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戒宠 正文完

时间:2022-05-17作者:鸪枝

    淮念和温声恒领了结婚证后,心情一路明媚,而后开始发愁要怎么和家里说。

    温声恒则很淡定,他已经一回生两回熟了,大不了再被陆庭安揍一次。反正,他是一定要和淮念结婚的。

    淮念眼珠子一转,决定先下手为强。

    第二天一早,她给陆庭安打了电话,那边很冷酷,年底在忙:“说。”

    “哥,我有一个重大的消息要告诉你。”淮念用一派开朗活泼的声音道,“是个好消息!”

    陆庭安公事公办的口吻:“给你十秒内说完。”

    淮念不用十秒:“我结婚了!”

    陆庭安:“………………”

    缓了两秒,他问:“跟谁?”

    淮念嘟着嘴道:“当然是跟温声恒啊。”

    又十分真诚的说:“哥,你是第一个知道我们好消息的人呢,所以……”

    没有所以,陆庭安直接挂她电话。

    淮念盯着自己的手机,难以置信。

    她抬头望向温声恒,很委屈:“我哥挂了我电话。”

    “正常。”温声恒拍拍她的头,轻笑着安抚:“走,我们去吃早餐。”

    难得周末,温声恒和淮念吃完早餐,又去湿地公园约会,然后去了附近的超市,回去时,家里杀进一个不速之客。

    是陆庭安。

    他有淮念家里的指纹解锁。

    他坐在沙发上,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一派霸总范,估计是等得久了,臭脸比平时还要冷酷。

    温声恒对陆庭安早有准备,挑眉道:“来吧。”

    他摘下手表让淮念保管,避免打架时误伤。

    这是淮念送他的礼物。

    “你还挺自觉啊。”陆庭安冷笑的站了起来。

    “等等!”淮念连忙挡在中间,护着温声恒,“哥,你不能打我男朋友,我们已经结婚了!”

    她这一米六的个子,夹在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之间,娇小得毫无劝架的感觉,威慑力跟挠痒痒似的。

    温声恒和陆庭安,同时推开淮念,不让她加入进来。

    淮念急得扯住他们俩的衣服,说什么也不放手!

    陆庭安盯着自己的定制西装,太阳穴在暴跳。

    他忍了忍:“松手,我没说要打他。”

    淮念一愣,继而看他:“啊?”

    “哦?”温声恒也恰到好处的表现诧异,“那你来干嘛?”

    “给你两个选择。”陆庭安边掰开淮念的手,边说:“明天跟我回去见父母,或者他们直接过来见你。”

    温声恒当即有了决定:“我明天和你回去。”

    “我也要去。”淮念看着他们俩,巴巴道。

    陆庭安问她:“你不用实习了?”

    淮念心声脱口而出:“工作哪里有温声恒重要!”

    实习没了,可以再找!

    温声恒只有一个!

    “昭昭……”温声恒嗓音低低,缱绻的笑了出来,“你这么说,我还挺高兴的。”

    陆庭安被他骚狐狸的样子,给无语到!

    淮念打电话请假时,毫无意外被赵霏霏骂得狗血淋头。

    赵霏霏让她滚,滚得越远越好,别回来了!这怒吼,换个心理承受力脆弱点的人,估计已经痛哭一百遍了,但淮念面无表情,甚至波澜不惊的听完了。

    她已经被赵霏霏练出来了。

    现在同事都传她是小女魔头,赵霏霏的徒弟。

    等赵霏霏骂完了,淮念才说话,狗腿道:“当然是工作重要!但是你不知道我哥有多霸道,他要把我男朋友带走,我和我男朋友经历很多磨难才在一起的,我不能坐视不管。霏霏姐这么敢爱敢恨的人,肯定会支持我的!”

    陆庭安·她哥:“………………”

    温声恒·她男朋友:“………………”

    敢爱敢恨·赵霏霏:“?????”

