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57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没想到,温声恒居然沦落到要被安排相亲的地步。

    其实就他这张脸,根本不用担心的,就算他是个渣男,也会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但长辈们觉得他没有感□□|望,才想给他找个女朋友。

    这个没欲|望的男人现在正追求自己呢,淮念捧着茶杯的手抖了抖。

    “怎么样?”段素问她。

    淮念大致看了眼:“都挺漂亮的。”

    照片里的女生个个温柔大方,都是段素的人脉,又有陆晋棠的关系,她们的家境必然和温声恒门当户对,算得上是男才女貌的。

    段素笑笑:“漂亮是其次,要够温柔成熟,这样日后他们在事业上才能互相支持。”

    温柔成熟啊。

    淮念一点也不沾边。

    她摸着茶杯边沿,听段素说,宋茹这次下定决心怎么也要温声恒去相亲看看。

    她小声说:“温声恒……可能不会答应吧。”

    “为什么?”段素问,立刻联想到:“他有喜欢的人?”

    淮念含含糊糊的:“好像……是吧。”

    段素又问她:“谁啊?”

    淮念眼神飘忽,连声音也在飘:“不知道啊……”

    段素:“你去打听打听。”

    淮念:“……………………”

    打听什么?她就坐在这儿呢。

    总不能说温声恒在追求她吧?

    这种事,她怎么说得出口?要说也该是温声恒说!

    不对,她和他还没到这种关系呢!

    淮念放下茶杯,挽住段素的手岔开话题,撒娇的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和温声恒这么熟了?”

    段素说:“我们一直都很熟,他经常会给我们家寄东西呢,是你上大学后就不跟人家来往了。”

    淮念心虚般,解释道:“我这不是在大学里交到新朋友嘛。”

    “你啊。”段素只当淮念女大十八变。

    毕竟,高中和大学是一个分水岭,上大学后淮念有新的朋友圈子,和温声恒关系远了也是正常的。

    只是现在都遇到了,就不能表现得太生疏了。

    段素说:“总之你帮忙打听一下,声恒喜欢谁,我回头还要和宋茹商量呢”

    话又绕了回来。

    淮念支支吾吾的应了声。

    ……

    宋茹和温时鸣过来的那天,淮念给他们准备了礼物。

    虽然很久没见,但他们对淮念依旧亲切,尤其是宋茹,淮念和她拥抱了许久,在宋茹怀里,看到温声恒从驾驶座下来。

    他今天把头发捋了上去,露出黑浓的眉毛,白衬衫一丝不苟的扣到最上面,系着深色领带,俊美又禁|欲。

    只是,他冲她挑起眉毛,俊颜笑容荡漾,分明就很骚。

    他在电话里更骚,热情又直接,淮念难以启齿的垂下眼眸,和宋茹抱完后,也和温时鸣虚抱了一下,分别给他们送了礼物。

    温声恒自觉敞开双臂,像是也要她抱。

    淮念:“………………”

    她高冷的别过脸,不理他。

    温声恒挑眉。

    宋茹还在和段素感叹淮念长大了很多,转头问她:“在学校有没有交男朋友?”

    “没。”淮念矜持的摇头,小手无意识的拨弄裙摆。

    温声恒目光沉溺,那么细的手腕,上面没有佩戴任何饰品,就像精致无瑕的白玉。

    “那也一定有很多男生追你吧?”宋茹随口开了句玩笑。

    淮念却想到正在追求她的温声恒,顿时对宋茹的话又心虚又尴尬。

    她看了眼温声恒,他慵懒的靠在车前,单手插着裤袋,双眼却深情的和她对视。

    他还对她笑了下,薄唇勾起撩人的弧度。

    淮念脸颊微烫的收回视线,含糊回道:“就还好。”

    段素在这时轻笑:“她还小,是有几个男生追求她,这事我都知道,不急的。”

    有陆庭安‘盯着’淮念,她在大学里有多少追求者这件事,段素还是清楚的。

    只是有一个人,段素肯定是不知道的,淮念偷偷摸摸想着温声恒,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随即一愣。

    他看向她的眼神比刚才还要若无旁人,好像连克制都不要了。

    如果被长辈看见,会发现温声恒眼底过于深情而浓烈的情愫。

    他疯了。

    淮念心尖微颤。

    他走了过来。

    “昭昭。”他叫着她的小名,若无旁人般亲昵,“我给你买了礼物,过来看看。”

    淮念觉得自己要高冷一点,拒绝他才对的。

    可是,宋茹和温时鸣都在,她拒绝会不会显得反应太大?会不会让他们觉得奇怪?

