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战火青春 第四十一章 二次解放威宁赫章(三)

时间:2022-05-17作者:雪域浪子

    驻守韭菜坪的“反*救国军第八兵团”保安二团团长童正林,是罗湘培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他刚刚躺下不久,就听到哨兵进来报告,顿时心头火起,“他娘的,老子还以为今晚又能睡个好觉,深更半夜的来传什么军令,真是叫人不消停!”但骂归骂,他也不敢怠慢,罗湘培在赫章这一带就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作为他的手下,童正林没少见识过他的打骂。所以他只好赶紧起床,去接待已经到了前面大厅的传令官。

    童正林走到大厅,看见一个身着少校军服的人正背着手,站在一幅地图前看着。还有两位随从士兵站在他的两边,也在看着其它的地图,其中一个士兵肋下还夹着一个公文包。

    听到脚步声,那军官转过身来,向他立正敬礼:“报告童长官,我是司令部的少校参谋罗忠恒,奉罗司令之命,特来向您传达紧急军情!”

    童正林一怔,他边还礼边思索,这人是司令部的人?这么年轻的少校,没见过啊?

    好像是知道他的心思,那军官道:“童长官可能不认识我,我是罗司令的族侄,原来在田动云司令手下,前不久跟着田司令过来,罗叔叔就叫我跟了他。”

    童正林一惊,哦,是罗司令的族侄、亲信,得好好对待啊!他脸上泛起笑容,连忙道:“哎呦,真的是没见过,你真是年少有为啊!深夜赶来山里传令,一路辛苦啦!”他边说边上前握住军官的手,却又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什么军情这么重要,为什么不用电台?不打电话啊?”

    年轻军官郑重地说道:“不但十万火急,而且高度机密,罗司令要求我们必须当面送达各位长官面阅!”他转身示意一个随从将公文包打开,拿出一份公文递给童正林。

    童正林接过仔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那份公文只写了几行字,但字字如千钧铁锤,看得他瞬间变色:共军将于近日集中川南等大军来犯,望各部务必做好迎战准备!特别小心共军川南大队等特种部队的突袭和渗透,切切!此件只准团以上军官阅知,不得乱传!此令,**救国军第八兵团司令罗湘培。

    童正林看见年轻军官正看着他,顿觉有些失礼,连忙道:“请转告罗司令放心,我部早就枕戈待旦,只要共军敢来韭菜坪,定叫他有来无回!”

    年轻军官脸上泛起笑意,右手举起大拇指:“难怪罗叔叔这么相信童长官,果然是早有胜算!”他话锋一转,问道:“共军现在兵强势大,韭菜坪地势虽险,但如果他们用重炮火器来攻,童长官如何防备啊?”

    童正林为表忠心,不加思索地道:“共军虽强,但他们不熟悉地形,我受罗司令重托,坚守这韭菜坪,除了依托明碉暗堡和山地之险抵抗他们之外,还有连环爆破之计,所以,就算是最后战至我一人,我也能将他们炸得灰飞烟灭!哈哈哈!”

    李铮一听,内心非常震惊,但他面上始终带着微笑:“童长官果然是英雄本色,胸怀大义,罗叔叔果然没有看错你啊!”他看看表,才12点过15分。

    他摸摸肚子,看向童正林,有些不好意思道:“童长官,小弟带着弟兄们跑了这么远的路,肚子很饿,而且刚进到您这指挥部,就闻到了肉香味,能不能叨扰一下,整点夜宵来给我们充充饥啊!”

    童正林哈哈笑道:“哎呀,真是对不住啊,说着军情就忘了招待贵客啦!”他随即命人去厨房,将刚刚煮好的猪肉切好端上来,又叫厨师赶紧去整几个下酒菜,然后把年轻军官外面的随从都请进来,武器也自然发还他们,他亲自陪着一起吃喝起来。

    正吃喝得高兴,旁边有参谋来报告:“报告团座,山下有几个哨位联络不上,他们没有按时上报守卫情况!”

