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第70章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段素现在很需要一只氧气瓶!

    温声恒和陆庭安被陆晋棠叫到书房里说话了, 原本做好的一桌接风的饭菜也没人有闲情吃了。

    段素要和淮念单独聊聊。

    她以为淮念交往的男朋友是大学里的同学,又或者学长,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是温声恒。

    他以前照顾淮念那么久, 算得上是淮念的半个哥哥, 这身份转换, 叫段素难以接受。

    难怪宋茹这段时间,总感觉怪怪的。

    淮念细细观察段素的脸色, 忐忑道:“妈妈,你觉得温声恒不好吗?”

    段素平心而论:“他当然很好。”

    好到段素最近都在考虑要和宋茹商量认温声恒当干儿子了。

    温声恒对她们家很有心, 就算在外地创业, 逢年过节也会给她寄礼物, 偶尔回家一次还会帮她和宋茹、温时鸣组织饭局, 故而段素虽然搬走了快两年,但和宋茹一家的关系依旧亲密。

    这要多亏温声恒。

    他对长辈很关心,没有因为距离远了就淡了关系, 品性难得。

    所以段素打从心底把温声恒当半个儿子, 现在他和淮念在一起,段素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嗯, 我也觉得温声恒很好。”淮念真心附和,拉着段素的手撒娇:“他对我很好, 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我很喜欢他。”她声音很轻。

    段素闻言, 突然想起那一次温声恒和她唐突的对话。

    她打断淮念, 迟疑的问:“你们在一起很久了?”

    也没多久,淮念老实回答:“暑假之后才开始的。”

    段素点点头, 那不是。

    书房里。

    陆晋棠沉默听完温声恒说的话, 他很直接, 态度明确,和陆庭安说的差不多,甚至更出色。

    作为一家之主兼淮念的继父,陆晋棠是有责任考察温声恒的,但同时,他并不独|裁,只是让陆庭安把一个东西拿给温声恒签。

    “什么?”温声恒接过来,是一份保护协议。

    陆庭安对这协议,有点心理阴影道:“这是那小屁孩以前——”

    “小安。”陆晋棠叫住他,拿出一支烟,要抽不抽的,“好好说话。”

    陆庭安·非常自然改口:“这是我妹以前为了保护段姨,拿给我签的协议书,我让律师改了一下,你要不要签,自己看着办吧。”

    温声恒挑眉,边翻着协议,边想象到当时淮念一定又紧张又勇敢,穿着校服背着个书包就去找陆庭安‘谈判’。

    “昭昭还挺有法律意识的。”他微笑夸赞,欣慰自己照顾了许久的小姑娘,还是那样聪明。

    他不在的时候,她也没有吃亏。

    陆庭安也笑,霸总式冷笑:“她当然有意识,这份协议是她找你爸拟的!”

    说完,陆庭安只差没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几个大字挂在脸上‘看戏’。

    温时鸣当时拟这份协议时,以一己之力几近做到完美、没有漏洞。他大概万万想不到,这上面的协议内容有一天会用到自己儿子身上。

    温声恒:“…………………”

    而后,他垂首捂住额头,笑了出声。

    陆庭安觉得他疯了。

    这很正常,他当初被淮念约去‘谈判’时,也被这小屁孩古灵精怪的想法给搞疯了。

    陆晋棠放下烟,对温声恒说:“这协议,你想签就签,不签也行,我不会反对你和淮念在一起。”

    人到中年,做事就越发稳如泰山,什么棒打鸳鸯,限制女儿交往自由,陆晋棠不会做这种事,他有一百种聪明的方法,让他们‘顺其自然分开’。

    陆晋棠给温声恒提醒:“我毕竟不是淮念的亲生父亲,有些事情,我不能管得她太多。我听小安说,她很喜欢你,既然你也是真心喜欢她,我同意你们在一起。但该管的地方,我还是要管,这是我的底线。”

    这份协议,是陆晋棠的底线。

    签和不签,是温声恒的选择。

    陆晋棠会介于他的选择,做出后面保护淮念的决定。

    温声恒颔首,拿起钢笔在协议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郑重得以此保证对淮念的‘忠诚’。

    他盖上钢笔头时,漫不经心似的问:“你见过淮念的父亲吗?”

    陆晋棠,沉默。

    “我见过。那人对她很不好,一点也不配当她的亲生父亲。”温声恒道,“所以看你和陆庭安那么护着淮念,我还挺高兴的。”

    陆庭安微愣,继而拿起温声恒签好的协议,高冷道:“别想套近乎,该管的地方,我们还是会管的。你以后少跟淮念亲密。”

    温声恒笑眯眯:“我协议都签了,就不能让我过关?”

    陆庭安呵呵:“段姨还没答应。”

    温声恒下颌微抬:“她会答应的。”

    哪来的自信,陆庭安蹙眉,刚准备开嘲呢,就被陆晋棠叫了出去,说有话要和温声恒单独谈谈。

    陆庭安乐得轻松。

    他出去后,关门。

    陆晋棠先说话:“你为什么一直往我们家送东西?”

