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生人勿近 第二章 确认死亡

时间:2022-05-17作者:大大大蜜獾著

    我的身边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她在假扮我的妻子。

    第二天一早。

    我顶着两个黑眼圈走进了警局的大门。

    “我的妻子叫苏晓雪,我报案,她可能失踪了。”

    “苏晓雪?”

    大厅的警员声音突然拔高,神色凝重起来。

    他压低了声音跟我说。

    “我们找到了你的妻子,但,很抱歉。请跟我来。”

    我内心咯噔一下,眉心紧皱。

    找到了是好事,可为什么会很抱歉?

    跟着这名警员走到一个会议室的门口。

    他敲了敲门,示意让我进去。

    “这位,是苏晓雪的丈夫。”

    他介绍完我后,就离开了。

    会议室内有六个警员,五男一女,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我。

    他们交给了我一个厚厚的密封袋。

    上面写着我妻子的名字。

    我将其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份死亡报告。

    我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密封袋里的全部物品。

    除了那份详细的死亡报告之外,还有一步被压得粉碎的手机以及我妻子的随身饰品。

    我情绪有些绷不住的崩溃,指节发白,眼珠里出现蜘蛛网般的红色血丝。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老婆昨晚还给我发过消息,让我去救她!”

    “昨晚?具体时间是几点?”

    一名年纪大概四十多,唇边有胡渣的男人问道。

    我掏出手机想证明,可里面的短信记录却离奇的消失了。

    我脸色越来越差,指甲在手机屏幕上砰砰的敲击。

    想从里面找到我妻子最后的线索。

    可一切都无济于事。

    那名女警员拉住了我。

    “先生,请您节哀。”

    “节哀,节哀你大爷!”

    “我老婆真的没死,她昨晚十点多真的给我发了短信!”

    “但不知道为什么,短信不见了。”

    我一把挣脱开女警员的手,发疯的打开了那份死亡报告。

    里面的照片和信息,都是我妻子没错。

    死亡时间是昨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到四点十分之间。

    死因是因为身体多出骨折,内出血,内脏受损。

    严重车祸致死。

    再往后翻,还有几张法医鉴定的照片。

    那画面血腥的有些不堪入目,但我还是红着眼睛看完了。

    那冰冷的床上躺着的就是我老婆,她的脸有大小不一的伤口,甚至里面还有残留的玻璃碎片。

    身体就更加残破。

    从胸口惊人的深可见骨的巨大创伤,再到四肢不同程度的骨折弯曲......亲眼看到这一切的我,浑身失去了支撑的力量。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眼神涣散。

    “我,我老婆真的离开了吗?”

    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眼眶外涌去,浑身冰凉,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牙齿都在打颤。

    会议室内的警员们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能看看我老婆的尸体吗?”

    我用手扒着桌子边,涨红了脸才勉强站起来。

    提到尸体,他们的神色都突然一变。

    只有那个中年的男人回应我,“抱歉先生,您妻子的尸体在停尸房,意外失踪了,我们正在调查。”

    轰!

    我的大脑仿佛被一道雷电击中了。

    我冲上去双手抓住他的领口,哽咽的怒吼道。

    “什么叫特么的意外失踪!!!”

    “你们这群警察连一具尸体都看不好吗!!!”

    周围的警员都过来想拉开我。

    “冷静,先生!”

    可我死咬着牙,指甲透过衣领刺进了肉里也不松手。

    仿佛这是我能留住妻子的唯一方式。

    可下一刻。

    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痉挛起来,我的胃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胃液不断翻滚。

    我丧失了最后的力气,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意识里,我做了一个梦。

    我照常的回家吃饭,妻子为我端上饭菜,里面却全部添加了生姜。

    她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和耐心,狰狞着脸用床头柜里的菜刀砍掉了我的脑袋。

    再次醒来时。

    我已经躺在医院的床上。

    床边是那位女警员,她已经换上了便装。

    长发披散在肩上,脸色憔悴。

    “医生说你是急火攻心,晕倒了。”

    “你现在的身体需要静养,请不要有太多的情绪波动了,你妻子的事情,我们会调查到底的。”

    我的泪水顺着眼眶流在枕头上,声音已经嘶哑。

    “我不甘心,我一定要亲手揭开我妻子死亡的真相。”

    女警员点了点头,“这也是我等在这里的目的。”

    “程先生,我叫张若男。本次案件,我负责与你对接。”

    “还请你仔细回忆你妻子临死前的一切细节,任何细节都有可能会影响调查。”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尽力的回忆起来。

    “我妻子是一名记者,每天早晨八点回准时离开家去上班。”

    “偶尔,她需要出差去外地。”

    “昨天,她说有个新闻需要采访,要去一趟乡下,不过当天就可以回来。”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她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让我把晚上的饭菜买回去。”

    张若男停下在记录的手,皱着眉头问我。

    “下午四点半?程先生,方便看下您和您妻子的聊天记录吗?”

    我将手机打开,递了过去。

    确实是下午四点半的消息。

    但那是,我妻子已经死亡了。

    难不成,这条消息是鬼发的不成?

    我内心冒出这个想法,浑身的汗毛瞬间炸起。

    “张警官,其实昨晚,我妻子是有按时回家的。但我总感觉,她不像是我的妻子。”

    “什么意思?”

    “就是,我的妻子很可能被人假扮了,也有可能,昨晚我的妻子根本就不是活人。”

    张若男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神。

    几秒之后,她确认了我没在撒谎。

    “程先生,别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如果你昨晚真的见到了你的妻子,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她在杀死你妻子后,借用你妻子的手机给你发了微信,引导你回家,很可能是为了灭口。”

    “你们夫妻两人有没有的罪过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