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从斗罗开始的全职英灵 第四章 干将莫邪,动态视力

时间:2022-05-17作者:Lancer君

    圣魂村附近。

    一片勉强称得上是茂密的密林。

    林间的一处空地中。

    气氛凝重,针落可闻声!

    一个小男孩,背靠着断裂倒塌的巨树,手中紧握着一黑一白两柄短刀,刀柄处有着阴阳双鱼的太极图案,眼神警戒地盯着前方的密林深处,一眨不眨。

    仿佛那里面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刷!”

    一个灰影突然从树干的阴影从快速窜了出来,身长近两米,浑身灰毛,体型匀称,四肢修长矫健,额前有着一簇火焰状的白色印记,煞是好看……

    如果脸上没有那道横跨了半张脸的刀疤的话,它绝对是这片森林中最亮的崽。

    一人一狼,就这么对峙着,僵持着。

    双方默契得谁也没有主动前进一步。

    时辰有些欲哭无泪。

    这十几天,他几乎都在这片密林中修炼,锻炼投影能力的同时还能锤炼体魄。

    终于,从最开始只能投影出小石子,到三天前,成功投影出archer常用的武器:名为‘干将莫邪’的双刀。

    不过,这双刀,空有其形,脆的可怜。

    就是个样子货!

    “狗哥,其实我们也没有多大仇,不过就是逮野兔的时候,我们俩不小心撞上,然后我不小心划了你一刀,没必要追我三天三夜,对不对?”

    经过三天的追逐,时辰觉得这匹狼已经不单单是一只野兽了,应该能领会自己的意思。

    “呼哧……”

    影魅狼吐了吐舌头,鲜血顺着那道疤痕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甩了甩头。

    意思很明显:不同意!

    身为这片深林中唯一可能进阶为魂兽的影魅狼,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类‘幼崽’已经完全冒犯了它的威严。

    哎呦呵,你还真听懂了……时辰有些语塞,此刻也只能紧握住手中的双刀。

    影魅狼也不只是出于什么原因,腥红的瞳孔就这么死死盯着眼前的人类,确切地说,是盯着那柄给它脸上留下疤痕的短刀。

    嘴里不住的发出低吼,似是威胁,又像是求饶,背部拱起,四足绷紧,浑身戒备。

    “吼!”

    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一刻钟,终于,影魅狼一声嘶吼,率先发起了进攻,骤然向着时辰猛扑了过来,张开的血盆巨口只取向时辰的脖颈处,速度如风似电。

    身形鬼魅,这本就是影魅狼的天赋。

    哪怕是肉体得到多次锤炼的时辰,也跟不上专以瞬间速度著称的影魅狼,不过好在时辰现在体型娇小,影魅狼体型较为庞大。

    时辰一个俯身翻滚,成功在影魅狼跃起的瞬间从它下方的空间逃脱,影魅狼则是跳到了那横断的树干上。

    一人一狼的位置刚好调换了一下。

    “我擦嘞,这也太脆了吧……”此时的时辰,手中紧握着的,早已不是‘干将莫邪’那两柄黑白双刀,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半米长的枯木枝条。

    柔软的肚皮的狼的弱点。

    刚才乘着翻身逃脱的间隙,影魅狼身下那白色的肚皮暴露在时辰的头顶,时辰当然不会放过眼前的机会,举起两柄刀照着就是一刺,结果……

    刀体直接崩断了,随后如砂砾一般风化消失,不留一点痕迹!

    不是刀本身的问题,而是作为投影者,时辰的幻想存在致命的缺陷,只能投影出模样百分百相似的空壳。

    情急之下,时辰只得随手抄起地上的枝条。

    “同调,开始。”

    双臂光芒一闪而逝,魂力涌进这根即将枯朽的枝条,使其变得如剑一般坚韧、锋利。

    现在,这根枝条可比之前的双刀有用得多。

    “情况不太妙,影魅狼身影鬼魅,瞬时速度极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时辰如握剑般攥紧手中的枝条,凝神盯着树干上喘着粗重呼吸的野兽,脸上渗出冷汗。

    脑中快速闪过了无数个对应之策,时辰发现,无论那种方式,前提必须是自己可以捕捉到影魅狼的动作,先发制狼。

    “它现在又占据制高点,居高临下,我更不具备优势。”

    时辰心急如焚,再找不到应对之策,他就只能代替之前的野兔成为这只影魅狼的盘中餐了。

    此刻,影魅狼伏在树干上,瞳孔中的腥红之色更深,呼吸愈发急促,口中散发出腥臭无比的气味。

    刚才时辰的一击,虽然没有砍破肚皮,但利器划过皮肤的痛感是实打实的,致命的弱点遭到攻击,这令影魅狼凶性大发,誓要吃掉眼前的“挑衅者”。

    “现在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时辰在心里感慨了一句,突然,他感觉到,手臂中涌向枯条的能量溢散出了一小股,顺着手臂袭向头部,那股暖流最终汇入双眼之中。

    时辰只觉得这股暖流舒缓了眼睛的发涩,这一幕却令影魅狼压低了身体,仿佛那双眼睛并不属于人类,而是属于比它更加凶残的魂兽。

    下一刻,瞳孔中迸发出湛蓝的精光。

    随即,时辰发现,眼中的世界变了。

    变慢了!

    所有的事物仿佛都被放慢了无数倍,时辰可以清楚地看到林间落叶到达地面的全过程,可以清晰地看见那只影魅狼压低身体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是做这些动作时,狼额前那缕白毛的摆动幅度。

    “这是……可以捕捉到事物细微动作的动态视力!”

