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战火青春 第四十四章 二次解放威宁赫章(六)

时间:2022-05-17作者:雪域浪子

    下午三点左右,罗湘培先期派出的两位团长终于在忐忑不安中等来了田动云带来的700多人的队伍。

    两位团长都松了一口气,连忙一起向田动云报告情况,请求他立即组织队伍进攻,并表示愿意协助。在他们看来,田部毕竟是国民党正规部队,从装备到战斗经验肯定都比他们强。如果他们主攻,就一定会有胜算。

    田动云早就在罗湘培的命令中产生了怀疑,只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本来就是惊弓之鸟,川南老君山一战,他败得一塌糊涂,好不容易才收拢起七百多人的队伍,从川南逃到黔西北已是万幸。他好歹也有自己的电台,知道现在是川南解放军大军来袭,既然知道不是对手,那自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现在,他从两位团长失败的陈述中又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特别是川南大队的大刀,他是听闻已久的,那可是一群连悍将陈超的精锐卫队都被杀得望风披靡的杀神啊!因此,他表面上笑着答应,却借口部队要先吃饭休息,随后才能进攻。于是,命令部队埋锅造饭,扎营休息,实际上是想拖上一时,见机行事。

    但田动云的小算盘却快不过解放军的枪炮声。他刚刚停下来休整不到两个小时,被解放军枪炮声追撵过来的国民党反*救国军第八兵团司令罗湘培就到了。

    罗湘培带着两个守卫赫章县城的保安团,加上附近赶来集结的几个连,还有司令部和警卫团,虽是一路仓皇而来,却也是浩浩荡荡,声势较大。田动云和两个团长赶忙来见,主动汇报。

    罗湘培见到韭菜坪还在共军手里,本来就很不高兴,此时一听,更是勃然大怒,他毫不客气地当着田动云的面,将两个团长骂得狗血淋头,然后将两个团的残部交给田动云指挥,希望田司令两个小时内帮助他夺回韭菜坪,给大家一条出路!

    田动云自然知道罗湘培当面骂人的用意,但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他只好打起精神,用豪言壮语向罗湘培保证,两个小时内一定夺回韭菜坪,消灭山上的解放军!

    在田动云匪部的组织下,土匪的第四次进攻开始了。罗湘培也全部派出警卫团的炮兵,以更加猛烈的炮火支持。在炮火的掩护下,约有三个营的土匪向韭菜坪发起了决死冲锋,因为他们知道,后面就是田动云亲率的督战队,稍一后退,就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三个营的土匪拼命向前,以密集的火力和惨重的代价,将先锋营山前的所有临时工事逐一摧毁,接着又向山脚处冲击。

    看到土匪一波接着一波的冲锋和山前一个又一个临时工事的陷落和被毁,站在山腰一个暗堡里举着望远镜观察的李铮心急如焚。他之所以将阻击阵地延伸到山下,初衷是为了保护韭菜坪这样一个难得的山川美景。现在,敌人比意料中的还要更多,解放军的增援队伍还没有到,先锋营已经是伤亡较重。从昨晚的战斗到今天的几次阻击,先锋营已经伤亡近四成,所幸的是弹药很充足,第三批吃饭休息的队伍也还没有使用。

    李铮放下望远镜,看看表,时间已是下午4点过。他转过头,看着身边一直陪着他的冯长松、蔡四海、童正林以及通讯班班长李祖文,斩钉截铁地道:“除了童团长外,你们几个,都去参加战斗吧,尽可能瞄准敌人的指挥官开枪,打乱他们的指挥!”

    冯长松、蔡四海应声而去,李祖文有些犹豫,看着李铮,李铮点点头说:“你也去吧,多杀几个敌人!”李祖文只得敬礼离去。

    此时,田动云亲自督战的第四次冲锋已经冲近山脚,山脚下响起一片喊杀声,守在山脚壕沟里的仅剩的几十名解放军战士,已经和蜂拥而至的土匪们搅杀在一起,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十几把大刀在土匪群中闪动,隐约还可以听见带队守在山脚下的李开奎那熟悉的喊杀声和土匪的惨叫声……

    通讯班长李祖文气喘吁吁跑进来:“大队长,快下令冲锋啊,开奎爷爷他们已经和土匪们拼杀在一起啦!让我们冲下去救他们吧!再不救他……”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他发现李铮已经是泪流满面。

    李铮此时内心也是非常绞痛,李开奎不仅是他的堂叔,而且是一名最优秀的分队长,但是现在……他强忍泪水,转向前方,看着山脚处已经开始减弱的厮杀声,沉声说道:“冲锋只会让更多的同志们牺牲,如果我们不依托这些工事防守,将坚持不到大部队到来!”他抹去脸上的泪水,转向李祖文,眼神坚毅地说道:“传令,坚守工事,瞄准敌人,给我狠狠的打!”

    李祖文哭泣着冲出地堡。

    一旁的童正林看着这一切,内心一阵震撼:这就是共产党解放军,为了胜利的大局而不惜牺牲亲人乃至自己的生命!他看看李铮,拿起左手边的起爆器,轻声问道:“李营长,可以起爆了吗?”

