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64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唇上的一点微弱痛感, 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反而有点缠|绵的味道。

    温声恒像受到某种刺激一样,情眸深深的盯着淮念, 炽烈又热情。

    淮念伸手摸他的唇角, 下唇那处被她咬红了, 他也不觉得疼,一声没吭的, 他好像天生痛感坚韧,伤口也愈合得比别人快, 体质好得不行。

    她摸了摸, 温声恒又吻了下来, 薄唇和她的唇瓣轻啄。

    电话那边的陆庭安不耐烦道:“说话!”

    淮念猛地回神, 推开了温声恒,他薄唇微张,气息缠绕着暧昧, 像个妖孽似的, 淮念垂下眸,不准他再引诱自己了!

    她无声吸了口气, 说:“我和温声恒在一起。”

    陆庭安匪夷所思:“你和他一起干嘛?”

    淮念说:“吃饭啊。”

    陆庭安冷冷的审问:“到底他是你哥,还是我是你哥?”

    淮念回答:“当然是你啊。”

    陆庭安问她:“那你不和我出去吃饭?”

    淮念无辜道:“你又没找我吃饭。”

    陆庭安:“………………”

    还真是。

    他哪有闲情别致带小屁孩去吃饭, 哪次不是被她气得半死的?

    每周给她打钱就已经是他作为继兄最后的良心了,现在和温声恒这么一比, 就有点被比下去了。

    到底是照顾了淮念四年的。

    没办法, 陆庭安这个一年半的只能问:“你们在哪里吃?我现在过来。”

    淮念才不要他过来呢。

    她和温声恒约会呢,他来当什么电灯泡!

    她忽悠道:“我们快吃完了。”

    “那你们就留下来陪我吃。”陆庭安特霸道总裁道。

    淮念:“………………”

    什么人啊这是?

    最后淮念迫于陆庭安的淫|威, 还是把吃饭的定位发给他了,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开车出发, 在停车场停车的时候碰到了。

    陆庭安看淮念从温声恒车里下来,高冷着脸说:“不是说你们快吃完了吗?”

    淮念心虚了一下,眼睛弯弯道:“哥,你今天的西装特别好看,是你上次生日的时候,我送你的礼物吗?”

    陆庭安一顿:“是吗?我忘了。”

    淮念不满道:“整整一万多呢,那么贵,请你仔细记住好吗?”

    陆庭安有一种被小屁孩反将一军的感觉:“你还好意思说我?今天本来应该是我教训你。”

    淮念两只纤纤手指堵住耳朵,不听不听,躲到了温声恒身后。

    有温声恒在呢,她才不怕陆庭安。

    结果,温声恒挑眉,问她:“昭昭给他买过衣服?”

    淮念莫名心虚极了。

    她轻轻点头。

    “那我呢?”温声恒低喃,自言自语般。

    淮念眨了眨眼睛,他忽然对她一笑:“我都好久没收过你的礼物了。”

    陆庭安冷哼道:“那你是亏了,这小屁孩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你那四年是白付出了。”

    “是呢,看来昭昭把我忘记了。”温声恒笑眯眯的,声音温柔蚀骨。

    淮念:“………………”

    呜呜,好可怕怕。

    一个冷面阎王,一个笑面虎,淮念躲哪都不是。

    她溜了溜了:“我想上厕所。”

    温声恒闷笑一声:“行了,不欺负你了,不用溜。”

    他摸摸她脑袋,又对陆庭安说:“你也别说她了,这几天放假都是我带她出去玩的。”

    陆庭安有些古怪道:“你那么闲?”

    温声恒挑眉:“你不也很闲?”

    陆庭安:“………………”

    他们三个人进去吃饭,订了一个单独包间,饭桌前有一片很大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私房菜馆院子里的绿植,小桥流觞。

    淮念去上厕所。

    点完菜后,服务员出去,陆庭安这时才注意到温声恒的唇角上红了一块,刚才在停车场里太暗了,没看见。

    这红的一块,不深不浅,衬着温声恒的冷白皮,倒是有些显眼。

    陆庭安问他:“你的嘴怎么回事?”

    “嗯?”温声恒白净的手,摸了下嘴角,眸光微暗,低笑道:“嗯……被小猫咬了。”

    “你养猫了?”陆庭安没听他说过。

    “算是吧。”他低语。

    陆庭安不是第一天认识温声恒了,知道他这个人骨子里非常浪荡骚|气,就是没想到他养只猫都能露出这么荡漾的表情。

    他很喜欢猫?

    淮念去完厕所回来,看他们俩正在说话,坐下来随口问了句:“聊什么?”

    陆庭安说:“聊到猫。”

    淮念懵懂:“什么猫?”

    温声恒笑:“咬伤我嘴角的‘猫’。”

    淮念:“………………”

    他好骚!

    喝水喝水!

    不关她的事!