    她有点犹豫。

    犹豫间,温声恒已经拎起她的手腕,对她说:“去看看喜不喜欢。”

    淮念紧张得不行,被温声恒牵着走。走远了点,她才小声说:“我不要你的礼物。”

    温声恒没有反应,不知道听没听见。

    他打开后尾车厢,里面是一个个衣服品牌的袋子,大概有十来个吧,太多了。

    他说:“不是奇奇怪怪的礼物,是裙子。”

    淮念还是傲娇的拒绝:“都说了不要。”

    他却依然我行我素:“我帮你拿到房间去。”

    淮念:“………………”

    他究竟有没有在听?

    她可是很认真的!

    “温声恒!”淮念不由拖着尾音叫他的名字。

    温声恒挑眉,对她笑道:“真好听,再叫一次。”

    淮念:“………………”

    又被他骚到了!

    他伸手捏了捏她脸颊。

    淮念高冷道:“不准捏我的脸。”

    “为什么?”他笑问,“我以前也这样啊。”

    以前他是遥不可及的,现在……现在他是追求者呢,淮念小脸蛋傲娇至极:“总之现在不准。”

    他们回去的时候,长辈们已经在客厅里聚会起来,温声恒拿着太多礼物,淮念心虚到爆炸,感觉毛孔都在扩张。

    段素果然问:“你送淮念这么多礼物?”

    温声恒颔首,意味悠长道:“我得和昭昭重新处好关系。”

    他还真敢说。

    淮念有点紧张,怕温声恒说出什么惊人的话,他最近有点疯的,什么都敢说。又怕段素会怀疑,然而段素只是点头,似乎习惯了温声恒给她们家送东西。

    他孝顺长辈,又对淮念这个‘妹妹’很好。

    “说谢谢了没?”段素问她。

    淮念:“?”

    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

    “谢谢。”她特小声道。

    温声恒笑容春风荡漾,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低低道:“昭昭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

    一瞬间,淮念心跳乱了。

    她转身上了楼。

    只听见,段素和温声恒说话:“我们等下出去吃饭,你吃完饭再走吧。”

    “行。”温声恒回道,随之也上了楼。

    他进了淮念的房间,把礼物放下,目光落在坐在床边的少女身上,她仰着头看他,小脸明丽,五官精致漂亮,肤色是那种娇气的瓷白。

    突然很想试试,用力在她肌肤上留下印子的感觉。

    “你究竟和我妈妈有多熟?”淮念问他,“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温声恒沉思般看着她,忽而笑起来:“昭昭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

    淮念问:“比如?”

    温声恒告白:“我喜欢你的这件事。”

    淮念一愣,耳朵都红了:“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温声恒挑眉:“怎么矜持?”

    淮念问他:“喜欢就一定要说出来吗?”

    “当然。”温声恒理所当然道,“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多可怜。”

    可怜巴巴暗恋了他四年的·淮念:“………………”

    有被气到!

    她高冷道:“我在学校有很多人追的,你觉得和年轻男生比起来有什么优势吗?”

    她故意咬重‘年轻男生’几个字。

    温声恒好笑道:“我比他们长得好看。”

    哪来的自信?

    这也算优势?

    淮念瞥了眼温声恒那张过于俊美招摇的脸,哼了哼:“也就一般。”

    “嗯,和昭昭比起来,我确实一般。”温声恒莞尔调侃,声线渐渐低了下去,以极其认真的语气道:“我对你的真心就是我的优势,我不止是想和你交往,还想以结婚为前提和你在一起。”

    他是在,

    求婚吗?