    温声恒神色安静,不答反问:“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问您。”

    他摸着腕上淮念送他的手表,抬眸问陆晋棠:“您有查过那个欺骗淮念感情的人吗?”

    ……

    陆庭安下来的时候,淮念和段素也聊完了。

    她说出自己喜欢温声恒,不是为了想谈恋爱而谈恋爱,段素在聆听中,态度逐渐软化。

    陆庭安饿得不行,去厨房找点吃的垫肚子,经过了餐厅,看见淮念正在吃小笼包,他过去拿碗筷,刚把筷子伸过去,小屁孩就截了胡。

    淮念问他:“怎么就你一个人?我男朋友呢?”

    陆庭安绕开她的筷子,精准夹走小笼包:“还在上面。”

    淮念声音拖长:“哥,说好我们是同一阵线的,你这样不厚道!”

    陆庭安:“那你自己上去捞他。”

    “哦。”淮念把凉了的小笼包往小嘴一塞,鼓着白嫩的小脸蛋就要起身上楼。

    陆庭安:“………………”

    他拉住这个小祖宗,无奈道:“你别添乱,他们马上就谈好了。”

    淮念吞了小笼包,模样可爱:“真的?”

    “嗯。”

    她满意的笑了起来,眼睛弯似月牙,陆庭安无语。

    淮念把一屉小笼包推给他,狗腿道:“哥,你多吃点。”

    “呵。”陆庭安很高冷。

    晚饭推迟了两个小时,温声恒和陆晋棠聊完后,段素又和他聊了一次,等他们吃上饭的时候,已经变成宵夜了。

    但好在,聊得还算顺利。

    陆晋棠原则上同意了,段素则清楚温声恒的为人,知道他可靠有担当,倒也不担心他会欺负淮念,就是他突然变成自己的未来女婿,段素一时有点难消化。

    以至于,晚饭的餐桌上,气氛有点沉默。

    大家不怎么说话,安静吃饭。

    偏偏,当事人两人是最不受影响的——淮念给温声恒夹菜;温声恒给她夹红烧肉,秀恩爱秀得光明正大。

    陆庭安看不下去,轻咳了一声,让他们消停一点!

    淮念看了看陆庭安,小脸蛋略微纠结的也给他夹了一条菜,他和温声恒一样,都是肉食动物,还是多吃点菜吧。

    陆庭安·严重洁癖者:“………………”

    窒息,又没完全窒息。

    饭后,段素看时间太晚了,就让温声恒在家里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温声恒留了下来,借穿陆庭安的睡衣。

    淮念去陆庭安房间找他时,一开门就白烟滚滚。

    她捂住鼻子:“你抽烟!”

    陆庭安冷漠脸:“我在自己房间抽烟,要你管?”

    然后,随手把睡衣给了温声恒。

    温声恒没接,而是抽走陆庭安手中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随后打开阳台门,冷风灌了进来,他道:“我也不想吸你的二手烟。”

    陆庭安:“………………”

    忍了忍,他让淮念出去。

    淮念想找温声恒呢。她呐呐的:“我又不是找你。”

    “找他更不行!以后你们俩保持点距离,别以为家里同意了,就可以乱来!”陆庭安没得商量,直接将淮念推出门外。

    没法,淮念嘟着小嘴回去自己房间洗澡。

    洗完澡后,她把一个箱子抱到床上,用钥匙打开外面的锁,那锁都有点生锈了,钥匙插|进去卡了好几下。自从上锁后,她就没有再打开过里面,当时搬家,还想过要不要扔掉箱子。

    但终究没舍得扔。

    本来她打算这次放假回家就拿去扔掉的,总不能一直留着呀。

    现在,终于有了留下的理由。

    终于敢重新打开看。

    里面全是她暗恋温声恒的回忆。

    他们的合照,他送的礼物,她写的日记。

    日记里的每个字都是她虔诚的愿望,只是结尾并没有结果。

    只有一个潦草的,划破日记纸,占据整本页面的大x。

    叉掉所有对他的妄想。

    淮念突然有点睡不着,可能是因为头发没干,她懒得吹干了,干脆去楼下透透气。

    恰好温声恒也在,这么冷的天,他穿着单薄轻垂的睡衣,在露台外面吹风。

    睡衣是灰白的,他的肤色更白,脸上表情漠然,被风吹动的发下,情眸冷清,连泪痣也冷冷的。

    淮念穿着外套走出去,“你怎么还没睡?”

    温声恒抬眸,直勾勾看着她:“有点睡不着。”

    淮念点头:“外面太冷了。”

    她过去牵起温声恒的大手,“先进去。”

    温声恒很听话,一米八|九的个子,就这样被淮念牵着走。

    进去后,淮念和他说:“我也有点睡不着。”

    又问:“你刚才在外面做什么?”

    温声恒幽幽道:“想起以前的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