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战火青春 第五十三章 毛遂自荐

时间:2022-05-17作者:雪域浪子

    4月21日下午,涟川以北山岭中的一个山洞里,李铮、余淑媛、吴连坤三人正在召集连级指挥员和营部参谋,研究着明天即将开始的作战计划。

    按照军部的部署,当全军发起向正面敌人的全面总攻后,侦察营趁乱从战场侧面进入,尽量避开正面的敌人,往敌人侧后方穿插,主要负责打击敌军后方的指挥部、破坏敌军的通讯系统、捣毁敌人的炮兵阵地、烧毁敌人的粮仓或者弹药库等重要目标。

    为了确保与侦察营的联络畅通,军部特地给侦察营增配了一部电台和两部步话机,军长秦基伟还专门从志司后勤处要来八百多套南朝鲜军军服,派人送来侦察营,并传话交代李铮:务必大胆穿插,找准敌人的关键部位和重点目标,进行猛烈打击,以此配合全军的行动,确保十五军入朝第一仗打得漂亮!

    会议由教导员余淑媛主持。

    副营长吴连坤首先向到会的四位连长、五位副连长和五位营部参谋,简要介绍了营部研究的作战计划,就是在穿插中首先集中全营的兵力行动,以寻找敌人的团级以上指挥部为第一目标进行突袭,然后再相机行事,或根据战情变化,以连为单位分散行动,打击和破坏敌人的炮兵阵地、通讯系统、弹药仓库和后勤补给车辆等重点目标。

    吴连坤通报后,李铮随后补充了几句,要求所有人发表意见,尽可能的完善作战计划。

    五连连长童正林第一个发言:“既然是要在穿插中消灭敌人的重点目标,我们机炮连的高射机枪可能用不上,同时也会影响行军速度,我建议将高射机枪先藏起来,把高射机枪排暂时并入工兵排,尽可能多的准备一些如炸药包和雷管之类的爆破器材,在穿插破袭中肯定会大量用到这些东西。”

    李铮和余淑媛均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对于童正林的表现,他们都很欣赏,这个曾经当过土匪保安团长的同志,今年35岁,自李开奎和赵尊友牺牲后,他就成了侦察营年龄最大的人,但他的表现却最为积极主动,从他加入当初的川南大队后至今的一系列言行里,就可以看出,他已经在革命军队这个大熔炉里,锻炼成为了一名意志坚定的基层指挥员。

    在童正林的带动下,几位连长、副连长和营部参谋都纷纷出谋划策,从不同的角度思考,将穿插作战计划补充得更加完善。

    但是,副营长吴连坤提出的一个问题,让所有开会的人都沉默了下来:“我们在穿插中很容易遭遇到美军或韩军,在没有消灭敌人的指挥部和重点目标之前,我们应不应该打?总不可能一路打过去吧!”

    其实这个问题李铮也是考虑很久了,他也很难作出选择,打吧,肯定会惊动敌人。不打吧,敌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吴连坤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他正好听听大家的意见。

    在众人的沉默中,五位坐在一起的副连长中有一个人开了口:“营长,同志们,我来毛遂自荐吧!”

    众人的目光齐聚过去,原来是5连机炮连副连长蔡四海。只听他继续说道:“我之前没有跟大家说过,我的家就在吉林通化的集安这个边境小镇上。我从十一岁起到被国民党军队抓丁前,差不多有八年的时间,经常和我的父亲、二叔、三叔一起,专门将我们吉林的人参、兽皮等特产贩卖到韩国的新浦、兴南一带,换取他们的黄金和水产之类的东西,再贩卖到奉天,也就是现在的沈阳,来往的次数多了,我也会说一口流利的朝鲜话。”

    蔡四海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又坚决地说道:“我是想说,我们现在虽然有了军部送来的韩国军服,可以乔装南韩军队,但是更需要有人能与随时可能遇上的敌人沟通,尽可能骗过他们,而我,正是大家需要的人,我可以和营长一起走在队伍前面,带着大家穿插。”

    众人听完,高兴地鼓起掌来。李铮笑着道:“这就是瞌睡来就遇到了枕头!蔡四海,你先说几句朝鲜话给我们听听吧。”

    蔡四海果然开口就叽里咕噜地说起来,众人自然都听不懂,他又用汉语翻译了一番,大家才明白那都是一些韩国人相互打招呼的话。

    这时,吴连坤又提了一个问题:“那如果我们遇到美军呢?美军说的可是英语啊?蔡四海你能应付吗?”

    蔡四海摇摇头,有些惭愧地说道:“英语我就没法啦,那时候美国人还没有涉足朝鲜的事务。”

    这时,又有一个人开了口:“英语我会,我可以顶上!”

    大家闻声一看,原来是营部参谋、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儿的陈志鹏。

    陈志鹏扶扶鼻头上的金边眼镜儿,笑着说道:“营长、教导员,我之前也没机会跟你们报告,我是南京国立中央大学外国文学系的二年级学生,抗战爆发后,我在假期中回乡被国民党军队抓丁,被迫参军到现在的。英语是我们当年学习的主要科目,我的英语水平虽然不是很高,但应付眼前这些美国大兵,应该是绰绰有余。”

    众人一听更是高兴了。

    李铮于是趁热打铁,将作战计划再次作了强调和补充,将1连明确为尖兵连,2、3、5连成梯次随后展开,4连负责押后接应,并将穿插中如何加强通讯联络等事项告知了各位连级指挥员,要求他们牢记在心。……

    教导员余淑媛最后总结的几句话,让参会的同志们头脑更加清醒:“同志们,前不久我们围剿土匪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举着大刀,把土匪砍得鬼哭狼嚎,但是现在,我们为什么不能带着大刀来朝鲜战场了,就是因为我们现在面对的美国侵略者已经武装到了牙齿,即便是我们刚换的这些苏式装备,与他们的相比仍然很落后,所以,我们面临的是一场全新的战争,大刀已经失去了作用!作为指挥员,我们必须要转变观念,一定不能莽撞行事,只有机智加上勇敢,才有可能战胜强大的敌人!”

    会后,各位连长回到连队,迅速将营部的部署传达下去,全营战士都激动了,大家纷纷摩拳擦掌,盼着明天快点到来,誓要与美国佬大战一场,为那些已经牺牲的战友们报仇雪恨。

    :衷心感谢亲们的密切关注和大力支持!今天我要多说两句并郑重申明!

    熟悉朝鲜战争的读者可能都知道,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发动的第五次战役,在各种战史资料中争议都非常大。有说我军是大胜的,有说我军是惨胜的,也有说我军是失败的。本人写作时也是参考了各种资料,力求寻找最真实的东西。所以首先要在此感谢所有我参阅过的有关第五次战役的史料作者和出版社以及各种电影、电视剧和视频。本人也郑重在此申明,本书中的第五次战役主线索涉及的战役本身的时间、地点、参战部队和发展过程等,肯定难免重复,本人绝无抄袭或剽窃之意,请大家耐心看下去就会清楚明白本人的构思和创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