    淮念震惊的和温声恒对视,他眼中的认真几乎让人沦陷,好像她的妄想不再是一个梦,他真真切切的就在她面前,她触手可及。

    只要她愿意,温声恒就属于她。

    她曾经追的梦,现在正在追她。

    淮念羽睫颤了颤:“你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习惯了。”温声恒俊颜微垂,目光锁住淮念,又直接又骚:“我有了喜欢的人,就想和她结婚,这是我的目标,我会一直追求到为止。昭昭,你考虑好喜欢我了吗?”

    这个男人真的太会撩了,不止强势,还很温柔,同时又会主动示弱,一步步用男色勾引她。

    啊啊啊啊啊!

    淮念要疯了!

    这个妖孽男!

    恰好这时,段素在楼下喊他们出去吃饭。

    淮念趁机溜了。

    温声恒目光微垂,被打断也不生气,不疾不徐的跟在淮念身后下了楼梯,看她在玄关上换鞋,然后将衣挂上的包包拿下来,可可爱爱的背在身后。

    是一只白色包包。

    长耳朵兔子模样。

    温声恒很少注意女性的东西,但依稀记得,淮念以前上学的书包就挂了很多稀奇可爱的小玩意,现在也一样,大兔子的包包挂着几只小兔子的挂饰。

    她跟在几个大人后面出去,下意识走向陆晋棠的车。

    温声恒伸手拉住她的兔子耳朵,说:“你坐我的车。”

    不容拒绝的。

    淮念垂眸,跟他上了车。

    宋茹和温时鸣坐了陆晋棠的车,他们几个大人还有话要说呢,淮念跟他们一个车,是有点挤的。

    去到吃饭的包间,温声恒大摇大摆的坐到淮念身边,还帮她烫洗了碗筷。

    点菜时,有人进来推销烟酒,因为要开车,没人要喝酒,至于香烟,也不用在这里买。

    陆晋棠和温时鸣都抽烟,他们出去抽烟时,问温声恒要不要一起。

    温声恒低声道:“我戒烟了。”

    闻言,淮念恍惚想到了什么,心跳有点失控。

    她侧头望着温声恒,他正在喝水,喉结上下咽动。

    似注意到她的目光,温声恒放下水杯,问她:“饿了吗?要不要先吃点甜品?”

    淮念盯着他的喉结,摇头。

    原本温声恒今天只是送宋茹和温时鸣过来,然后看完淮念给她送了礼物后就准备回去的,但段素让他留下一起吃饭,这会儿时间还要赶回公司,他提前先走了。

    走的时候,要淮念送他出去。

    淮念没拒绝,和他一起离开了包间。

    温声恒在前台把里面的账给结了,然后牵起淮念的手出去。淮念看着他的侧脸,也没挣扎,反正挣不开。

    到了温声恒的车前。

    他要走了。

    淮念心里有点不舍,对他说:“那你路上开车小心。”

    温声恒看着她:“就这样?”

    淮念纳闷:“不然?”

    温声恒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手腕,跟把玩什么似的,突然抬起眼睫,对她张开双臂。

    淮念懵懵懂懂:“做什么?”

    “抱我。”温声恒挑眉道,“你今天抱了我父母,还给他们送了礼物,怎么到我这,就什么都没有?”

    淮念:“……………………”

    他竟然还在想这个事?

    这是什么大幼稚鬼啊?

