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48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的想法很简单。

    她既然决定不喜欢温声恒了, 那么她选择喜欢的类型肯定和他相反。

    其实她现在对他已经没什么幻想了,也很少再梦到他,最近还在想要不要把他送的礼物都扔了, 和过去做一个彻底的了结。

    要不是这次和他遇见, 淮念是不会主动联系他的。

    编织好头发, 淮念把戴在手腕上的发圈拿下来,扎到辫子尾巴上。

    发圈的挂饰是一个小小的人儿抱着一束黄色向日葵。

    许檬送她的, 还怪可爱的。

    她笑了下。

    温声恒看着她,眉宇沉静下沉, 心情有些复杂, 不过是她随口的一句话而已, 她说完后一点感觉也没有。

    温声恒低语:“我有点伤心。”

    “嗯?”淮念抬眸, 看温声恒眼帘微垂,他的睫毛又黑又长,浓密的遮住了眼底, 他表情很淡, 肤白俊美,抿着薄唇。

    淮念微怔。

    倏然间, 他抬起眼,淮念撞进了他强势的黑眸中, 尽管那份强势一瞬即逝,她心跳还是快了一下。

    温声恒看着她说:“总觉得我被昭昭嫌弃了。”

    淮念眨了眨眼睛, 小声解释:“我又没说你不好。但……标准不一样啊, 而且,我也不会选像我哥那种类型。”

    就算搬出陆庭安, 温声恒也并没有心情好些。

    淮念随口一句话就将他彻底排除在外。

    天生矜傲的男人第一次尝到挫败。

    尽管, 他还什么都没开始做。

    淮念看他不说话, 又说了点别的:“哥哥,你的牛奶糖和牛奶呢?”

    温声恒瞥了眼她,淡淡道:“没要。”

    她嘟哝:“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的。”

    温声恒挑眉一笑,是冷笑。

    他还是心情不好。

    淮念搞不懂他在生什么气,他才比她大六岁,不至于到更年期了吧?还是说,他和喻月吵架了,所以才来这里度假散散心?

    喻月现在还是他女朋友吗?

    淮念不知道,也不想过问他的近况,有些事情就像一个口子,没打开的时候波澜不惊,一旦打开了就会没完没了。

    这种好奇心要不得的。

    只是这次见面后,淮念觉得温声恒有点变了,又具体说不出他哪里变了,总觉得更深奥了。

    她踢了一下温泉里的水。

    温声恒盯着水里不安分的小脚丫,突然问:“昭昭还没有男朋友吧?”

    淮念摇头。

    “打算什么时候找?”他笑问。

    “毕业以后……吧。”淮念其实也不清楚。

    反正在大学里她找不到,都知道官少昀在追求她。

    至于陆家,她倒是去过几次所谓的豪门宴会,也认识了一些同龄人,比如江行,但她对他们都不感兴趣啊。

    她暂时没有找男朋友的想法。

    温声恒露出了笑容:“嗯,学校里的人都不合适你,不急着找。”

    是吗?

    淮念狐疑的看向他:“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么说的。”不是上大学后就可以谈恋爱吗?

    温声恒挑眉:“那是以前,昭昭以前不也很黏我吗?”

    淮念:“…………”

    她用手扇了扇风,脸颊粉扑扑的,香颈腻着薄汗。

    她说:“哥哥,我们走吧,不泡了。”

    “嗯。”

    淮念轻盈的站了起来,裙摆微微荡漾。

    温声恒目光一瞥,白腻的肌肤映入他眼底,然后被垂下的裙摆遮住这份纤柔。

    温声恒目光往上,盯住淮念的小脸,音色清雅:“昭昭。”

    淮念看他朝自己伸出了手,那手很大,冷白皮下还能看见一根根有力的青筋。

    温声恒微笑:“扶我一下,我腿麻了。”

    淮念:“………………”

    她走过去扶他,一米八|九的个子竟然被她轻易就扶了起来,她松开手的时候,掌心热热的,不知道是她太热了,还是这是温声恒的体温。

    他们走出泡温泉的地方。

    一出去,官少昀就喊了淮念。

    他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个双色雪糕,健气的脸庞流了汗,“请你吃的。”

    淮念看雪糕都化了,可想而知他在这里站了有一段时间。

    她心里叹了口气,有点心软,也有点热,确实想吃冰的东西,她伸手——

    “她不吃。”温声恒蓦地打断,他眸光瞥着她,冷冷淡淡的。

    淮念伸到一半的小手,顿时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在温声恒的冷眸,和官少昀的惊讶下,她若无其事的把手放下来。

    官少昀震惊的看着淮念身边的男人,心里先是咯噔一沉,又是一凉,然后发现男人有点眼熟,他猛然想起:“你是……淮念的表哥!”

    温声恒俊容冷冷:“谁说我是她表哥?”

    官少昀诧异:“你不是吗?”

