮念站在旁边,垂眸凝视着他,感觉他又瘦了,额前的头发被他捋了上去,看起来比之前还要更成熟。

    他真的回来了,就像做梦一样,淮念鼻子发酸。

    她伸手,指尖轻轻拂过他的黑发,想碰他又不敢真的触碰。

    他是不是很累啊?回来也不让家里人去接机,真是的,他总是这样我行我素。

    他知不知道,她很想念他。

    很想很想很想。

    思念泛滥出来。

    淮念蹲了下来,捂着脸哭了,细碎的声音从她喉咙间溢出,她紧紧咬住唇,不敢哭得太大声。

    明明他没回来之前,她还是该干嘛就干嘛,日子一样的过,也不见得她有多想他。

    可是一见到他,思念的狂潮瞬间汹涌,她骗不了自己。

    她真的好想他。

    她只是不敢往深的想。

    淮念哭声压抑而破碎,温声恒醒了,身体却还很慵懒的靠着沙发,他盯着蹲在地上的小孩,沙哑开口:“淮念?”

    淮念一顿,偷偷抹着眼泪,然后吸了吸鼻子。

    温声恒蹙眉,仔细听到了她的哭声:“你怎么哭了?”

    “我以为……”淮念回头望他,白玉似的小脸满是泪痕,温声恒视线低垂,她借口拙劣道,“以为家里进贼了。”

    温声恒:“…………”

    他揉了下眉心:“进贼了你不跑,蹲在这里哭?”

    淮念泪睫一眨,呐呐道:“我忘记跑了。”

    “是不是读书读傻了。”温声恒轻轻叹息,他把腿上的文件挪开,上前把淮念给拉了起来。

    小孩好像又长高了,温声恒眉宇一挑,对视着淮念仰起的小脸蛋,问:“连哥哥都不认得了?”

    淮念定定的望着他,没说话。

    只见,他倏然伸手,把黏在她脸颊上的头发给撩了下来,指尖温热酥麻。

    他笑问:“想我了没?”

    “还好。”淮念声音都哭哑了,口是心非道:“哥哥再不回来,我都要忘记你长什么样了。”

    温声恒失笑:“小没良心,我还给你买了礼物呢。”

    “哦。”淮念没什么感动的表情,“又是芭比娃娃吗?”

    温声恒挑眉,去把玄关前的行李箱给推了进来,然后在淮念面前打开。

    淮念看到他的行李收拾得整齐有序,一如他这个人,很有规划性。

    他把一个包装漂亮的白色盒子递给她:“打开看看。”

    淮念其实一点也不期待温声恒的礼物。

    他一个直男,能送她什么像样的礼物?

    但这次,他竟然送了她一条漂亮的裙子。

    淮念顿时看向他。

    温声恒问:“喜欢吗?”

    说不上喜欢,淮念的心不受控制的下沉,她小心翼翼的问:“哥哥,这是你自己选的?”

    “不是。”温声恒道,“让人帮你选的。”

    淮念用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又问:“是女生吗?”

    “嗯。”温声恒声音轻缓:“昭昭的礼物太难选了,我只能让人帮忙。”

    淮念眼睛泛酸,刚刚止住的眼泪,好像又要流出来。

    她低着头,手指紧紧抓住盒子,情绪压在很后面,许久,才鼓起勇气问:“哥哥,你是有女朋友了?”

    温声恒顿了下,不知为何,声音浅淡了些:“没有。”

    他否认了,但淮念明显感觉不对,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没有女朋友,却有一个可以帮他挑选礼物的女生,他们是不是在暧昧期?

    淮念丧失了再问下去的勇气,害怕会听到他说‘他有了喜欢的人’。

    她假装自己还有机会,假装情绪没有那么糟糕。

    之后,宋茹买了很多菜回来,要给许久没回家的温声恒做好吃的。

    她让淮念留下来一起吃饭。

    沙发上,温声恒托着笔记本电脑一边忙,一边偶尔和淮念聊几句,问问她学习近况。淮念都乖乖回答。

    她侧着头,看他的侧颜沉静,在工作时显得很稳重,这份稳重是淮念和他的距离。

    淮念问:“哥哥什么时候走?”