    心念一动,精芒内敛,各种景象恢复正常。

    随着摄人心魄的精芒收敛,影魅狼觉得自己又行了。

    刚才自己那一瞬间的害怕令它更加愤懑,它为自己那一刻的错觉感到羞愧。

    堂堂圣魂村小树林的扛把子,竟然会畏惧一个人类幼崽?!

    “吼!”

    嘶吼一声,它再次朝着眼前的小娃娃扑过来,不过这一次,它跳跃的幅度并不大,借助树干发力,速度更迅猛,抓向时辰脖颈处的部位也从利齿换成了锋利的巨爪。

    呦吼,学聪明了嘛……动态视力发动,影魅狼的攻击在时辰眼中就好像是迟暮的老人。

    提前捕捉到了影魅狼的动作,时辰提前预判到了它将要攻击到的位置。

    转过身体,退后几步,在影魅狼即将扑向自己的前一刻,时辰挪到了它的身侧,双臂朝前突刺,双手握‘剑’,全力劈身上挑。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看似很复杂,实则只在瞬息之间。

    “刷!”

    一道破风声响起,随即是影魅狼的哀嚎声。

    它的整个身体都被拦腰截断了,现在还苟延残喘的活着也不过是它最后的倔强。

    “唉,不让你追,你偏追,gg了吧。”时辰补了一刀。

    影魅狼斜了他一眼,不甘的闭上了眼睛,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十万年魂兽之路就这么轻易的断送在一个小娃娃手中。

    随之升起的是一道浅白色的魂环……

    “我擦嘞,还是个十年魂兽啊,啧啧,真没看出来,”时辰耸了耸肩,安慰道:

    “放心,就算我觉醒了武魂,我也不会吸收你的,你太弱了,我看不上。”

    白色的魂环颤动了几下,立时消散。

    “十年魂环消失得这么快吗?”

    …………

    溪边。

    时辰脱了上衣,本就破旧的亚麻衣服上多几道锋利的抓痕,正式成为一件破烂。

    清澈的溪面,倒映着少年结实的肌肉,胸口处有些几道白痕,跟衣服的破损部位刚好吻合。

    在树林中窜了数日,男孩已有些灰头土脸,简略的清洗了一下身体。

    穿戴好衣服,魂力涌动,麻衣上的洞瞬间补好。

    “唉,”

    时辰叹了口气:“这么多天过去了,投影最好的还是小石子。”

    难道是武魂还没有觉醒的缘故,就跟唐三的玄天功迟迟无法突破第一重的桎梏是一个道理?

    这半个月,时辰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在锻炼体内的魂力回路,已经将同调强化能力锻炼到了运用随心,出自本能的地步;而且,每一次的修炼,有一小部分的能量还能反哺自身,无时无刻不在锤炼肉体。

    现在的时辰真的是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的那种身材。

    可以说,单比身体素质,时辰一点也不怵唐三,就是苦于没有战斗经验和战斗技法……

    战斗经验是靠战斗磨砺出来的,所以时辰选择了圣魂村外的树林,与各种算不上魂兽的野兽的战斗,锻炼神经,培养判断力、反应力;

    至于战斗技法,随缘吧……

    “这些天,对身体各方面的掌控能力大大提高。”

    “唯一的意外,就是惹上了那只影魅狼,难怪村民几乎从不深入这片树林。”

    用手舀了一捧水,淋在脸上:“不过,生死危机时刻,双臂那股暖流突然涌入双眼是什么原因,难道我每次到了生与死的临界点,就可以打通一部分的魂力回路?”

    体内有多了一条魂力回路,这就代表自己投影能力的上限再次提高了。

    “小三儿约我在小山包上战斗,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时辰双腿轻轻一蹬,整个人便灵巧的落到了相隔七八米远的溪对岸。

    随后如一阵风似的,跑向村外的小山包,带起一阵飞扬的尘土。

    “嗯,刚才好像有东西窜过去了?”杰克爷爷带着几个村民来到溪边,采集溪带,准备制作味精。

    其中一个背着竹篓的村民不确定地说:“好像是小辰吧。”

    “我老花眼,你也糊涂了,小辰还是个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种速度。”

    …………

    “什么,你跟那时小子约了打架?”

    唐昊坐在桌边喝着米粥,看着眼前刚回来的唐三,疑惑地问道:“是那时小子约你的?”

    自家儿子,自己清楚,不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

    况且小三儿的实力他也能猜到一些。

    唐三回答:“嗯,父亲,我跟辰哥约好了,今天要打一架,不过你放心,我下手知道轻重,尽量不会伤着辰哥的。”

    “什么时候约的架?”

    “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是那个时候……唐昊眯起了眼睛,心中想起了那天晚上察觉时辰的异常,本以为是错觉,现在看来不是。

    “父,父亲,您不同意吗?”

    唐三向来很尊重唐昊的决定,如果父亲不同意,他就只能对不起辰哥了。

    “没有,打架而已,想去你就去。”

    小孩子打一架而已,两个孩子关系不错,又都比较懂事,应该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唐昊点点头:“去吧,自己小心点。”

    “好的父亲,我走了。”唐三告别父亲,收拾了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瓶,向约定的地点出发。

    “要不……还是跟去看看。”

    唐三走后不久,唐昊产生了这个想法:“有我在,就算两个孩子打出真火,也不会出事儿。”

    言罢,唐昊悄无声息地跟在了唐三后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