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正文完结(上)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温声恒很少有过后悔的事情, 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满意,不觉得哪里有遗憾。

    直到他听完陆晋棠的话。

    陆晋棠果然查过以前淮念在怀城读的中学,却告诉他:“没有这个人。”

    他不明白。

    这样的回答未免太奇怪。

    是没找到这个人, 还是不存在?

    温声恒想起以前他明知道淮念有喜欢的人, 却没有重视她的问题;想起他明明有机会让淮念‘好起来’, 却忙着实现自己的理想,忽略了她。

    也许当时, 她就在向自己‘求救’,但他什么也没发现, 还以为自己把她照顾得有多好。

    刹那间, 种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几乎将温声恒覆灭, 致使他陷入漫长的思考和失眠,他第一次那么后悔。

    “巧了,我也想起以前的事了。”淮念对他说。

    她小脸微仰, 笑容明丽, 温声恒轻轻摸她的脸颊,怜爱又心疼。

    淮念微微打颤:“有点凉。”

    她握住温声恒微凉的手掌, 两只小手给他搓了搓,“你不冷吗?”

    温声恒摇头, 定定看着她。

    淮念就觉得他体质真好,她拉着他坐下来, 发现他今晚特别听话, 就像一只慵懒的大猫,眼底却深情。

    “你想起以前的什么事?”温声恒摸着她柔软的发, 问。

    “想叔叔阿姨了, 我好久没有回去看过, 不知道现在有什么变化。”说着,淮念问他,“现在你们家的邻居是什么人呀?”

    温声恒缓缓道:“没有邻居。”

    淮念看向他:“啊?”

    这时,楼梯上响起脚步声,陆庭安冷着脸下楼,审问般:“你们俩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淮念说:“聊天啊。”

    陆庭安问:“聊天需要牵手吗?”

    淮念低头,看着她和温声恒紧牵着的手,眨了眨眼睛。陆庭安上前,分开了他们,拎着淮念的外套帽子,让她上楼睡觉,“你们在家里给我规矩一点,我可不想再替你们背锅。”

    淮念一脸无辜道:“我们哪里不规矩了?”

    陆庭安无视她的囔囔,继续撵她上楼。

    “哥,你现在特别像法海。”淮念吐槽他,“法海你不懂爱。”

    陆庭安:“………………”

    温声恒莞尔低笑,随后也跟着上楼

    陆庭安太阳穴一动,叫住他:“你又干嘛?”

    “回去睡觉啊法海。”温声恒长腿踏上楼梯,悠悠回道。

    陆庭安:“………………”

    温声恒第二天就走了,他和淮念的关系正式定下来后,宋茹和温时鸣很快就带着礼物上门,双方见了家长,虽然一开始有些尴尬,但聊着聊着,就聊开了。

    他们本来就是老朋友,现在关系亲上加亲。

    二月初过年了,今年情况和往年不太一样,两家人聚在一起团年,初二又去了宋茹家拜年。

    淮念很久没来过了,一进门还是那熟悉的感觉。

    宋茹喜欢养花,阳台里都是漂亮的花草,家里布置得温馨又雅致。沙发上,还摆着一个柯基屁股的小抱枕,那是以前,宋茹送她的儿童节礼物。

    回忆如潮水般涌至,淮念拿起抱枕,怀念道:“竟然还在。”

    温声恒轻轻摸她的脑袋:“你的东西,你没说扔掉,没人会扔掉。”

    淮念微笑着,红了眼圈。

    厨房里,段素帮忙盛汤,和宋茹闲聊起来:“怎么还没把隔壁打通?”

    以前段素和淮念住在隔壁,租的是宋茹的房子,后来她们搬走,宋茹一直没把隔壁租出去,说是留着以后打通。

    “不打了。”宋茹洗好提子和草莓,擦干净手道:“有人不愿意。”

    段素盛好几碗汤问:“那不租出去?”

    租什么啊,宋茹不知道怎么说,摇着头把水果拿出去,看见温声恒和淮念举止亲密,他们俩从刚才就一直在聊天,明明确定关系之后,两人天天约会,每天都要见面,就这样还有这么多话要倾诉。

    感情是有目共睹的好。

    一点也不像交往几个月,倒是像热恋了几年。

    ……

    大二学期结束后,淮念在暑假和温声恒订了婚,宴请了双方亲戚和朋友,徐闻他们几个特地请假回来参加,主要还是太震惊。

    年前他们就知道温声恒和淮念交往,但当时在手机上看到这条信息,始终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他们万分确定,温声恒是真的‘禽兽’!

    他不开窍则已,一开窍就超赶了他们几个。

    汪子杰很郁闷:“他这也太神速了吧,照这速度,该不会他和淮念要结婚了,我都还没脱单吧?”

    徐闻安慰他:“自信一点,说不定他们孩子出生了,你还是单身狗呢。”

    汪子杰面部肌肉抽搐:“艹,你别诅咒我啊!”

    徐闻拍拍他粗壮的肩膀,心想,这家伙的肌肉又扎实了,有这个时间健身,还不如花点心思找女朋友。

    没救了。

    汪子杰抖动胸肌:“别拍我肩膀,晦气!”

    抬头时,看到温声恒牵着淮念的手走过来,还真别说,两人很登对,看不出什么年龄差,温声恒这张祸水脸,太作弊了!

    汪子杰突然想起那次,他错把淮念当成温声恒的女朋友,其实当时他心里就觉得他们是登对的,只是没敢乱说,现在看来,他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淮念以前和他们几个玩过,现在也习惯喊他们哥哥,乖呼呼的。

    一时间,徐闻汪子杰和林澋,都觉得温声恒太不是人了,小淮念这么乖纯,他怎么下得去手?

