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47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讶异的看向温声恒, 他很认真的模样,乃至于一时分不出他是不是在戏弄她。

    想了下,淮念道:“我随口说的, 哥哥应该要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嗯……”温声恒尾音撩人, 沙哑带笑, “我是按照自己喜好来的。”

    淮念:“………………”

    不知道怎么接话。

    有点沉默。

    沉默之中,头上的风铃一直‘叮叮’脆响, 响得人心乱。

    淮念拿起一罐啤酒,问他:“我可以喝吗?”

    温声恒挑眉, 语气沉溺:“你都长大了, 想喝就喝吧, 一罐啤酒, 醉不了人。”

    淮念眉间蠢蠢欲动,她拉开易拉扣,些许小麦色的酒液|溅了出来, 溅到指尖上。

    她吻了吻湿润的手指。

    温声恒目光骤停, 看淮念也学他那样,仰头畅饮, 结果才喝第一口就呛到,娇小的身子微颤, 白嫩小脸肉眼可见的泛粉。

    “好难喝。”淮念狠狠打了个机灵。

    太苦了,她接受无能。

    她吐了吐舌尖, 想找水喝, 又想到她的水杯被温声恒喝过,抬眸, 对上温声恒慵懒的俊颜, 他还冲她挑起眉毛, 戏谑笑着。

    淮念看他笑得像个妖孽似的,不由嘟起小嘴:“是真的好难喝,你竟然喜欢喝这种东西?”

    温声恒低笑:“那怎么办,这就是大人的味道啊。要不明天我给你买甜酒?”

    淮念摇头,默默把啤酒放下,再也不碰了。

    她揉了下眼睛:“哥哥,我困了,先去睡了。”

    “嗯。”

    淮念站了起来,走出两步后,看温声恒还坐在那里,背影依旧挺拔,她心中一动,轻声道:“你也早点睡吧。”

    温声恒回头,月色衬得他侧颜清隽贵气:“好。”

    淮念之后就上楼去了。

    温声恒又坐了片刻,伸手拿起淮念喝过但没喝完的啤酒。

    ……

    可能是因为喝了啤酒,淮念后半夜睡得特别香沉,次日一早就起来,她洗漱后换了条嫩黄色的格子裙,出门去买早餐。

    温声恒听到楼下关门声音时就醒了。

    他抬起手搭在发汗的额头上,喉咙间溢出浅浅喘息。

    梦里梦外的在床上缱绻了好一会,他才起来去洗澡。

    洗完澡后,他拉开窗帘,站在窗前擦头发,阳光正好,他从二楼远远就看到淮念回来。

    她穿着条浅黄色裙子,皮肤白得能反光,太白了,一眼就能看到她。

    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生,两人走得近。

    温声恒半湿而凌乱的黑发遮住他有些冷漠、有些挣扎的眼底。

    看着淮念推开别墅铁门,男生在外面叫了声她,她最后还是回头,给那男生递了一份早餐。

    她的手,碰了那个人。

    阳光的阴影,割裂了温声恒脸上的表情。

    淮念买完早餐回来,没去叫醒温声恒和陆庭安,昨晚温声恒都不知道几点睡呢,陆庭安这位小霸总,起床气也特别大,她才不干。

    她去厨房洗手,顺便倒了杯温水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温声恒在餐厅里。

    淮念吓一跳,水撒了半杯。

    “怎么那么不小心。”温声恒俊眉一蹙,抽了几张纸巾走来,他先拿过水杯放到一边,拎起淮念的手检查。

    淮念小声说:“水是温的。”她没烫着。

    “嗯。”温声恒似心情不太好,板着脸握住淮念的手擦了几下,才道:“去坐着吧。”

    淮念呐呐的坐到餐桌前。

    温声恒给她重新倒了一杯水。

    她问:“哥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嗯。”温声恒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他没什么胃口,俊颜微垂,漠然看着自己的手。

    淮念嘀咕:“我还以为你要睡到中午呢。”

    他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个扰乱他心情的女孩,说:“我昨晚睡得挺好的,还做了个梦。”

    “哦。”淮念把早餐拿出来,问他要吃哪个。

    温声恒反问她:“你不问我做的什么梦吗?”

    淮念:“………………”

    这么私隐的问题,她不好问吧。

    他是不是还没睡醒?

    淮念敷衍着:“我昨晚好像也做了梦,不过已经忘了内容。”

    她给温声恒递了一份包子和拌面,又看他长得高,估计不够吃,连云吞也给他了,还有豆浆。

    温声恒没有胃口,眼底隐隐阴鸷。

    他注意到淮念:“你不喝豆浆?”

    淮念摇头:“我不太喜欢豆浆。”

    温声恒挑眉:“还说你不是小孩?只有小孩才会挑食。”

    “我就不是小孩!”淮念吃着肉包子,小嘴油光锃亮的反驳。

    温声恒看了她几秒,起身去了厨房。

    他煮了杯热牛奶出来,放在餐桌上,给她。

    淮念一愣,继而抬头和他对视:“谢谢哥哥。”

    “嗯。”温声恒表情浅淡,重新坐留下来。

    他们吃完早餐后,陆庭安才施施然下楼,他只能吃他们吃剩的。

    陆庭安质问:“为什么不叫我起来。”

    温声恒面无表情:“心情不好。”

    淮念心中微讶,搞不懂他怎么一早就心情不好。

    “你呢。”陆庭安问她,“你也心情不好?”