    毫无意外,淮念请到了假,她这小嘴巴巴的,机灵得很,实习之后越发伶牙俐齿。

    赵霏霏有时候也觉得淮念合适做她徒弟。

    挂电话后,淮念对温声恒做了个‘ok’的手势。

    温声恒被她可爱到,笑道:“昭昭该改口了,我现在是你的合法伴侣。乖,叫老公。”

    淮念有点难为情,小脸蛋飞红。她让温声恒低下头来,自己踮起脚尖,红唇贴着他耳朵轮廓,轻轻叫了二字。

    温声恒那张祸水脸,霎间如沐春风。

    陆庭安……

    他已经不想再来这里吃狗粮了!

    ……

    回去渭城后,温声恒又去见了淮念父母,这回是真的岳父岳母了,他们在书房里待了很久,后来宋茹和温时鸣也来了,又谈了许久,决定等淮念毕业后再办婚礼。

    晚上他们留下来吃饭,还来了好些个陆家的亲戚,摆了三围桌。

    吃饭时,温声恒一直被长辈劝酒。

    他倒是很能喝,劝多少喝多少。

    淮念知道这是陆晋棠的意思,要给温声恒一点惩罚,难怪陆庭安不打温声恒了。

    她在桌底下踢了下陆庭安,让他想想办法。

    他眼皮都没抬,冷酷的抢了温声恒那杯酒喝了。

    就替温声恒挡了一杯!

    小气!

    淮念无法,后来不知道温声恒喝了多少,她去厨房冲了解酒茶出来想要捞他,但他已经不在酒桌上,去了外面吹风。

    今年冬天格外冷。

    温声恒坐在院子的长椅上,吹着冷风。

    淮念出去找他时,看他面容俊美柔和,一点也不像喝多的样子,只是一双耳朵红得要滴血。

    他看到她,双眼亮晶晶的。

    淮念觉得他醉了,把解酒茶递过去:“趁热喝。”

    温声恒说:“我没醉。”

    淮念:“醉不醉都得喝。”

    “哦。”温声恒异常听话。

    淮念坐在他旁边看他喝,“你应该早点溜的,他们让你喝多少你就喝多少,你怎么不拒绝一下?”

    “可是我和你结婚了啊。”温声恒腼腆一笑,“娶了你,只受这么一点惩罚,值得了。”

    淮念眨了眨眼,一股暖意从心扉溢了出来。

    温声恒喝醉后特别听话,问什么答什么。

    比如,淮念好奇:“你有过多少前任?”

    温声恒摇头:“没有。”

    淮念:“那你真的没想过谈恋爱?”

    温声恒:“大学时想过。”

    然后,看着她,声线温柔渐低:“可是啊,有个小孩要我照顾,这不是给耽误了吗,还好……最后她有对我负责任。”

    淮念心跳一重,温声恒俯下头靠近她,他的掌心温暖,细细抚摸她脸颊,鼻子和她鼻子摩擦,将唇印了下来。

    深|入吻合。

    酒香溢满他们交缠的唇齿间。

    淮念感觉自己要醉了,管不了会不会父母长辈发现,此刻只想和温声恒放肆接吻。

    ……

    正式同居后,温声恒第一次把淮念的箱子搬出来,里面的东西他比淮念还要宝贝。

    他想把淮念写给他的告白信裱起来,就挂在书房里。

    淮念义正言辞的阻止了!

    她羞红脸,想要回自己年少青春写的羞耻内容:“这是我的!”

    温声恒扬起眉毛:“你不是要给我的吗?”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淮念狡辩道,“现在我不想给你了,还我。”

    “不行,已经是我的了。”温声恒笑着举起粉色的信,任凭淮念怎么跳高都够不着,他的大手,轻轻按住她的脑袋,在身高压制下,愉悦低笑。

    淮念气得‘呜呜’叫!

    狗男人!

    大幼稚鬼!