    温声恒挑眉,心安理得收获三个‘友好’的眼神,然后牵着淮念坐下来休息,给她倒了一杯橙汁。

    徐闻问他们:“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温声恒说:“淮念毕业后就结婚。”

    汪子杰‘啧啧’了两声,淮念一脸懵懂的看过去,他立刻收敛,正色道:“很好的事,祝福你们!”

    淮念笑容甜甜:“谢谢子杰哥哥。”

    然后,看到许檬在另一桌对她挥手,她放下杯子过去,温声恒目光追逐,汪子杰喊他,他才给了他们一个眼神:“干嘛。”

    汪子杰:“哥们,取一下经。”

    温声恒:“什么?”

    汪子杰:“就是你怎么追求女孩子的,传授一下经验。”

    “哦?”温声恒懒懒挑眉,皮笑肉不笑的:“你如果不想被我拖到没人的地方暴揍,现在就给我闭嘴。”

    汪子杰:“………………”

    “我对淮念的感情很认真的。”他说。

    然后,给汪子杰的手机发了一个截图。

    汪子杰问:“什么东西?”

    温声恒:“我点了几杯奶茶,淮念喜欢喝的,你等下去电梯口帮我拿。”

    汪子杰:“我去?”

    “就你了。”温声恒拍拍他肩膀,俊眉微挑:“你又健身了?”

    汪子杰特骄傲自己的一身腱子肉:“当然,老子要时刻保持最佳状态,迎接爱情!”

    温声恒颔首:“继续保持下去……”

    “你就可以离爱情越来越远了。”

    汪子杰:“?”

    徐闻哈哈大笑:“绝了兄弟。”

    林澋也认同:“王子,你这身肌肉太gay了。”

    汪子杰·肌肉爱好狂·无能狂怒:“俗人!你们俗透了!老子这叫阳刚之气,懂不!”

    他去电梯口等奶茶!

    江行今天也在场,陆庭安特意邀请他来的,目的为了让这小子看清现实,别再对淮念痴心妄想。

    事实上,江行知道和淮念订婚的男人是温声恒的时候,一颗心就直接凉透了,哪里还敢痴心妄想。

    刚才温声恒过来找陆庭安,江行一口一个哥,堪比弟中弟,总算明白那次温声恒为什么突然揍他。

    原来,

    是把他当情敌了。

    订婚后一个月,大学开学,淮念开始准备实习的事情。

    她和段素、陆晋棠商量过,毕业后她打算留在南城发展,他们想让她继续读下去,接着考研;

    陆庭安则一如既往霸总,让她去他公司挂个闲差拿工资,反正家里养得起。

    温声恒希望她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可以多尝试,不急,反正他养得起她。

    淮念……差点被他们搞崩心态,没毕业呢就躺平,她可不想当米虫。

    她在校内招聘递出去的简历有了回应,决定先去实习看看,再考虑要不要考研。

    因为要实习,淮念不准备继续住在学校宿舍,不然每天通勤时间要很长,她想在外面租房子住。

    温声恒邀请她:“昭昭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不就行了?”

    淮念羽睫微垂,忽闪忽闪的:“你想和我同居?”

    “可以吗?”温声恒认真询问。

    淮念再过两个月就二十一了,也不是不能同居,只是——

    她小脸微红,眼珠子转了转,呐呐道:“不能婚前……”

    温声恒倏然吻住她,薄唇轻啄她唇瓣,笑声道:“昭昭想做什么坏事呢,我是准备让你住我的房间,我去睡客房。”

    “哦……”淮念尴尬而脸红,抬眸时,看到温声恒戏谑的俊颜,一愣后气成小河豚:“温声恒,你又戏弄我!”

    “是昭昭太可爱了。”温声恒那张俊美的脸笑意张扬,双手轻轻□□淮念气鼓鼓的小脸蛋,看她发出‘呜呜’的抗议,又低头细细亲吻她的额头,磁性低语:“别怕,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

    淮念……也没有不喜欢,她是紧张。

    “那你以后要做饭给我吃,还要接我下班。”她趁机要求。

    “好。”温声恒对淮念千依百顺。

    然而他们还没开始同居呢,就被陆庭安发现了,他说要给淮念找房子。

    他很冷酷,径自决定道:“就算你们已经订婚,但是同居还是太早了,我妹毕业前,你都不能乱来。”

    淮念护着温声恒:“哥,我们本来就没有乱来。”

    陆庭安指出:“他对你出手,就已经是在乱来了。”

    淮念无语,气得不想跟他说话。

    温声恒叹息:“行,你也顺便帮我找房子吧。”

    陆庭安:“?”

    温声恒严肃蹙眉:“难道你放心让淮念自己住?万一她煮东西忘记关火,在家里病倒没人知道怎么办?”

    陆庭安:“………………”

    温声恒要求他:“你给我找一个住在她隔壁的房子,我好方便照顾她。”

    住在她隔壁和同居有什么区别?

    陆庭安呵呵,目光看向淮念,又叹了口气,这小屁孩不会做饭,段姨一直很宠她,加上温声恒和他父母以前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就是家里的小祖宗,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住,确实无法安心。

    “你照顾她?”他问温声恒,“你不用工作了?”

    “当然要工作,但也不妨碍我照顾自己女朋友。”温声恒笑容荡漾的对淮念说:“等昭昭事业起来后,就包养我吧。我把工资卡交给你,你每个月给我零花钱,我很好养的。”

    陆庭安:“………………”

    “你想让我怎么伺候你都行。”温声恒音色撩人,顶着一张清贵的俊脸,偏偏骚得不行。

    淮念,啊啊啊啊!!

    瞬间斗志满满!!!

    想立刻赚钱包养温声恒!!

    陆庭安……

    他耳朵不干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