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54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哦。”没注意到温声恒的情绪, 淮念回得毫不走心,两只小手还捧着手机‘啪嗒啪嗒’的打字。

    又回了许檬两句,她才放下手机。

    抬头时, 不其然撞上温声恒深邃的视线。

    她愣了下, 拿起筷子夹了条蒜蓉菜心, 问:“哥哥不吃吗?”

    温声恒不说话,情眸只盯着她看。

    看得淮念总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 就把夹到一半的菜心,转了个方向, 慢慢夹到温声恒碗里, 讨好般:“哥哥吃吧。”

    温声恒一瞥, 声音淡淡:“昭昭可真会敷衍我。”

    “……没有。”淮念想了下, 他是比较喜欢吃肉的,又给他夹了块鸡肉。

    温声恒挑眉,神色微缓:“都聊完了?”

    淮念点点头:“江行会自己回去的。”

    温声恒问的不是这个。

    吃完饭后, 淮念跟着温声恒回到车上, 手机一直有微信进来,淮念点开群里的聊天, 一边笑一边回。

    温声恒安静看着她,突然开口:“昭昭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可以啊。”淮念边回微信边点头, 对温声恒一心二用,“去哪里?”

    “之前买了一套房子, 最近刚装修好, 我不确定要用什么风格的家具,想听一下你的意见。”温声恒道。

    淮念轻笑着, 李斯予在国外乡下闷疯了, 现在群里发疯呢。

    她笑着回温声恒:“哥哥好厉害, 你的事业一定很成功吧!”

    “哪里厉害?”温声恒扯了扯薄唇,嗓音低低,“你都不理我的。”

    淮念抬头,讶然的看向温声恒,他已经启动了车子,双目注视前方。

    可能是地下停车场光线不足,淮念看着他的侧脸,没看出什么情绪。

    她怔了几秒。

    进到小区里面,温声恒停好车,拿出两个独立包装的白色口罩,对她说:“家里的甲醛还没散完,要戴口罩上去。”

    “好。”淮念看着手机,伸手去接,什么也没接到。

    她抬起头,看到温声恒倾身靠了过来,端详着她的脸,仔细帮她戴上口罩。

    他温热的手指拂过她耳垂,小巧的脸蛋罩在口罩下面,只露出一双微微瞪圆的水眸。

    温声恒捏了下她秀鼻上的口罩硬条,笑道:“昭昭的脸好小。”

    淮念从他绚丽的笑容回过神,嘟哝着:“我自己会戴的。”

    她开门下车,温声恒也戴着同款口罩下来。

    他下意识牵淮念的手,却见她还在看手机,不由蹙起俊眉,语气严肃:“走路的时候不要看手机。”

    淮念吐槽他:“哥哥,你才二十几岁,怎么比陆叔叔还要啰嗦?”

    她‘噔噔瞪’的走在前面,才不听他的。

    温声恒望着她一头微微摇曳的乌黑青丝,不疾不徐的跟在她身后。

    进到敞亮的大堂,淮念对他说:“你快去按电梯,我手没空。”

    温声恒挑眉,按了电梯。

    他们要上去三十楼,淮念在电梯里,不小心点开李斯予发来的一个视频,十几岁的外国男生学了两句中文,在视频里别扭又害羞的打招呼。

    外国小帅哥长得很青涩,声音也亦然。

    淮念赶紧关掉视频。

    温声恒双手插着裤袋,鸦睫微垂的问:“这次又是谁?”

    淮念莫名有些尴尬:“我同学在国外发来的视频,这是她邻居的一个弟弟。”

    “昭昭喜欢年纪小的?”温声恒抬眸问她。

    淮念微微一顿,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她还是不喜欢年纪比她小的。

    “那就好。”温声恒低语。

    好什么?

    淮念看向温声恒,电梯到了,他主动牵起她的手出去。

    心尖上像落下了什么,轻轻的将她缠绕,这种感觉淮念不敢深想,垂下眼帘,紧紧攥住手里的手机。

    三室两厅的房子,一百多平,还挺宽敞的,因为一件家具也没有,显得很空荡。

    淮念参观一圈,客观道:“我觉得挺好的啊,蛮符合你的风格。”

    温声恒挑眉:“我是什么风格?”

    淮念面无表情:“性|冷淡风。”

    温声恒:“………………”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是这种风格?”他高高的睨着淮念,说:“你是不是又在暗示我审美不行?”

    淮念刚想点头,又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小孩了,不能和以前一样幼稚。于是,特正经道:“哥哥,算啦,审美这种事改变不了的,你喜欢就好,别人的意见不重要。”

    她还拍了拍温声恒的肩膀,安慰他似的!

