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45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想, 疏远不是很正常吗?

    他们一年多没见过了,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吧?

    而且,疏远他也是她想要的结果, 这样不是挺好吗?

    做回普普通通的关系, 偶尔碰见打个招呼, 吃个饭什么的,疏远但客气, 她心里也不用有什么压力。

    当初放弃喜欢他,真的很痛苦。

    但一旦放弃, 淮念的性格就不允许自己回头。

    她收回看温声恒的目光, 一边洗手, 一边微笑却客气道:“哥哥, 我已经成年了,你别把我还当成小孩,我现在独立了很多, 会照顾自己的。”

    言下之意, 温声恒不过是她长大成人的一个过渡。

    望着她,温声恒缓缓开口:“真的只是这么简单?”

    “嗯?”淮念转过头, 水眸清凌凌的。

    温声恒和她双眼对视,情眸缱绻, 声音却凉凉的:“我还以为昭昭是特定只疏远我一个人。”

    淮念:“………………”

    她眨了眨眼睛,小脸蛋无辜道:“没有啊。”

    又强调:“一定是你的错觉。”

    “是吗。”温声恒声音不冷不淡, 听不出他的情绪。

    “是的。”淮念认真点头。

    她把手上的水珠擦干, 提醒他:“再不吃,雪糕就要化了。”然后, 就走出了厨房。

    温声恒鸦睫微垂, 自己安静的撕开了包装。

    他出去时, 淮念坐在陆庭安旁边,怀里抱着个柯基屁股抱枕,她找了把扇子,一边扇风,一边和陆庭安说话。

    话很多,也很活泼:“要是空调修不好,我今晚就出去找民宿住了。”

    陆庭安不怕明说:“我已经在找民宿了。”

    “哪个好?”淮念凑过去看他的手机,“有没有那种帮忙做饭的?”

    陆庭安恨铁不成钢:“你还能不能再懒一点?”

    淮念无辜道:“我是怕把人家的房子烧了。你要是帮我赔,我没意见。”

    陆庭安:“…………”

    见温声恒出来,陆庭安问他:“我们可能要找个民宿暂住,你有什么要求?”

    温声恒淡淡道:“找一个帮忙做饭的房子吧。”

    陆庭安:“…………”

    他不是会做饭吗?

    淮念疑惑般的看向温声恒,他也在垂眸看她,然后倏然朝她一笑,给她递了包纸巾。

    “擦擦汗。”他说。

    纸巾撕口处,印着个柯基屁股。

    淮念眼睛一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谢谢。”她接过纸巾,用纸巾印了印额头,和胸口的薄汗。

    温声恒坐到旁边,淮念扇风时,随风而来的是她身上的香气,不是浓烈或甜腻的香水味,是干净又浅淡的玫瑰花香。

    他恍惚了一下。

    手心有点黏腻,就和他控制不住变得黏腻的目光一样,黏糊糊的。

    淮念眸光转来,讶然道:“雪糕化了。”

    她把纸巾递给温声恒擦手,听到他叹息般低笑:“我果然还是不太喜欢吃甜食。”

    淮念奇怪,不喜欢吃怎么不说?

    后来,维修空调的工人来了,只是线路板有点接触不良,没一会儿就修好了。空调修好后,也没人想去做饭了,最后还是点了外卖。

    点了两个12寸的比萨,还有炸鸡薯角其它乱七八糟的。

    淮念把平板摆好,调到她要看的书籍上,一边戴手套吃比萨,一边看书,耳边不时听到微信进来的声音。

    有温声恒的,也有陆庭安的。

    两个都是大忙人,淮念已经习惯了。

    陆庭安被江行的微信烦得不行,他拒绝让江行过来这里。放下手机后,又看一眼没心没肺的小屁孩,忍不住问:“你和江行那小子是怎么回事?”

    淮念目光一抬:“什么?”

    陆庭安问她:“他不是跟你告白了吗?”

    淮念点头,因为温声恒也在这里,她有点尴尬,还好他没什么反应,尴尬没有增加。

    淮念说:“我拒绝了啊。”

    “有没有拒绝清楚?”陆庭安盘问般,很冷酷,“我们家和江家来往了很多年,你要好好拒绝才行。”

    淮念反问他:“怎么才算好好拒绝?我都已经跟他说明白了,难不成我要找个地方从他面前跳下去,告诉他,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他在一起。”

    陆庭安顿住,然后:“????”

    他眯起眼:“谁跟你说的这话?”

    “冉冉姐啊。”淮念眼睛弯弯道,“她是不是也是这样拒绝你的,她太惨了吧。”

    “闭嘴!”陆庭安俊容薄红,霸总脸有了裂痕。

    淮念这就闭嘴,继续看她的书。

    温声恒擦了下嘴,突然平静道:“昭昭还是和以前一样。”

    淮念心跳一顿,看向他:“嗯?”

    温声恒对她笑,笑容俊美绚丽,“还是一样口齿伶俐。”

    他笑得过于好看,情眸专注而深情,淮念心里怪怪的。

    陆庭安:“她从小就这样?难怪。”

    淮念回神,问他:“难怪什么?”