    淮念一脸无辜道:“我都给你们买好早餐了,还要负责叫醒你,我又不是来当保姆的。叔叔和妈妈出去旅行前,跟我说过,你要是敢虐待我,就哼哼!”

    最后两个‘哼哼’,已经让陆庭安有脑补的画面了。

    陆庭安无语。

    无语之后,安静的坐下来吃剩下的早餐。

    霸总是不可能霸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淮念面前霸总。

    淮念偷笑,偷笑之际,微弯的眼眸和温声恒的情眸对上,他眼中有了几分淡笑。

    淮念:“心情好了?”

    温声恒:“好点了。”

    淮念糊涂,他心情怎么时好时坏的?

    早饭后,温声恒和陆庭安去书房说事,他们这次来度假不止是散心,还有谈一下游戏与平台的合作事宜,不过这合作没在台面上那么严肃,属于私人资源置换,谈得成则成,不成也不会影响友谊。

    他们谈到下午一点,要给淮念做饭吃呢,不谈了。

    温声恒找遍家里:“淮念呢?”

    “出去溜达了吧。”陆庭安坐在沙发上说,“这小屁孩在家里待不住的。”

    “是吗?”温声恒恍惚,他记得以前,他每次回家都能看到淮念乖乖的待在家里。他缓缓蹙眉,“我出去找她。”

    “用不着吧。”陆庭安回头,看温声恒已经在玄关上换鞋,他问:“等你回来做饭?”

    温声恒面无表情:“你做。”

    陆庭安:“……………”

    昨天是谁说他负责做饭的???

    ……

    淮念在出去溜达的路上,遇上了官少昀,她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官少昀就住这一带的民宿,离她家很近。

    遇上就遇上吧,反正淮念对官少昀已经麻木了。

    现在他告白,她脸不红,他也气不喘的,甚至还能评价一下他告白的‘姿势’,大家都是老朋友啦。

    官少昀:“这是第几次了?”

    淮念:“忘了。”

    官少昀:“我记得,第十七次,你说到了二十七次的时候,我会不会告白成功?”

    淮念:“不会。”

    官少昀多少有点泄气:“给我一点希望不行吗?”

    “不行。”淮念很决绝,又见官少昀垂头丧气的,就道:“你能不能争气一点?我以前那么执着都放下来了,你就不能学学我?”

    官少昀不服:“你都不喜欢那个人了,喜欢我一下怎么了?”

    淮念说:“我不喜欢他,和我不喜欢你,没有任何冲突。”

    官少昀再次受到打击,他跟在淮念后面,忽然道:“淮念,最后两年!大学毕业前我追不到你,我就不追了!”

    淮念回头,容颜清灵:“好。”

    又说:“其实也用不到两年。”

    她现在就可以给官少昀答案。

    两年后,她还是一样会拒绝他。

    不会变的。

    她也是一个对感情固执的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淮念没再管官少昀。

    她按照度假区的地图,来到温泉泡脚的地方,在前台付了钱,去到后面露天处,把两只脚丫洗干净,然后找了一处风景不错的,坐下来泡脚。

    宁河在三年前乡改过,现在几条村都在做温泉和民宿的生意。

    这家客人很少,但前台会送牛奶糖和冰镇的草莓牛奶。

    淮念就是冲这个来的。

    要泡温泉的话,她在家里就能泡,不过泡脚的温泉还是她第一次尝试。

    喝完草莓牛奶后,淮念开始感到热了,她把长发拢到胸前,两只手指灵活的编着头发,听到有人走来。

    而且,还是朝她走来。

    淮念蹙起秀眉,不禁不耐烦:“官少昀你烦不烦,说了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硬气一点行不行?”

    那人一顿,声息染上笑意,他笑问:“昭昭喜欢硬气的男人?”

    淮念:“………………”

    她立刻转头,看到身高肤白的男人,他穿着简单却有型的白衬衫,衣摆束在黑色长裤里,只是此时卷起了长裤的裤管。

    他坐到她身边,泡脚。

    “哥哥?”淮念手一松,编了一半的辫子就散了,她问:“你怎么在这里?”

    “找你回家吃饭。”温声恒看着她道。

    淮念无语。

    然后,叹气:“哥哥,我饿了会自己找地方吃饭的,再说,你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是啊。”温声恒声线清朗却微凉,淡淡的,“可你不是不肯接我电话吗?”

    淮念想起确实有好几次温声恒给她打过电话,都被她无视了。

    后来,他就渐渐不打了,原来他都知道啊。

    淮念否认:“没有的事,我当时在上课。”

    温声恒斜睨她:“是吗。”

    轻飘飘的两个字,像在敲打淮念的心,让她更心虚。

    看她又重新编头发,温声恒挑眉:“说起来,昭昭现在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淮念蹙眉,怎么突然问这个?

    她看向温声恒,顿了顿:“大概喜欢,和哥哥完全相反的类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