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从斗罗开始的全职英灵 第十章 此身为剑所天成

时间:2022-05-17作者:Lancer君

    “我的武魂是英灵之座……”

    感受着停驻在脑海中的英灵之座,时辰不自主地喃喃着,语气中带着淡淡欣喜。

    话音刚落,下一刻。

    ‘英灵之座’所散发的金色光芒立刻黯淡下去。

    时辰:“???”

    什么情况……时辰有些焦急,不是因为英灵之座的异常,而是随着光芒的消逝,先前被隔绝在外的黑影再度躁动起来。

    …………

    武魂殿中。

    就在英灵之座涌入时辰眉心的一刹那,武魂觉醒的阵法光幕倏然收束。

    “素大师,辰哥武魂应该已经觉醒了吧,为什么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唐三注意到,此刻的时辰眉头紧皱,就连稚嫩的小脸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好像正在经历什么痛苦的事情,担忧的问向一旁的素云涛。

    “等,等他自己醒来。”

    素云涛斩钉截铁地说道。既然唐三都注意到了,他肯定也注意到了,武魂觉醒之后仍闭目不醒,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见。

    但武魂觉醒是自己的事情,他只是起到辅助和引导的作用。

    素云涛深知,此刻他所能做的,就是安静的守在一旁,默默等待,同时,保驾护航,避免时辰受到外界的打扰。

    …………

    隔绝的光罩愈发稀薄,黑影变得躁动不安。

    黑影脚下重新漫延出入潮水黑泥,侵蚀着本就摇摇欲坠的光幕。

    时辰的处境已是岌岌可危。

    就在这时,脑中响起了一个熟悉沉稳的声音!

    “想要获得英灵座的认可,汝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承受住的侵蚀。”

    “汝跟吾一样,不是战斗的材料,只是个创造者。”

    “所以,别去想其他事,汝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将这一件事发挥到极致吧。”

    “想象出最强的自我,对汝而言,要战斗的对象只有汝己身,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是红a的声音!

    随即,光罩完全破碎。

    失去了英灵座的压制,无数的黑红‘布条’飞舞,仿佛章鱼的触手般灵活,径直向时辰席卷而来。

    时辰下意识的躲避,却还是被一道如剑一般锋利的‘布条’刺穿了左臂。

    “呃……”

    真是的,红a那家伙,话也不说的明白一点……时辰捂住左臂,那种逐渐被腐蚀的痛感再一次袭遍全身。

    “想象出最强的自我么,剑鞘暂时投影不出来,炽天覆七重圆环还投影不出来么,拼了!”

    眼看着无数的触手铺天盖地如巨网般刺来,黏稠的诅咒黑泥如海啸拍岸般袭来。

    时辰踏出一步,扬起右臂,左臂辅之,体内魂力疯狂涌动,蓝色的光芒大盛,高声吟唱:

    “身为剑所天成!”

    “血若钢铁,心似琉璃!”

    “纵横无数战场而不败!”

    “然虽未尝败绩,却亦未曾胜利!”

    “斯人常孑然一身,铸剑于剑丘之上!”

    “因而,此生无须任何意义!”

    “此身,定为无限之剑所成!”

    伴随着七道吟唱落下,每一句吟唱,时辰的身前都会多出一层内嵌紫色花瓣的圆环屏障。

    “rho aias!”

    最终,特洛伊战争中被使用的英雄埃阿斯之盾:七片花瓣,七层屏障的被投影显形。

    若是真正的红a在此吟唱,怕是能直接打开,但时辰体内的魂力还是远远不够。

    随着“炽天覆七重圆环”的出现,成功阻断了黑影的攻势。

    无数翻飞的触手,无尽的黑泥,都被第一时间抵御在第一重圆环外。

    “啊!”

    当触手和黑泥撞击在第一重圆环的那一刹那,时辰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要被震碎了似的。

    顶住,顶住,我是剑骨头,我是剑骨头……

    时辰在心中安慰自己,同时一身魂力不要钱似的注入右臂,以维持圆环的显形存在。

    但,人力有穷时。

    “咔!”

    在‘恶’的猛烈攻势下,第一重圆环上出现了一丝裂痕,随即蔓延至整个圆盾上。

    “砰!”

    第一重圆环破碎,时辰吐出了一口鲜血……

    紧接着,第二重圆环破碎,右臂的皮肤崩裂……

    ……

    不多时,时辰的身前只剩下了一道圆盾,且已有了些龟裂。

    时辰浑身已是鲜血淋漓,像是个被鲜血浇灌的血人。

    双腿不住发颤,右臂已是有些弯曲变形,头低垂着,鲜血顺着脸颊流淌,眼睛已是有些睁不开了,但时辰仍勉强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在竭力抵抗着。

    “我这个系统怕是史上最坑宿主的那个吧,每个奖励领的,都好像是在坟头蹦迪……”

    时辰半开玩笑似的想着,凝神感知,脑海中的那尊英灵之座仍然黯淡无光,没有丝毫想要帮忙的意思。

    我的武魂是尊大爷吧……时辰勉强扯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

    “我这该死的非酋体质,什么时候才能转转运啊……啊!”

    最后的这一声“啊”,时辰是怒吼出来的,吼得歇斯底里!