    “乖一点,别弄坏了信。”温声恒把气成小河豚的淮念抱在怀里,哄着般,低头吻她眉心,“全世界就只有一封,我得要好好保管。”

    然后,用信纸轻轻打了下她额头,道:“你把信揉成这样,是怎么想的?”

    淮念说:“我当时很伤心,本来想丢进垃圾桶的,最后没舍得。”

    她说完,温声恒搂着她腰的手,转而捏她的脸颊,气笑了:“还好你没舍得!”

    后来,温声恒买了一个保险箱,把告白信裱了起来,连同他和淮念的结婚证都放在里面。

    十一月,温声恒出差十来天,赶在生日那天凌晨回来,淮念原本算好在最后十几分钟给他简单庆祝生日。

    但路上堵车了,温声恒回来时已经23点58分。

    他一进门,就见淮念站在玄关前,捧着一个蛋糕,上面点着一根蜡烛,家里没开灯,微弱的烛光照出她白软秀美的脸。

    她急道:“还有两分钟,快许愿吹蜡烛。”

    温声恒瞧她紧张的模样,不由好笑,却还是听话的照办,赶在最后一秒完成。

    “温声恒,生日快乐!”淮念打开家里的灯,瞬间亮堂中,她的笑容染上淡淡的光晕。

    灿烂美好。

    温声恒上前,下一刻将淮念按在墙上,虔诚的吻她,灌注了他浓浓的热情。

    淮念手上的蛋糕差点要拿不稳,温声恒修长的手给她托住了底,然后分开,把蛋糕接了过去,又把一份礼物送给她。

    “你生日怎么还给我礼物?”淮念嘀咕,“每次都这样。”

    “我想和你过每一个节日。”温声恒摸摸她的头,情眸溺爱,“打开看看。”

    是一条手链。

    下面叠着一封信。

    淮念立刻看向温声恒。

    他说:“出差的时候,偶尔晚上睡不着,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我都用笔写在信里。”

    “那这就是……”淮念想到了什么,心里啊啊啊啊啊尖叫,转身‘哒哒哒’的跑进书房,关门拆信!

    温声恒:“?”

    怎么和他想的反应不一样?

    这是温声恒的回信。

    淮念看了一遍又一遍,如温声恒一遍遍细读过她的信,他记得她信里的每一句话,而他也一句句的回应她当时的心意。

    迟来的回信,写满他们的爱情。

    淮念突然理解温声恒了,她现在也想把这封信裱起来,挂在随处可见的地方。

    啊啊啊啊!!!

    激动得双脚跺地。

    门口敲了两下,温声恒问:“我能进来吗?”

    淮念跺脚一停,矜持的‘嗯’了声。

    温声恒洗了澡,还收拾过行李,见淮念一直待在书房里,进来喊她睡觉。

    淮念:“你先睡,我还要再看一下。”

    温声恒直勾勾看她,男色|诱人:“今天是我生日。”

    淮念提醒他:“先生,你的生日已经过去37分钟了。”

    温声恒:“………………”

    他叹了口气,出去,尔后,倒了杯温水进来:“喝口水。”

    淮念刚好口渴,拿着水杯慢慢喝。

    温声恒看着她,突然问:“昭昭是喜欢女儿还是喜欢儿子?”

    淮念:“???”

    她差点呛到。

    连忙放下水杯,擦嘴。

    温声恒又问:“你觉得我们会先有儿子还是先有女儿?”

    淮念:“……………………”

    等等,这话怎么似曾相识?她以前,也这样问过温声恒。

    “你觉得女儿好还是儿子好?”温声恒换另一种方式问她,然后他自问自答:“我比较想要女儿呢。”

    淮念知道不做点什么,温声恒能一直骚下去。

    她脸红红:“温声恒。”

    “嗯?”

    “我们去睡觉吧。”

    温声恒笑得逞般:“好啊老婆。”

    (全文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