    童正林一怔,正想站起来,却见罗司令的族侄罗忠恒正笑着举杯敬他。他不想在年轻人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摆摆手,示意那位参谋暂时不要打扰,也举起酒杯,和年轻人碰了碰,然后高兴地一饮而尽。

    此时,山洞外面,夜黑风高。在韭菜坪黑暗的各处上山道路以及山坡上,解放军川南大队的战士们作为先锋营里的先锋战士,正在匍匐前进,他们五人一组,在黑暗中相互掩护,小心翼翼地潜行,已经用大刀和刺刀,逐一端掉了沿线的暗哨以及明碉暗堡里的土匪,正在向山顶平缓的大坪子慢慢接近。

    紧跟在他们后面潜行的,是荷枪实弹的侦察营战士们。侦察营的战士本来就是突袭杀敌掏心窝的行家里手,但现在与川南大队的战士们相比,个个都心生敬意。从山脚杀过了山腰,能够一路将土匪悄悄解决而不惊动敌人,这需要多好的身手啊!侦察营早前就有战士与川南大队合作过,此次更加佩服。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突袭小组都很顺利,郑得宝小组在解决第一个暗堡里的土匪时就差点出了问题。

    当时,暗堡里的几个敌人都在沉睡,按照之前的分工,郑得宝第一个摸进去,分别捂住最里面的两个土匪的脖子,用刺刀将他们先后了结,紧跟着的三个战士也将剩余的三个土匪以同样的手法解决。直到确认五名土匪都已经没气了,郑得宝才和三位战士摸出地堡,准备摸向下一个目标。

    没想到在暗堡口负责望风的李铁,突然呕吐起来,原来是剧烈的血腥味刺激到了他。毕竟是第一次参加战斗,这近距离如此血腥的厮杀,让他一时难以适应,所幸的是夜晚风大,许多土匪都在山风呼啸中陷入了沉睡,没有引起土匪的注意。李铁也意识到暴露行动的严重后果,硬生生将自己的呕吐赶紧压住,继续跟着小组的同志们,一个明碉一个暗堡地摸下去。他也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因为他知道这个分工已经体现了班长和同志们对他这个新兵的关照,如果再做不好,今后就别想在侦察排干了!……

    但是,在距离正面山顶只剩下不到20米距离的时候,山顶暗堡里的一个土匪突然出来解手,还是发现了夜袭的解放军。

    当时,这个土匪摸黑出堡,差点和正摸到地堡口的郑得宝撞在一起,郑得宝一个闪身,将这个土匪让给紧跟在后面的战士收拾,他直扑地堡里面,想在里边的土匪惊醒之前将他们干掉。没想到紧跟在他后面的,正是刚刚进入侦察排不久的李铁。李铁再笨也知道不能犹豫,举起手中的刺刀就向敌人捅去,慌乱中忘了捂住敌人的嘴巴,那土匪在睡眼惺忪中差点撞上郑得宝,正有些惊惧,突然胸口被刺,顿时吃痛大叫,李铁来不及思考,顺势就将土匪扑倒在地,对着他就是一通连续猛刺,这个土匪的惨叫声马上惊动了这个地堡内的土匪以及附近的土匪暗哨,虽然郑得宝和另外三个战士很快就将地堡内的几个土匪解决,但附近的土匪暗哨已经立即开枪示警。

    清脆的枪声,顿时打破了韭菜坪的宁静。枪声就是全面进攻的命令!三面潜行的解放军立即发起了全面进攻,顷刻间,密集的枪声、手榴弹和手雷的爆炸声,嘹亮的冲锋号声,数百名解放军战士的呐喊声,间杂着土匪的惊叫声和呼救声交织在一起,整个韭菜坪顿时沸腾起来……

    :衷心感谢亲们的密切关注和大力支持!《战火青春》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读者关注和,今早又增加到六万五千人左右,许多读者的评论和留言都很让我感动。就在今天早上,我在手机上看到了一段视频,当年的解放军老山主攻营营长臧雷,他在烈士陵园祭奠牺牲的战友们说的几句话再次触动了我的泪点:“这些牺牲的英雄,既使是死后也要埋在祖国的边境线上,组成一座座的青春方阵,永远守卫着祖国!他们中92%以上的人都没有子女,但是我们的子女就是他们的子女!我相信,我们的后代子孙,一定会继续扛起保卫祖国这个责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