    淮念有点想笑,又想到自己高冷的人设,故而冷落道:“我不要。”

    温声恒也不恼,反而更直接道:“那你让我抱一下。”

    淮念还是不要,但高冷似乎是降不住越来越骚的温声恒,他自从放飞自我后,淮念都要被他搞疯了。

    她以前就知道他骚,但没想到他还能这么骚。

    他强势的抱住她,热情又克制,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喊她‘昭昭’。

    淮念莫名觉得有点腿软,微风吹过,扑面而来的是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淮念在他怀里仰起头,看到他,也看到蓝天白云,这种情形只有在她的梦里才会出现。

    现在,一一实现了。

    比梦还要绚烂万分。

    “你抱够没?”淮念清凌凌的眸子,和温声恒对视。

    他没有动,也没说话,只是盯着她的眼睛,似出神,又似沉溺。

    “温声恒?”淮念叫他。

    他眼神微动,松开了手。

    “你以后别这样了。”淮念对他说,然后动了下被他捏住的手,“我要回去了。”

    温声恒嗓音一低,双目熠熠的:“我想亲你。”

    淮念怔住。

    他抬起她的手,以为他又要亲她的手背,然而不是,他亲吻她的指尖,薄唇落在泛粉的指甲上,没有直接肌肤接触,很克制很温柔,只一下就分开。

    淮念攥紧指尖,一颗心都被他撩乱了。

    他的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你先进去,我看你进去后再走。”

    淮念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脸颊烫得不行,她都不敢回头看温声恒,回到饭店后,她直接去了洗手间,用冷水洗脸,降温后才敢回去包间。

    长辈们的聊天,好像因为她的回来,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淮念疑惑,同时也心虚。

    该不会……是瞧见温声恒抱她了吧?

    就在这时,段素问她:“问了吗?”

    淮念一愣,继而奇怪:“问什么?”

    段素说:“你和声恒出去那么久,不是问他喜欢谁的事?”

    “啊?”淮念都忘记还有这个事了。

    她此刻很尴尬,双倍,不,四倍的尴尬!

    段素:“你没问?”

    “…………”淮念回避父母,和宋茹温时鸣的目光,低头找借口,“他没说喜欢谁。”

    宋茹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那小子要是有喜欢的人,早就端不住了。”

    知子莫若母,宋茹女士说得对。

    淮念腿软的坐到椅子上,听着他们商量要怎么给温声恒‘摁头’相亲。

    有点可怜。

    淮念心软的想着要不要给温声恒通风报信,但又很好奇他会乖乖相亲吗?

    ……

    晚上,淮念在房间收拾温声恒送她的裙子时,手机响了。

    她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温声恒打来的。

    他已经习惯每晚和她通个电话,时间或长或短,但他们会在一天结束前听到彼此的声音。

    据说,一个人养成固定习惯的时间,只需要十三天;淮念觉得自己更短,可能是因为打电话的这个人是温声恒吧。

    电话接通后,传出温声恒温柔的嗓音:“喜欢我送你的裙子吗?”

    淮念看着手里这条碎花点缀的白色长裙,矜持道:“我都没看。”

    “那一定是看了。”温声恒缓缓低笑,“去试试看合不合适。”

    淮念抱着裙子,说:“不要。”

    “去试一下,我不知道你的尺码,这是我猜的。”温声恒轻哄着,“要是合适,你就穿我送你的裙子,好吗?”

    穿他送的裙子,总觉得很难为情,淮念用手拨弄一下裙面,喃喃道:“我考虑一下。”

    温声恒叹息:“昭昭,我有什么是你不用考虑的?我也没那么差吧?”

    他当然不差。

    淮念可是整整喜欢他四年,他才喜欢她一点点时间,还是不够的。

    温声恒在她耳边低语:“我想看你穿上我送的裙子,一定会很漂亮。”

    淮念捏了捏泛红的耳朵,打击他:“你审美不行。”

    温声恒挑眉,就知道她会这么说,“我按照杂志上买的。”

    “哦。”淮念红唇微翘,平静道,“那你没有自己的主见。”

    温声恒:“……………”

    挂了电话后,淮念在床上滚了几圈,才‘口是心非’的去试穿温声恒送她的裙子,其中有三条裙子的尺码不合适,大了。

    她把吊牌保留好,知道一个月内是可以退换的。

    ……

    宋茹和温时鸣在这里玩了几天后,就准备和段素陆晋棠去下一个度假地。

    他们难得休假,肯定是要玩久一点的,顺便给温声恒安排第一个相亲对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