    “我是吗?”温声恒低头,反问淮念。

    淮念:“………………”

    为什么年少作的孽,要让她现在遇到这种尴尬。

    “呃……”淮念含糊着道:“是一个误会。”

    温声恒挑眉,直接对官少昀说明并强调:“我是她朋友,男性朋友。”

    淮念心跳一重,官少昀也当场震住。

    唯独温声恒神情平淡,声线清冷又带着威压:“雪糕你留着自己吃,她不会要的。”

    然后,牵起淮念的手走了。

    淮念望着温声恒的侧脸,才回过神:“哥哥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温声恒反问:“什么话?”

    “就是……”淮念瓮声瓮气的压低声音:“让人误会的话。”

    “那你误会了吗?”温声恒步伐慢了下来,手仍旧牵着她,他侧着头看她,眼神深沉。

    淮念怔怔的摇头。

    温声恒薄唇微落,没什么情绪道:“那不就行了,只有他误会而已。”

    淮念垂头:“但这样……特别不好。”

    “是昭昭太心软了。”温声恒教育着她,“你不喜欢他,拒绝过了也没用,就该用一些别的办法让他直接死心。这样他就不会继续纠缠你。”

    淮念听着,心里有点别扭。

    她想到了以前暗恋温声恒的自己。

    “哥哥,放手吧。”淮念挣了下手腕,没挣开,她呐呐道:“这样牵着多不好看啊。”

    她又挣了下。

    温声恒眼眸微眯,手上用了些许力。

    淮念蹙眉,立马喊:“疼……”

    “那就乖一点。”温声恒淡淡道。

    他拉着淮念往旁边走,手上没怎么用力,她的手腕又细又小,连血管都很脆弱,他轻易就能擒住。

    “哥哥刚刚是不是想折断我的手?”淮念惆怅的问,见温声恒不吭声,又问:“你最近一年有没有跟人打过架?”

    她略有些忧心忡忡:“你不会还在做那种不好的事吧?”

    温声恒:“?”

    “什么不好的事?”他嗓音轻哑。

    淮念说:“勾引别人。”

    温声恒:“…………”

    淮念看这路不对,问他:“你要带我去哪啊?”

    温声恒瞥了眼她,说:“给你去买雪糕,我们昭昭的嘴不堵住可是会气死人的。”

    淮念:“…………”

    进到雪糕店,淮念眼里就只有各色各样的自选雪糕了。

    她要了一个草莓味,香草味,巧克力味,海盐味,还想要抹茶味和芝士味。

    温声恒蹙眉:“吃这么多,不会坏肚子?”

    淮念摇头:“不会的。”

    温声恒:“少吃一点。”

    淮念回头:“我想吃。”

    看着她巴巴的眼神,温声恒一声叹息化在心中,好像连最后那点原则都沦陷了。

    他嗓音轻柔:“行,想吃就吃吧。”

    淮念最后还是克制了一下,只买了五个球,没要芝士味的。

    一个球要72块,还蛮贵的,淮念就算有钱也觉得有些肉疼。

    她翻手机时,温声恒直接给她付了。

    她愣了下。

    接着,温声恒还给她买了一盒纯手工制的巧克力,包装特别可爱,一盒里面就十颗,每颗都不一样的造型。

    “谢谢。”淮念接过巧克力时,杏眼骤亮,就喜欢漂亮可爱的小玩意,好不好吃则是另一回事。

    温声恒揉了下她的头,然后接过店员递来的雪糕。

    那店员说:“先生对女朋友真好。”

    温声恒挑眉。

    淮念则一顿,当即否认:“我不是。”

    那店员一脸笑呵呵,都是女人,她懂的,肯定是小情侣吵架了闹别扭呢!

    “送你吃。”店员送了淮念一颗糖。

    糖纸上有个喜字。

    淮念:“…………”

    出去后,淮念愤慨道:“我要把这家店拉黑!”

    温声恒失笑,俊颜调侃:“昭昭怎么那么敏感啊?”

    淮念看着他骚|气十足的笑容,更愤慨了,昂贵的雪糕都变得没那么好吃了!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陆庭安正在吃外卖。

    淮念坐过去,看哪都不顺眼,尤其是陆庭安:“你吃外卖,我呢?”

    陆庭安把另一份外卖移到她面前。

    淮念不要:“我要吃家里的饭。”

    陆庭安冷漠脸:“家里没饭给你吃。”

    淮念吃了口雪糕,酝酿出情绪:“你不给我做饭,你虐待我。”

    陆庭安:“………………”

    温声恒洗了手出来,恰好听到淮念的话,笑着摸摸她的头,“晚上我给做饭给你吃。”

    淮念眼帘静垂,吃着雪糕不吭声。

    陆庭安问:“你给她买的?”

    温声恒颔首:“嗯。”

    陆庭安:“冰箱冷冻层全是她的雪糕,你还给她买?”

    温声恒挑眉:“那你让她别吃。”

    闻言,淮念默默掏出手机,点开中午收到的一条语音微信,是商冉独特而温柔的声音,“念念,记得下个月过来找我复诊。”

    陆庭安的冷漠脸有了微妙的变化,他坐直了身体,对她说:“你吃,多吃点。”

    又问温声恒:“哪买的雪糕,我再给她买点。”

    温声恒看向淮念,眼底染上笑意:“这家店就在刚才被她拉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