    温声恒:“…………………”

    沉默了下。

    她又看了眼手机。

    温声恒缓缓低语:“可是我希望这套房子,我以后的女朋友会喜欢。”

    淮念一顿,又点点头,手指打了几个错别字发出去,回道:“那家具方面选稍微柔和一点的风格吧。”

    温声恒问:“昭昭喜欢什么风格?”

    淮念迟疑:“我?原木风还不错。”

    “不过ins风一直都很流行,还有北欧风也可以,要不我回去后帮你上网查一下?哥哥,我觉得……”她边说边回微信。

    温声恒蓦地打断她:“你们还没聊完?”

    淮念抬头,看见他眼神认真,声音低沉的问她:“刚才不是说聊完了吗?”

    淮念愣了下,呐呐道:“哥哥,我们女生有很多话要说的。”

    温声恒目光微落,泪痣楚楚般:“所以你就敷衍我。”

    淮念有一种‘自己欺负了他’的罪恶感,她收起手机,连忙道:“我没敷衍你。”

    又解释:“我是觉得你女朋友都还没找到呢,现在说这个事会不会有点太早了?万一她喜欢全粉的,你家里还得重新刷墙呢。”

    温声恒不说话。

    他戴着口罩,看不到他的表情。

    只是他生得高大,又微微垂着脸和眼睛,失落的站在眼前,好像很可怜。

    淮念小心翼翼问他:“你真生气啦?我下次不看手机,看你行吗?”

    她扯了下他袖口。

    谁知,温声恒倏地抬眸,还冲她挑了挑眉毛,修眉飞扬的模样,哪里是生气?

    淮念在他深情的眼眸中,心跳渐快,又渐渐沉了下来,恼道:“哥哥,你戏弄我!”

    温声恒莞尔的笑了起来,情眸潋滟,又骚又浪,这还戴着口罩呢,真是个男祸水。

    淮念别开了眼睛。

    他笑完后说:“昭昭说得有道理,重新刷墙确实有点麻烦。我打算以后买一套别墅,最好有一个小庭院,种她喜欢的花,她应该喜欢玫瑰吧?我得要更努力赚钱才行。”

    他像自言自语般。

    淮念觉得这人的情绪怎么来去匆匆的?

    明明他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但结合在一起,她硬是听不懂。

    他不是刚刚才说要找女朋友吗?这么快就有目标了?还是只是瞎想?

    他真奇怪,以前宁愿和男生打游戏也不要谈恋爱,现在突然就那么想谈恋爱。

    淮念心中叹气,想了下,还是良心建议道:“哥哥,真花不比假花好,其实假花也很不错的。”

    温声恒挑眉:“为什么?”

    淮念含蓄道:“因为吧,有一种人,怎么说呢……反正养什么死什么。”

    温声恒:“………………”

    他笑了笑:“昭昭是这种人?”

    “我不是。”淮念面无表情的否认,“我只是给你建议,万一她不喜欢花,或者对花粉过敏呢?”

    反正,她觉得温声恒真的想得太多了。

    ……

    他们回到宁河已经是晚上七点钟,又去了超市采购一些做晚饭的食材,温声恒给淮念买了一块奶油草莓蛋糕,才回家。

    她边吃蛋糕边用平板看小丸子。

    温声恒在厨房炖排骨,把排骨焯水后,放入高压锅炖半个小时。

    他洗干净手出来,看向淮念时,目光柔了柔:“昭昭。”

    “嗯?”她抬头,温声恒向她伸手,指尖暧昧摩擦她的唇边。

    “这里沾到奶油了。”他说。

    淮念表情微僵,别过头,躲开他的手道:“我自己会擦的。”

    温声恒白净修长的手一顿,继而缓缓收回,低声问:“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淮念抽了张纸巾,一边擦嘴,一边拿起平板和蛋糕去沙发那边坐!

    温声恒垂下眼睫。

    晚饭之后,淮念休息了一下,决定去试泡家里的温泉,感觉还不错,她泡了将近二十分钟泡得脸蛋红扑扑的才出来。

    她穿好衣服,去冰箱找冷饮喝,经过餐厅时,看见温声恒趴在餐桌上,手里把玩着一只酒杯,里面是他倒的红酒。

    他的眸光慵懒转来,深深落在淮念脸上。

    淮念说:“哥哥别喝太多了,早点睡吧。”

    她进到厨房,在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咕噜噜的喝完,才觉得没那么热。

    “昭昭。”温声恒在外面叫她。

    她放下空奶瓶出去,看了眼桌上的红酒瓶,他喝了很多,又或者没喝很多,思绪分散间,温声恒已经走了过来。

    他身材高大,挡住了部分灯光。

    他低头看着她,眉眼又缱绻又沉溺,还有一点……淮念看不懂的挣扎情绪。

    他沙哑问她:“我可以抱你吗?”

    淮念惊讶,还没反应过来,温声恒有力的双臂将她拉入了怀里紧紧抱住,他身上酒气浅淡,却气息炽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