    只是吃饭的时候,淮念忍不住偷瞄温声恒,他和陆庭安聊天呢,薄唇在动,唇角微红,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他侧颜和头发都金灿灿的,俊美得不行。

    淮念微微走神。

    “昭昭,”温声恒叫了她,看她捧着小脸呆萌的模样,不由道:“好好吃饭。”

    “哦。”淮念乖乖的拿起碗筷。

    陆庭安问他:“你们家是不是很想要个妹妹?”

    温声恒颔首:“确实,我妈身体不好,要不了第二胎。”

    “难怪。”陆庭安道。

    “难怪什么?”淮念吃着饭,很好奇。

    “吃你的饭。”陆庭安斜了她一眼,很高贵道,“等下吃完饭,你和我一起去公司的晚会。”

    淮念不感兴趣:“我不去。”

    “让你去就去,你放假又没事做。”陆庭安让她别当宅女,重点是陆晋棠盯着呢,有些场合不带上淮念,回头又要说他冷落小屁孩。

    天知道这小屁孩有多难请,跟个姑奶奶似的。

    “你才没事做。”淮念小声嘀咕。

    她想和温声恒约会呢。

    陆庭安这个‘坏人’!

    她在桌底下,拉了拉温声恒的手。

    温声恒挑眉,旋即反握住淮念的小手,对陆庭安提出:“我今天正好没事,和你们一起去吧。”

    陆庭安一愣,继而问;“你不是不喜欢应酬的场合吗?”

    温声恒淡淡道:“偶尔可以去一下,就当是开拓人脉。”

    陆庭安耸耸肩,随便他,反正晚会这种场合是人越多越好玩的。

    而后,陆庭安想起更重要的事要说:“商冉已经康复上班了,你这个月记得去找她复诊。”

    温声恒握住淮念的手更紧了紧,目光深深的落在她身上。

    淮念小声说:“我已经好了。”

    陆庭安呵呵:“你看我信吗?”

    “我真的好了。”淮念强调道,“真的不用再去看了。”

    她已经和温声恒在一起了,她的感情得到了圆满,不需要在心理上寻求解脱的出口了。

    “你好不好,医生说了算,你说的不算。”陆庭安径自决定道:“就十五号吧,十五号那天我送你去找商冉复诊。”

    淮念:“………………”

    他到底有没有在听她的话!

    “哥……”

    话没说完,温声恒轻轻缓缓道:“昭昭,别任性,还是和医生聊一下,之后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他和陆庭安两个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就跟哄小孩似的!

    淮念无语,连温声恒都在劝她。

    她抗议道:“你们两个根本就不懂!”

    没人应她,都把她当成任性的‘小病人’呢,一个让着,一个哄着。

    温声恒温柔抚摸她的头,情眸溺爱,却夹着一丝极深而隐晦的复杂情绪。

    大概,还是很愤怒那个伤害了她的人。

    他们吃完饭后结账离开。

    温声恒在前台处拿了一罐啤酒,用零钱付了款,然后从从容容的跟上淮念和陆庭安。

    陆庭安给淮念指了下他的越野车,让淮念坐他的车,接着对温声恒说:“我给你发个定位?”

    “不用。”温声恒道:“我坐你的车吧。”

    “你又没喝酒,开自己车。”陆庭安可不当他和小屁孩的司机。

    温声恒下颌微点,直接开了手里那罐啤酒,喝了口,不以为然道:“我现在喝了。”

    陆庭安:“?”

    他上了陆庭安的车,坐在后面,和淮念一起。

    淮念高兴极了,水眸明亮璀璨,温声恒喉咙一紧,又想吻她了。他们坐得近,想吻就吻了,被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温声恒天不怕地不怕,恣意惯了。

    他眼眸深沉,又似裹着一团火,几欲将淮念吞掉。

    淮念知道他想干嘛,小手轻轻拖住他的大手,软声叫他:“温声恒。”

    又轻又细的声音,娇软得不行,根本没有一丝震慑力,但温声恒就是心软了,找回理智克制了自己。

    他总不能惹女朋友生气啊。

    陆庭安上了车,看着坐在后面的两个人,冷笑道:“我当你们俩的司机?”

    淮念一脸无辜,她又不会开车。

    “辛苦你了。”温声恒语调懒洋洋,没什么诚意。

    陆庭安隐隐咬牙:“你是真的狗。”

    晚会在晚上八点钟开始,前一个小时就已经在走红毯了,陆庭安旗下签了不少网红和电竞选手,他还请了明星嘉宾,还有明星主持人,搞得挺隆重的。

    还有一些陆庭安在南城商圈里的朋友,和温声恒大多也认识。

    他们第一次见到淮念,才知道她是陆家二小姐,陆庭安的妹妹。

    只是她不姓陆,大家心中明了,没人露出疑惑,都是人精呢。

    江行也在。

    这位小少爷好了伤口忘了疤,这不国庆放假嘛,知道陆庭安这边有好玩的事儿,又飞过来凑热闹了。

    他一口一个陆哥,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只是他已经很久没纠缠过淮念了。

    乃至于,淮念见到江行的时候,都差点忘记他这个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