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生人勿近 第九章 再见一面

时间:2022-05-17作者:大大大蜜獾著

    虽然不愿意呆在医院,但是我还是留在了中午,确定没事之后才出院。

    正午阳光毒辣,我一瘸一拐的坐在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杂货铺因为妻子的缘故已经好几天没开门,甚至积上了层薄薄的灰尘。

    但我心中的灰尘已经随着妻子的离开而再也无法擦净。

    坐在了平时在店里休息的躺椅上,我五味杂陈。

    桌子上有记账的本子,我把从头到尾的关键字罗列了出来。

    汽车、尸体、车胎、手链。

    虽然心中有些犹豫,但还是颤抖的写上了最后一个。

    笔记本。

    是的,妻子有记笔记的习惯,但她的笔记从来不让我看。

    因为她说记者永远都有秘密,有些要公布出来,有些则锁起来。

    而自从她离开了我的生活之后,她的笔记本也没有再找到。

    “程老板。”

    门口有人敲了敲门,是张若男捧着一束花走了进来。

    我愣了下。

    “没想到你在这里,今天也是令妻的头七,你也不张罗张罗?”

    头七?我心中悲愤,已经过去了七天了。

    看着我失神的样子,张若男也没再多说,将花放在了旁边,随后坐在我对面。

    “对不起,虽然我现在不该提,但是我们也是有原则,我需要来给你做笔录。”

    “怎么?”

    “你能把当时进入地下室之后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么?”

    我看了眼张若男,随后将经历全都告诉了她。

    听到了我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摸到了尸体,张若男记录的笔停了下来。

    “那是幻觉。”

    “那不是幻觉,我听到了我的妻子在向我求救。”

    “程明先生,虽然你最近经历了许多奇幻的事情,但请节哀,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张若男这次说的中规中矩,非常的官方。

    我有些意外,但随即释然。

    “所以,你们不打算管我妻子的事情了是么?”

    “这件事情我们非常重视,所以一定会调查清楚的,程明先生你放心,我不会放弃调查。”

    “那个面具男抓住了么?”

    “没有,他对地下室非常熟悉,我追不上。”

    “你觉的,把我们引入那里的黑影和面具男是一个人么?”

    我突然凑近了张若男,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追问。

    “或者,那个黑影,是人么?”

    张若男眼神中是有疑惑和不解的,但随即马上摇摇头。

    “程明先生,一切都将会有答复,我向你保证!”

    我没有理会她语气中的笃定,只是惨笑的看向了屋子外面。

    张若男简单的说了轮胎的线索,但这个线索并非和我妻子有关,而是陈金水的。

    说完之后她就先离开了我的杂货铺。

    坐在了躺椅上的我绞尽脑汁的在考虑妻子给我留下来的诸多讯息。

    想来想去,只觉得眼前迷雾重重。

    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有人推开我的门走了进来。

    “请问,这里有纸钱么?”

    “第三个货架左转。”

    我没心思做生意,但既然人来了,我就条件反射的说了句,手中依旧不停的在写着妻子的关系图。

    “多少钱?”

    “五块。”

    光线有点暗,我想要把本子挪到旁边,不经意的却看到了站在柜台前的人,穿着一身道袍褂子。

    或许是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我明显被吓的抖了下。

    对方也发现了我受到了惊吓,就急忙道歉。

    “抱歉,我就是去隔壁做法事的。”

    “法事?”

    我刚才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哭声。

    道士念了声道号,解释的说道:“就是你们这里的住户,死于非命,他的儿子让我们来超度逝者。”

    死于非命的只有陈金水了。

    我嘴角露出了苦涩,叹气的回答。

    “如果做法事有用的话,能不能让我见我妻子一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