    温声恒想了下,说:“元旦后再走。”

    “哦。”那还早。

    结果,他又失约。

    他要提前走,大概是因为上次他提前走后,淮念骂他是骗子,所以这次走之前,他给淮念发了条微信。

    淮念收到微信时,不顾一切的为了他逃学。

    她赶回家的时候,温声恒已经走了。

    她蹲在家门口,哭着给他打电话,响了半分钟,他才接起。

    “淮念?”温声恒微微诧异,语气转瞬严肃,“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你没在学校?”

    淮念哭着喊:“哥哥,你能不能等我一下?”

    温声恒那边沉默了两秒,问:“你怎么了?”

    “你能不能等我一下?”淮念很执拗,她哭着说:“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

    “你能不能等我?”

    小孩还是在执着这个,温声恒语气微缓:“我已经在机场了,等我下次回来……”

    淮念打断他:“我不想再等下次了。”

    又问:“你什么时候上飞机,我过去找你。”

    她回家把礼物和告白信拿上,然后打车去机场。

    她祈祷路上不要堵车,祈祷时间来得及,她明天就满十八岁,她可以正式告诉温声恒,她已经不是小孩,她长大了成年了,有资格跟他告白了。

    等她高考完,她还会考去南城大学,她会努力追上他,希望他可以考虑喜欢她。

    对他告白的话,淮念无数次背在心里,只差一点勇气,一个能让她告白出来的机会。

    机场人很多,淮念去到安检区,一眼就看到温声恒。

    他这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特别显眼,又穿着一身黑,肤白俊美。

    他没急着走,正拿着手机看。

    旁边的喻月,突然踮起脚,亲了下他的脸。

    淮念停住了脚步,一瞬间,心里好像有什么崩塌了。

    然后,她手机里的微信响了。

    她低头看。

    温声恒:

    眼泪夺眶而出,打湿了手机屏幕,淮念情绪崩溃,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被击垮了。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要做什么?

    她似乎什么都不用做了,答案已经有了。

    她想走了。

    假装没有来过。

    “哎呀!”喻月叫了一声,看到淮念了,“妹妹,我们在这里!”

    淮念见温声恒转头望过来,她迅速低下头,把眼泪擦去。

    然后将礼物藏在身后,抽走上面的告白信,把信卷到自己衣袖里。

    温声恒走了过来。

    淮念用力闭了闭眼睛,吞下难过,把礼物递给他,强颜欢笑道:“哥哥,送你的。本来想等明天我生日的时候再给你的,但你又要提前走。”

    见温声恒没动,淮念又说:“放心,里面不是钱。”

    “你怎么又哭了?”温声恒蹙眉问她,本来还想教育一下逃学的小孩,但现在看她眼睛红成这样。

    他拿出了纸巾。

    “我也不知道。”淮念眼珠子黑乌乌的,表情木然,“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吧,我最近情绪都不太好。”

    “我送你回家。”温声恒道。

    “不用。”淮念摇头,“你们走吧,我自己会回去学校的。”

    说完,也不管温声恒怎么想,淮念拿过他手里的纸巾,又把礼物强塞给他,然后转身就走。

    她假装没听到温声恒在叫她,越走越快,这次她没有回头。

    上了计程车后,温声恒给她发了几条微信,她没看。

    她拿出藏在衣袖里的告白信,用力揉成一团,想着丢到垃圾桶里吧。

    可是啊,好歹是她一番心意,丢到垃圾桶里,也太可怜了吧。

    最后还是没舍得丢掉。

    ……

    淮念十八岁的生日,段素和陆晋棠简单的给她在家里办一下,说等她高考完,他们再给她补一个大的。

    许愿望时,淮念怔了很久。

    往年她的愿望,无非是段素幸福;希望温声恒喜欢她。

    现在呢?

    淮念突然哭了出来,连吹蜡烛的力气都没有。

    她不甘心,好不甘心……不甘心到根本笑不出来。

    原来喜欢一个人那么痛苦,她后悔喜欢他了。

    那天后,淮念病了,莫名其妙的就会掉眼泪,段素起初以为她压力大,给她请了几天假。

    但情况并未好转,淮念还是哭,甚至开始失眠暴瘦,成绩也下滑了,段素这才发现她生病了,连忙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但不管用。

    淮念很倔强,心理医生和她交流中,她什么也不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