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44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又一年夏天,35度高温天气,连吹来的风都是热的。

    温声恒带着一身冷气和凛冽从警局里出来,俊颜沉若冰霜。

    陆庭安挂了电话,上去问他:“怎么样?”

    “立案了。”他扯了扯领带,眼底仍是阴鸷,“等调查结果。”

    陆庭安颔首:“你的车停哪里了?”

    “停车场。”温声恒回,又懒淡道:“开你的车吧。”

    说着,他们先去停车场把温声恒的行李拿到陆庭安车上,然后开车离开。

    年前,陆家重新修葺了在乡下度假的别墅,打算一家人夏天去避暑,陆庭安准备过去住几天,刚好温声恒身边出了些不愉快的事,就邀请他一起。

    温声恒系着安全带问:“你父母旅行回来了?”

    “还没,那里就我妹一个人,我得过去照顾她。”陆庭安扯了扯嘴唇。

    温声恒大致知道陆庭安有一个性格上完全克他的继妹。他下颌微点,打下副驾的座椅,躺下来闭目养神。

    睡意中,温声恒又做起那个梦。

    梦里或是黑色虚无,又或是有一片玫瑰园,他置身在其中,无一例外的都能恍惚闻到玫瑰花香。

    不知从何时起,他经常会做这样的梦,醒来后即忘记,偶尔想起来,也只记得梦里……旖旎绮丽。

    就像现在,他折下这一枝玫瑰,指尖被刺刺伤,但同时也留了香。

    睡梦间,温声恒听到了手机铃声,他眼皮动了下,像挣脱了梦境,又没完全挣脱出来。

    陆庭安正开着车,把手机声音外放了。

    女孩又软又娇的声音从电话传出:“哥……”

    温声恒脊椎骨一酥,醒了。

    梦里梦外,好像有什么重合在一起。

    女孩拖着尾音问:“你什么时候到,我好饿啊。”

    陆庭安回:“自己点外卖。”

    “我不要吃外卖。”

    “那就自己做饭。”

    “你确定?”女孩娇软糯糯的声音,透着无辜,“那我把厨房烧了也没关系吗?”

    陆庭安果然咬牙:“等我回来,很快!”

    她忽尔笑了起来,狡黠又得意,声声撩拨。

    温声恒低低喘息,白皙修长的手搭在眼皮上。

    陆庭安冷酷的挂断电话,转眸,看了眼温声恒,脸上的冷酷稍微有了裂痕:“我靠,你睡个觉要不要搞得这么色|情?”

    温声恒声线沙哑:“你继妹今年多大?”

    “她?小屁孩一个。”陆庭安冷笑,“有十九了吧,反正千万不要惹她,她能把你折磨死。”

    “十九……”温声恒低语喃喃,久违的想到了某小孩。

    那小白眼狼。

    从南城开车到宁河乡下要两个小时车程。

    去到别墅后,已经是下午一点。

    温声恒和陆庭安先后下车。

    他睡了一觉,又似没有睡醒,身体慵懒的靠在车前,领带被他解了下来,白色衬衫最上面的几颗纽扣也松开了,隐隐看到胸膛,和白皙的锁骨。

    他没动,一双情眸把人深情注视,明明什么也没做,又似已经做了什么。

    他只是没睡醒。

    微风拂过,带着些许清凉,宁河的温度要比市区低好几度。

    温声恒抬手捋了下头发,腕上表盘星空镶钻,阳光折射下光芒闪耀,衬得他一身从容矜贵。

    陆庭安看着他,就道:“你这副样子,难怪会被人纠缠。”

    然后,他一副霸总的口吻,提议:“用不用给你介绍几个保镖傍身?”

    温声恒个头比他高大,冷冷挑眉时有种睥睨的感觉:“你以为她能碰到我?”

    “搞不好情杀呢。”陆庭安道。

    现在的疯子,不分男女的。

    他们把行李拿下车,开门进去。

    扑面而来的却不是屋内舒适的冷气,陆庭安蹙眉。

    温声恒也俊眉浅蹙。

    玄关上摆着很多可爱的小装饰品,都是柯基狗、柯基屁股,甚至给客人准备的拖鞋,也印着柯基屁股的图案。

    多久没看到这么多柯基狗的小玩意了。

    有点怀念。

    温声恒至今用的纸巾,也是贴着柯基屁股的图案,可能真的是精神污染吧,习惯了就没再改回来。

    陆庭安换了拖鞋进去。

    温声恒收回目光,也随之走了进去。

    偌大的客厅连接着餐厅,旁边是原木色的楼梯。

    微风徐徐吹了进来,带着玫瑰花香和青草芬芳。

    温声恒眸光一转,望向与外面庭院连接的露台,此时落地玻璃门两边敞开,上面还挂着一个风铃,叮叮当当的清脆声音中,一个纤细的女孩坐在木地板上,背向着他们。

    她的裙子后面腰部是镂空设计,露出一节腰,又白又细。

    陆庭安问她:“怎么不开空调?”