    陆庭安不说话,省得被她折磨。

    接着,外面门铃响了。

    有客人,不知道是谁。

    继兄妹俩不动如山,温声恒一个客人,总不能他去开门。

    没人愿意动,门铃响了一会儿,外面的人被冷落后显然不甘心,他直接上手拍门!

    “淮念,你在不在家!”

    是官少昀的声音!

    淮念秀眉一紧,头疼。

    陆庭安命令:“找你的,去开门。”

    淮念不想去:“外面太热了。”

    陆庭安无情道:“谁让你把人带到这里来的?”

    “不是我,我约的是许檬。”淮念声音低了下去。

    她本来约好许檬暑假一起过玩的,结果许檬有事不能来,反而官少昀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消息,追到了宁河。

    说起来,淮念和官少昀这段孽缘,真的没谁了。

    他从学渣逆袭,和淮念上了同一个大学,他、淮念还有许檬,一直从中学联系到大学。

    淮念起身去开门时,温声恒轻飘飘的问了句:“是谁啊?”

    “官少昀。”淮念顿了下,又觉得他不认识官少昀,就说:“同学。”

    然后,转身‘哒哒哒’的跑去开门。

    温声恒目光跟随,女孩细细白白的腰在他眼中晃动,就像是蝴蝶。

    用力一点,会折断吧。

    温声恒手撑着侧脸,抬起自己另只手冷漠打量,淮念开了门,刺眼的阳光透了进来,温声恒抬眸望去,门外是和她同样年轻的男生。

    她没把男生带进来。

    而是拽住男生的手,和他往外走。

    门缓缓自动关上。

    温声恒收回目光,懒洋洋的问:“淮念很多人追?”

    “嗯。”陆庭安看淮念出去后,点了一支烟,“虽然是个小屁孩,但也惹了不少情债。不过我们家对她的感情方面,管得比较严。”

    毕竟,当年淮念就因为初恋的问题,闹出了心理疾病。

    现在看是好了,谁又知道是不是真的好了呢。

    “嗯,是应该要管得严一点。”温声恒双手放在桌上,修长又白皙,有一种清贵优雅的感觉。

    他笑问:“那个江行又是谁?你们家不会还有年轻人联姻这一套吧?”

    ……

    淮念回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袋有她半人高的零食礼包。

    她把礼包放到餐桌上,恰巧温声恒从厨房倒了杯水出来,他走来,把水递给她:“你去哪了?”

    又问,“不是说外面热吗,怎么去了那么久?”

    淮念愣愣的接过水杯,说:“在附近逛了一下。”

    温声恒问:“和那个男生一起?”

    “嗯。”淮念低头喝水。

    温声恒沉默的看着她。

    他不说话,净看着她,多少有点尴尬。

    淮念问:“要吃吗?”

    温声恒反问:“你买的?”

    淮念摇头。

    那就是那个男生买的。

    温声恒淡淡道:“拿去扔了吧。”

    淮念:“?”

    “你不需要。”温声恒声音柔和,修长手指克制般轻轻抚过她精致的编发,轻哄着:“昭昭想吃什么,哥哥给你买,我等下微信给你转钱。”

    淮念闻言,忙说不要:“哥哥,我不是小孩了,你别给我转钱。”

    又说:“这零食,虽然是官少昀买的,但我也给他买了一份,你别扔。”

    温声恒表情深敛:“为什么要给他买?”

    “就是……”解释起来有点麻烦,其实就是淮念想吃,结果官少昀抢先付了钱,她于是也给他买了一份。

    她懒得解释道:“总之你别管我,我已经长大了。”

    她放下水杯,转身上楼,身后似传来温声恒低低的叹息:“这样啊。”

    淮念回头,看他站在餐桌旁,白衫长裤,身高挺拔,气质傲然,却好像有点寂寞?

    淮念大概理解不了温声恒的情绪。

    他以前就很爱教育她。

    吃晚饭时,餐桌很安静,但做的都是淮念爱吃的菜,一点辣也没有。

    不知道是陆庭安做的,还是温声恒做的,淮念也没问,反正她吃得很满足。

    饭后,淮念歇了一下才去洗澡,今天有点累,她懒得去泡温泉了,洗完澡后拿了本书躺在床上边吹空调边看。

    忽然想到温声恒,她拿起手机,点开许久没和他聊过的微信。

    上一条信息,还是在上个月6月1号。

    他给她转了一笔钱,一万块,儿童节快乐,她没收。

    往上数,都是他在节日里给她转的一些钱。

    但她,都没收。

    甚至,也没回他一条信息。

    是不是她做得太决绝了,所以他才会有点不高兴?

    换作是她,她也会不高兴的。

    可是啊,她还是不能收。

    ……

    书房里。

    温声恒和陆庭安捣鼓一台电脑,他们俩都忘记带笔记本来了,现在只能希望这台式老机还能用。

    陆庭安的手机提醒响了:“主人,你有个提示信息,内容是,打钱。”

    温声恒挑眉:“给谁打钱?”

    陆庭安拿着手机回:“小屁孩。”

    温声恒一顿,目光转到陆庭安手机上,看他给淮念转了两千块。

    淮念,秒收。

    她回:

    温声恒瞳孔深沉,神色弥漫着诡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