    李铮沉声道:“还早呢,童团长,你看那边,他们还有后手呢!”童正林顺着他所指之处看过去,远方山前约两公里开外,大批的土匪已经又在聚集之中。

    二十多分钟后,田动云督战的第四次冲锋在山腰处遭到了惨败,守在山腰的解放军,依托原来土匪修筑的明碉暗堡,加上山上的炮排,以更加凶猛的狙击和更加密集的火力,将攻到山腰的土匪打得尸横遍地,特别是土匪指挥战斗的军官,几乎无一幸免。连在后面督战的田动云,左臂上也挨了一枪,幸得几个心腹卫士将他抢了回来。

    罗湘培在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切,他怒火中烧,掏出枪来,命令身边的两个守卫赫章县城的保安团长:“你们俩,马上给我带着你们的两个团,全部给我压上去,不惜一切代价的接着进攻!攻不下来,我就要你们的脑袋!快去!”

    两个保安团长赶紧组织进攻,他们知道罗湘培的脾气,以其死在他的枪下,不如冲上去试一试。顿时,在两个团长的亲自带队下,土匪又密密麻麻的开始进攻了!

    李铮在暗堡里看见了这一幕,他转头看向童正林:“童团长,是时候了,看你的啦!”童正林看着土匪队伍密密麻麻冲过来,心里数着数,等土匪队伍快到山脚的时候,他猛地按下起爆器。

    顿时,只见山脚前面两公里的范围内,浓烟不断从地上腾起,剧烈的爆炸声也紧跟着连续猛烈地传来,冲锋过来的土匪队伍几乎都被浓烟和爆炸罩住,山上以及周围几平方公里范围的人都感受到了一阵阵强烈的地震感和冲击波!

    许久,地震感和冲击波消失,但浓烟还未散尽,从山上看下去,刚才山下爆炸过的范围内,犹如人间地狱。刚刚还在进攻的两个团1000多名土匪,绝大部分都在顷刻间不见了踪影,只有处在冲锋队伍边缘和后面的少数被炸伤的土匪还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嘶吼着、哀叫着,地面上出现了无数个黝黑的大坑,到处是人体组织的碎片,以及无数破烂的枪支零件,还有几十处烧焦的树枝和草皮还在冒着黑烟,浓重的血腥味正在随风飘散……

    后面没参加此次进攻的土匪们都惊呆了,如此猛烈的爆炸和如此惨烈的场景,让他们心胆俱裂,就连素来心狠手辣的匪首罗湘培,也被这场大爆炸惊呆了,他呆呆地看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不远处的后方,解放军追击而来的枪炮声已经越来越近,越来越密,已经隐约可见解放军队伍招展飘扬的几面军旗。山上的解放军战士们看见了,都激动起来,并忍不住欢呼起来。

    山下的敌人却更紧张了,罗湘培气急败坏地拔出枪,朝天连开几枪,声嘶力竭地命令他剩下的警卫团和几个临时集结过来的保安连:“弟兄们,这股共军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都给我冲上去,跟他们拼了!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冲啊!”

    这剩下的1000多名土匪,差不多都是罗湘培的亲随和班底,他们都有家人或亲戚死在了前面,加之后面解放军追兵越来越近,因此,几乎所有土匪的报仇欲望和逃生欲望都被罗湘培鼓动了起来,于是,随着罗湘培声嘶力竭的喊声,众人也发了一声喊,拼命地一股脑儿朝着山上,发起了潮水般的疯狂冲锋!

    就在这关键时刻,余淑媛带着第三批休息的战士们赶来参加战斗了。此时,先锋营除了几个看守俘虏的战士和那些身受重伤的人外,所有能够战斗的,全都进入了战斗位置。不用指挥员下令,炮排首先用密集的炮弹,将还没有冲到山脚的土匪队伍炸得鬼哭狼嚎,血肉横飞,特别是那门九二步兵炮,每一发炮弹都会炸死炸伤十余个土匪;紧跟着是半山腰各个明碉暗堡里和缓坡上的更密集的重机枪、轻机枪的弹雨,使冲锋的土匪群就像被一只只无形的镰刀不断挥砍切割,当者纷纷倒下;冲到山脚的土匪又一头撞进了由步枪、冲锋枪、手枪、手榴弹、手雷加入的火力网,许多土匪又在在这里被打得血肉模糊、丧魂失魄……一时间,风景优美的韭菜坪变成了收割土匪亡魂的人间地狱。

    进攻的土匪队伍还没有冲到半山腰,密集的阵容就已经变得稀疏了。这些侥幸接近山腰的土匪左右一看,100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几百人,他们许多人顿时就吓破了胆,有的毫不犹豫,转身就逃;有的一头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有的甚至倒在死去的同伴身旁,往脸上抹上两把血就装死不动了;还有少数的土匪还想往上冲,但很快就被密集的弹雨打倒在地。

    这时,后方的解放军追兵越来越近了,已经听见了他们的冲锋号和呐喊声。李铮举起一把大刀,从暗堡里跳出来,高声命令道:“司号员,吹冲锋号!同志们,跟我冲下去,消灭土匪!活捉罗湘培!”随着他的吼声,教导员余淑媛跳出来了,副营长韩长贵和吴连坤也跳出来了,几个连长、副连长、排长、班长也跳出来了,他们都振臂高喊:“同志们,冲啊!”带头冲了下去,先锋营的战士们纷纷从自己的战斗位置上跳出来,组成一道狂涌的浪潮,向着溃逃中的土匪队伍,排山倒海地冲了下去。

    ……

    :衷心感谢亲们的密切关注和大力支持!从昨天至今,《战火青春》已经更新超过了10万字,被推到了塔读文学平台的几项推荐榜前列,又跃升至“读者影响力”榜同类第6名和“人气榜”同类第8名。

    我深知这是亲们一起支持和帮助的结果,唯有继续努力码字,写好每一个章节,让大家得更加高兴,才是硬道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