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番外1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温声恒从小受到父亲温时鸣的教育影响, 是一个性格温和却果断的人,他习惯掌控自己的人生,讨厌漫无目的, 和鲁莽冲动。

    小学时候, 温声恒已经有了人生第一个目标。

    他想剃光头。

    原因是时常有人把他误认为女孩子。

    他不喜欢别人夸他漂亮, 剃光头发,直接从根本解决问题。

    奈何, 母亲不允许。

    在家里,宋茹才是一家之主, 温声恒则是弟位感人, 因为小时候长得太精致漂亮, 宋茹反而担心他日后长歪。

    老话说, 小时候漂亮,长大都会变丑。

    为了儿子的颜值着想,宋茹一直把他当成家里‘最丑’的存在。

    温时鸣觉得儿子丑一点也没事, 反正在颜值上, 儿子超越不了他。

    温声恒……从小就对父母无语。

    剃光头一事,以失败告终。

    上中学后, 温声恒开始疯狂抽条,身高一天一个样, 加上那段时间他沉迷打篮球,发育猛长, 渐渐脱离了若男若女的精致脆弱感, 从而迈向少年阶段。

    少年颀长的身材覆着薄薄的肌肉,皮肤冷白, 鼻梁高挺, 俊美而不失英气, 还打得一手好篮球,在这情窦初开的年龄,温声恒收到过不少情书。

    他没兴趣早恋。

    比起谈恋爱,他已经找到自己将来想做的事,和温时鸣谈过他的理想。

    温时鸣表示支持,同时要求他不能耽误学业。

    后来高中三年,温声恒只专注学习,更没心思谈恋爱,尽管身边同学都有交过女朋友,但他依然我行我素。

    发小霍隽说他清心寡欲。

    其实不是,他只是不想把时间分出去,浪费掉。

    他有明确的目标。

    第一次学会抽烟,是和霍隽一起,烟的味道谈不上多好,温声恒没感觉到霍隽说的‘过瘾’,抽了几口后,拿着烟,看其慢慢燃烧殆尽。

    灰落时,反而觉得这样还比较有意思。

    有女生抱着牛奶面包过来午休,看到两个男生在顶楼抽烟,其中一个还是大名鼎鼎的男神学霸。

    她惊呼:“温温温声恒?”

    白烟缭绕中,男生俊美抬眸,他的情眸柔情绵长,像春光粼粼,有种撩人的感觉。

    女生激动得吞口水,涨红了脸,‘啊啊啊啊’的跑走了。

    温声恒:“?”

    霍隽说:“你再用这种眼神看人,等下人家男朋友又要找你算账,还好我是个男的,不然都要以为你对我有意思。”

    温声恒不知道自己看人时的眼神。

    偶尔确实有人找他麻烦,起因是他撩了对方的女朋友,很搞笑。

    一开始,温声恒还会解释,后来发现这些人听不懂人话,打架永远是最快的解决方法。

    大学谈恋爱的氛围更浓,除了学业和前程,找女朋友永远是寝室里永恒不变的话题。温声恒还是忙,温时鸣给了他一百万启动资金,让他自主创业,他忙着赚钱。

    后来,更忙着照顾家里的小孩。

    虽然淮念处于青春叛逆期,有时候说话气人,还有早恋的苗头,但温声恒依然偏颇她,认为她是乖小孩。

    他不知不觉分出更多时间在淮念身上,一度为了接她放学而走读。

    只是这样一来,温声恒真的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谈恋爱’的问题了。

    他以前学习事业两手抓,还是有空谈女朋友的,只是他提不起兴趣,宁愿和室友打游戏,也不接受女生的告白。

    现在多了淮念这个‘妹妹’,她占比自己的生活越来越重。

    以前温声恒一个学期不见得回家一次,自从照顾淮念后,隔三差五就要回来看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闹离家出走,或者被老师罚留堂,总是担心她受欺负。

    所以决定去南城实习时,温声恒甚至想过要是能把她带在身边照顾就好了。但这个想法并不现实,他只能在礼物上弥补她。

    不止给她钱,节日时还会给她寄礼物。

    她很嫌弃他挑礼物的审美。

    搞不懂小女生的喜好,他抽空钻研了一下,还是不懂。

    生活依旧忙碌,创业中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有妹妹,温声恒想到淮念,她十八岁生日在即,他还没想好要给她送什么礼物,于是请这位朋友的妹妹帮忙挑选一下适合高中生的礼物。

    事后,发生一件不太愉快的事。

    他被告白了。

    温声恒感到荒唐。

    他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生,还是朋友的妹妹,他果断拒绝了,越来越觉得谈恋爱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对找女朋友更提不起兴趣。

    他要忙事业,和养淮念呢。

    回家后,宋茹各种明示暗示,一副担心他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的样子。

    温声恒假装听不懂。

    没那么严重。

    他只是没遇到喜欢的而已。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他也不清楚。

    他大概,从未对谁心动过。

    温声恒转移了话题,否则宋茹能一直唠叨下去,“听说段姨是准备要结婚了?”

