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生人勿近 第三章 幻想的妻子

时间:2022-05-17作者:大大大蜜獾著

    照她的说法,我也吓了一跳。

    可如果昨晚的女人真的是凶手,她完全有能力和机会,杀掉我无数次。

    但是她没有。

    至于得罪人,就更不可能了。

    我就是经营了一家杂货铺的小老板,我妻子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记者而已。

    我们都是平凡的人,怎么会得罪别人?

    “没有,我们夫妻向来随和,从没有的罪过别人。”

    我摇了摇头,表示否认。

    张若男揉了揉太阳穴,“程先生,今天我们就先到这里。”

    “我会安排人手在你家楼下蹲点,如果发现你妻子回去,我们会出手抓人。”

    “目前的形势很不乐观,凶手在暗,我们在明。请你一定要注意身边的人,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紧接着。

    我跟张若男一起离开医院。

    她回去警局报备,而我则必须装作没事人一般回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

    夜幕慢慢降临。

    即使把家里的灯全都打开,我依旧感觉在房子里的某一处,有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我。

    只有看到楼下蹲点的便衣警察,我才能放心一些。

    我妻子正常的下班时间是傍晚六点,她通常会六点半左右到家。

    我看着墙上的时钟,手心不知不觉间已经全部都是冷汗。

    六点半。

    钥匙插入锁芯的声音。

    我浑身一颤,猛地看向防盗门。

    是我的‘妻子’,回来了。

    我将手心的汗在裤子上擦干净,脸部用力挤出一个笑容。

    “你回来了。”

    “嗯。”她照常般的脱鞋,放下包,“听楼上陈大爷说,你今天没开门?干嘛去了?”

    “哦,我今天起床有些头晕,去医院检查了下,低血糖。”

    我撒了个谎,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幸好,她没有起疑心。

    “你这种体型居然会有低血糖,没事,我今晚的菜多放些糖。”

    我应了一声,妻子已经换好衣服去厨房做饭了。

    我看着她换下来的包。

    内心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想要看清黑暗,就必须接近黑暗!

    我慢慢的将手伸了过去。

    包里是一些很平常的东西,有我妻子常用的口红,有用过的纸巾,还有几张她的新闻手稿。

    我还是不死心。

    继续仔细的观察。

    当我看到妻子的新闻手稿时,我的瞳孔猛地睁大。

    这份手稿上有妻子娟秀的字迹写着,她死亡前一晚的时间。

    她为何会把一份过时的手稿时刻带在包里?

    我意识到了什么,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不敢想象的想法。

    我拿起妻子的口红。

    仔细的在灯光下端详。

    发现了上面有被摩擦过的痕迹......这种划痕很像是,遭受了什么剧烈的撞击才导致的。

    这时。

    我接到了张若男的电话。

    她的语气非常着急。

    “程先生,警局的同事说你家窗户里有一个女人的身影。”

    “但,他们没在楼下见过你妻子!”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呼吸也越发的沉重。

    “我妻子,十分钟之前已经下班回家了。”

    电话那头传来很久的沉默。

    张若男突然拔高了声调,“快逃,程先生。你妻子有问题!”

    下一刻。

    房子的灯忽然灭了。

    我的视线陷入一片漆黑。

    厨房里的炒菜声和抽油烟机的轰鸣声也消失不见。

    顿时,整个房子里都安静的可怕。

    “你为什么翻我的包?”

    “你为什么翻我的包?”

    ......“你为什么翻我的包?”

    黑暗中,我听到妻子距离我越来越近的声音。

    她只是不断的重复这一句话。

    情绪一次比一次激动,到最后一句,几乎变成了嘶吼!

    同时,我感到一阵冷风吹向我的面部。

    我能看到,黑暗中似乎有一道黑影迅速的朝我冲了过来。

    我浑身的汗毛瞬间暴起,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此刻,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跑!

    万幸的是我没有被吓软了腿。

    客厅的沙发旁就是防盗门。

    我在黑暗中抄起沙发靠背就扔在了黑影的身上,趁机打开防盗门狂奔出去。

    楼道的灯光随着我沉重的脚步亮起。

    我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只有本能在控制僵硬的身体逃离身后的怪物!

    妻子的嘶吼声宛如恶鬼的吟唱,听得我头皮发麻。

    终于,我逃到了那几位便衣警察的面前。

    这才双腿一软,彻底瘫痪在了地上。

    “程先生,你怎么了?”

    “走,上去看看!”

    他们将我安顿在车里,便冲进了楼道。

    我浑身颤抖的坐在座椅上,眼神涣散的看着自己家窗户里的黑暗。

    我不禁缓缓流下了泪水。

    此刻,我知道,我的生活,我的妻子,都再也回不来了。

    事情结束之后。

    我被几个警员带到了警局。

    根据张若男见到我时的描述,我当时很狼狈,整个人都处于离魂的状态,像是一具麻木的行尸走肉。

    她给我找来了心理医生,足足两个小时我才缓了过来。

    会议室内只有我们两个人。

    她递到我面前一杯温水。

    “谢谢。”我喝了一口,感觉温热的水流顺着我的喉管进入胃部,我才真正感受到自己还算是一个活人。

    “不客气,是我们的失职,没有贴身保护你。”

    “程先生,今晚我们的警员冲上楼道之后,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的心理评估结果也出来了,程先生,你可能患有轻微的精神分裂症。”

    我愣住了,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张若男。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幻想出了一个,回归的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