    “空调坏了。”她回过头来,才发现她手里拿着一个雪糕。

    大概是坐着的原因,她没看到陆庭安身后的男人,一边舔着雪糕,一边嘟哝:“我快要热化了。”

    接着,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裙子,转身抬头的一瞬,和温声恒深邃的眼眸对视上。

    她怔住。

    “淮念……”温声恒音色低沉晦涩,好像有什么冲出了梦中的枷锁。

    淮念曾试想过和温声恒再遇的场景,大概率是和宋茹吃饭时再见到他,还真没想过他居然就是陆庭安那个‘相见恨晚’的朋友。

    不过也是,陆庭安独立出来后,在南城搞事业混得风生水起,做的是新娱乐圈模式,也就是直播,电竞,网红等,和温声恒的圈子有一定的重合。

    他们认识并不奇怪。

    淮念眨了下眼睛,模样清丽,没什么特别情绪。

    “你们认识?”陆庭安问他们。

    淮念‘嗯’了声,客气却简洁道:“以前邻居的一个哥哥。”

    温声恒表情微淡,连眼尾底下的美人痣也透着些许清冽冷意。

    陆庭安不客气的问她:“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

    “没有几个。”淮念坐到吧台前,一边吹风扇,一边气人道:“反正没有冉冉姐多。”

    陆庭安被狠狠气到!

    更热了!

    他卷起衣袖问:“空调的维修书在哪?”

    淮念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帮忙一起找。”陆庭安说。

    淮念晃着嫩白的手指拒绝,她这种极度怕热的体质,是不可能离开风扇范围的。

    陆庭安忍了忍,自己找。

    他让温声恒坐,好歹是客人。

    温声恒走到淮念身边,她还在吃雪糕,长发扎了两条麻花辫子放在胸前,另只手攥着辫子卷了卷,唇边沾了点雪糕,白色的雪纺裙子点缀着一朵朵玫瑰。

    她长大了好多,真真正正的从小孩蜕变出来,是一个小姑娘了。

    淮念抬眸,温声恒看着她,两人对视了片刻,有点沉默。

    淮念先说了话:“哥哥,好久不见了。”

    “原来昭昭还记得我啊。”温声恒嗓音微扬,又夹着戏谑和难懂的情绪,“我都以为你把我删了。”

    “没删。”淮念想了下,觉得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这不是搬家了吗,搬家之后大家都忙,后来上了大学也还是挺忙的。”

    说到大学,温声恒问她:“你在南城上大学,怎么没来找我?”

    淮念舔了下雪糕,说:“我哥也在这里啊。”

    言下之意,她找陆庭安就行。

    温声恒垂眸,忽而一笑,笑得格外俊艳:“看来,昭昭有了新的哥哥,就不要我了。所以我给你微信,你也不回,给你钱,你也不要。”

    淮念一顿,眨着眼看温声恒:“哥哥是生气吗?”

    “嗯呢。”温声恒笑着捏了捏淮念胶原蛋白的脸蛋,低缓道:“我白疼你这么久,结果你有了别人,就不认识我了。”

    淮念反驳:“哪有这么夸张?”

    “那为什么你不和我联系。”温声恒静静看着她,眸色深沉。

    淮念总觉得温声恒哪里怪怪的,和她想象中再遇后客气又疏离的场景不一样。

    她抓了抓辫子,形容道:“就是搬家之后,我们不是邻居了,平日里也不经常见面,所以就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你懂我那个意思吗?”

    “不懂。”温声恒微笑,俊容倜傥,“昭昭和我解释一下。”

    淮念:“…………”

    怎么那么难搞?

    早知道,她还不如帮陆庭安找维修书呢。

    她滑下吧台的高椅,溜了溜了。

    温声恒没拦着,他半倚在吧台前,眼眸微垂,安静得仿佛在失落。

    淮念回头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也有些不厚道,毕竟是她先疏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加上他现在是客人,又是陆庭安的朋友,没必要那么纠结。

    反正,她都不喜欢他了。

    淮念走回去,问他:“哥哥要吃雪糕吗?”

    温声恒抬眸盯着她,而后缓缓露出笑容:“好啊。”

    淮念颔首,走去厨房冰箱里拿。

    温声恒跟在她身后。

    她问:“我买了很多回来,你要吃哪一种?”

    他嗓音一低:“就吃你这个吧。”

    淮念摇头:“我这个没有了。”

    她打开冷冻层,把一大袋雪糕拿出来,低头道:“你不如吃梦龙吧。”

    两支梦龙,一支给他,另一支拿出去给陆庭安。

    “没手。”陆庭安头也没抬,很冷酷。

    他刚找着空调维修书,准备打电话查一下附近的维修点,要是今天修不好,他会热死,淮念也会热死。

    淮念轻轻叹气,帮他把包装撕开,递过去,他直接用嘴衔着,然后拨通电话,再用手拿着。

    温声恒幽幽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这支随便塞给他的梦龙,薄唇冷冷。

    淮念进来扔垃圾时,问他:“不吃吗?”

    温声恒眉宇低垂,薄唇扯着晦涩的笑:“总觉得,昭昭和我疏远了很多。”

    他明明什么也没做,就站在那里微微垂头,顶着张俊美的脸,就有一种……

    男色楚楚可怜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