    宋茹点头:“对,等淮念高考完后,她和陆晋棠的关系会定下来。”

    温声恒问:“她男朋友会对淮念好吗?”

    这种事,宋茹哪里说得准,她道:“段素那么疼淮念,我相信她已经和陆晋棠谈好了。”

    温声恒颔首,却异常冷静:“如果段姨的男朋友对她不好,我们就养着淮念吧,我赚钱养她,就让她住在我们家里。”

    宋茹闻言大惊,心想他说的什么话,要是让段素听到,不得跟他们家拼命?

    又知道儿子的性格一旦对谁上心,那是责任感爆棚,他很疼淮念,故而见不得淮念受委屈。

    但这种要养淮念的话,岂能乱说。

    她开始教育温声恒。

    直到温声恒吃完早饭,慢条斯理道:“我只是说如果。”

    宋茹:“如果也不行!”

    后来公司有事,温声恒要提前走,没能留下来给淮念过生日,不过她身边有家人陪着,也不缺他一个。

    他去机场路上,给她发了微信。

    她打了电话过来,声音有点奇怪,像在哭。

    她说要过来找他,让他等她。

    等淮念的时候,温声恒在想她是在哭吗?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倏地叫他:“声恒!”

    回头看,是喻月。

    她笑容满脸的走来:“真巧啊,我也是今天回南城,咱们是一个航班吗?”

    不用看,一定是一个航班。

    温声恒懒得拆穿她,任凭他再迟钝,也知道喻月喜欢他,只是她一直没说破,故而他也没法拒绝。

    他和喻月保持距离。

    喻月问:“你还不进去吗?”

    温声恒:“你自己进吧,我要等人。”

    喻月笑容不减:“等谁啊?”

    温声恒没应她,给淮念发微信:

    下一刻,喻月脸色微变,似乎无法忍受温声恒对她越来越冷淡的态度,她踮起脚,突然亲了下他的脸。

    短短半秒,温声恒微微避开,喻月涂了口红的唇还是擦过他的脸,那种皮肤上微黏的触感,恶心到从毛孔中渗透出来。

    厌恶极了。

    温声恒看喻月的眼神,转瞬凌厉,眼底没有温度,冷酷得不近人情。

    喻月害怕得打颤,随即看到淮念,她心中一动:“哎呀!妹妹,我们在这里!”

    淮念,果然就转移走温声恒的注意力,他没心情再管喻月,因为淮念哭了,给他塞了一袋零食后,跑走了。

    她这么大老远来机场,就为了送他零食?

    温声恒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今天烦心的事情还真不少,他追了上去,喻月蓦地拉住他:“你要去哪,马上要登机了。”

    “别烦我!”温声恒狠戾甩开她,心情差到极致,不想再跟她纠缠。

    喻月也不装了:“我刚才亲了你,作为男人你不应该有点表示吗?”

    “我不喜欢你。”温声恒声音冷冷,丝毫不留情面的拆穿喻月的虚伪,“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你搞这么多小动作,让身边的朋友撮合我们,又在我面前装无知,是觉得这样我会喜欢你?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种讽刺的话,换作平时,温声恒不会对喻月说出来。

    再怎么样,喻月也是女生,温声恒会给她留有体面的余地。

    但是现在,他很烦,风度也变得不重要了。

    喻月紧追着他:“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一点感觉,你还记得大一开学那天吗?你对我笑过,还帮我拿过行李。”

    温声恒紧紧蹙眉,早忘了:“你是不是有病?”

    这全是喻月单方面的臆想。

    臆想温声恒对她笑过,是因为喜欢她;他帮她拿行李,是她独有的待遇。她是与众不同的,她能够改变他。

    她确实有病。

    喻月僵在原地,眼睁睁看温声恒走远。

    温声恒没追上淮念,给她打电话也不接,他这时返回还能赶上飞机,但想了想,他打车走了,去段素的公司找她。

    唐突的。

    不太放心淮念。

    段素这份工作很忙,她抽了时间出来见温声恒,很诧异。

    不想耽误她太久,温声恒直接说正题:“淮念学习的压力好像很大,她的状态不太对劲,你可以让她暂时在家休息一下吗?”

    段素一时反应不过来,打断道:“等等声恒,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昭昭怎么了?她不是挺好的吗?”

    “她哭了。”温声恒低语,“我知道高考很重要,但也不能压垮身体,段姨,你就让她休息一段时间吧。”

    段素扶着额,实在有些困扰:“我回去和她谈谈好吗?你现在突然跟我讲这个,我还没搞清楚事情原委。 ”

    “抱歉,是我唐突了。”温声恒声音很低,十分诚恳,“请您一定要好好开导她。”

    段素确实感到有点唐突。

    这是第一次。

    还有第二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