    如果将他右臂的魂力回路比作高压电缆,那么最后那一刻从中通过的电流,电压绝对达到了十万伏特。

    那一瞬间。

    最后一层圆环上的裂缝被补齐,就连势不可挡的黑泥和触手都被震退了数米。

    右臂的湛蓝光芒前所未有的明亮。

    然而,下一刻。

    时辰力竭倒地,刚才那一刹那的爆发好似昙花一现。

    圆环崩碎,黑泥在破障后的反扑更加猛烈,就像是暴风雨中的海啸打翻一叶扁舟似的盖向时辰。

    那尊石座仍未有反应,似乎时辰生命的凋亡对它来说不值一提。

    可就在象征世间一切罪恶的‘诅咒’黑泥即将触碰到时辰的前一秒,其中三尊半身雕像却再一次光芒大绽,暂时隔绝了这所谓的诅咒之泥。

    分别是握剑的、挽弓的、持枪的。

    石座微微颤动,似乎是不满那三尊雕像的擅自行动,最终还是妥协了,以金色的光幕裹挟着时辰,将他带离了这片无尽的灾厄诅咒之源……

    …………

    许久,许久。

    耳边传来两道平静的声音,但时辰从中听得出焦急和担心。

    “辰哥(小鬼),没事儿吧?”

    缓缓睁开眼睛,时辰看向面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分别的素云涛和唐三。

    “放心,我没事儿,哎,其他人呢?”

    整个武魂殿就他们三人,时辰脱口而出问道,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极其微弱,且有些颤抖。

    显然,之前发生的一切令他心有余悸!

    “呵,还其他人呢,”

    素云涛双手抱胸,见到这小鬼没事儿,总算放下心来:“其他孩子早就走了。”

    “走了?”

    他们怎么能走呢,人都走了,那我装逼给谁看啊……

    “辰哥,他们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回去了。”唐三适时地补了一刀。

    一个小时,我在‘此世全部之恶’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想到这,时辰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忽的想到:哎,最后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武魂觉醒需要耗费一个多小时,小鬼,这在大陆的历史上,你是头一个啊。”

    素云涛打趣道:“摊开手心,让我们看看,一个小时才憋出来的武魂是个什么东西?”

    哼哼,涛哥,准备惊掉下巴吧……时辰摊开右手,看着手中的武魂,愣住了。

    掌心处,悬浮着的,是一尊手办大小的半身雕像,雕像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杆平平无奇的长枪……

    怎么回事,说好的英灵之座呢,怎么变成了它身边的枪阶雕像了?!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个枪阶雕像怎么变色儿了,本来是黄金铸就的,怎么变成银质的了?

    咋地,掉色儿了?

    “这是个什么武魂?”

    素云涛看着这枚银质的枪兵雕像,目露疑惑:“看着倒是挺养眼的,不过这到底算器武魂、兽武魂呢?”

    随即,他打开随身携带的包裹,从中取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开始快速翻阅。

    时辰注意到书皮上的四个大字:《武魂图鉴》。

    现场查阅可还行……时辰心道:这本就不属于斗罗大陆,你能查到才有鬼了。

    唐三看着枪兵雕像,目光则是被骑士手中的枪所吸引。

    他眼力极佳,这杆枪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他前世打造过唐门佛怒唐莲这种工序最为复杂繁琐的终极暗器,自然识得这柄枪的铸造工艺极为不凡。

    素云涛大师可没有这种眼力,也难怪他不识得这柄枪。

    这柄枪应该就是辰哥的武魂吧……唐三暗自猜测。

    “小鬼,你这个武魂很是稀奇,可能在大陆上都是独一份儿啊。”

    素云涛合上手中书卷,摇头说出一句经典名言:“可惜,它是个废武魂。”

    涛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时辰不由笑了:“素大师,你的依据是什么?”

    “很简单。”

    素云涛解释道:“但凡武魂品质高,我们就能从武魂上感到武魂的一些特殊属性,比如闻名大陆的天下第一器武魂昊天锤,就算不靠近,我们都能从上面感受到霸道厚重的气息。”

    “哪怕是最普通的镰刀武魂,我们也知道,它很锋利,也就知道它未来的修炼方向。”

    “可你的武魂跟你旁边这孩子的蓝银草一样,毫无特殊,我甚至想不到丝毫它未来该如何修炼。”

    我去,涛哥你慎言啊,昊天斗罗可就在这个村子里……时辰盯着手中的枪兵雕像,若有所思。

    突然,枪兵雕像在手中转动一圈,紧接着,一股信息传入时辰的脑海。

    了解完其中的奥妙,时辰激动的脸色涨红。

    素云涛看着眼前激动无比的时辰,也不由摇了摇头。

    唉,经受了一个多小时的煎熬才觉醒的武魂,竟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任谁都会难以接受的吧。

    “咳咳,小鬼,”他提议道:“你还要测试魂力么,要不算了?”

    看着时辰泛白的嘴唇,他都有点不忍心打击他了。

    “算了,那怎么能行。”

    时辰一边确认着脑中的信息,一边随意地将手搭在了蓝色水晶球上……

    “刷!”

    霎时间,蓝光大盛,充斥整个房间内。

    相比于唐三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也是先天满魂力!”

    素云涛立时僵在原地,同时,震惊、不解、惋惜、难以置信几种复杂的情绪在他的脸上交错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