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从斗罗开始的全职英灵 第五十一章 妄想心音

时间:2022-07-02作者:Lancer君

    “怪不得,怪不得!”

    格大叔指着面部表情失去管理的克诺尔,咬牙切齿,似是明悟道:“原来你是为了猎杀那只魔风豹,才催促我们去引诱那只疾风双头魔狼的。”

    “桀桀,不错,还能回想过来。”

    克诺尔索性言明:“也罢,就让你们死个明白,十几年来,我们已经用药物控制了那只魔风豹,用来威胁金翅雷鹰为我所用,来捕杀其他我们家族子弟所需要的的魂兽。

    “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四个月前,那只魔风豹就跟发了癔症似的,咬伤了大半我派去看守它的人。”

    “不得已之下,我就召集了你们几个散修魂师,来降服那只魔风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半途中,那只疾风魔狼却突然出现,所以我便让你们驱狼吞豹。”

    他将黑色弯刀扛在肩头,表情得意:

    “谁知道,你运气竟然这么好,还能侥幸逃得一条贱命……桀桀,放心,等我宰了这个小子,就送你下去。”

    “你特么……哎呦,疼死老子了。”

    格大叔闻言,气上心头,想重新站起来跟克诺尔拼命,结果刚刚抬脚,就牵动了伤口,一个趔趄跌倒。

    “咚!”

    溅起了一片泥浆。

    “呵……呸!

    你自己什么能耐心里没数吗……格兰特嘴角抽搐了一下,拭去脸上重新沾满的泥渍:

    “老爹,你就别逞能了,交给前辈吧。”

    虽然时辰表面上看上去是个少年,但他可是拥有千年魂环的。

    在格兰特的认知里,拥有千年魂环的魂师,最起码是第三魂环,那么这位前辈极有可能远不止表面上看上去这么年轻,或许人家其中一个魂技有驻颜有术的效果呢?

    “可以控制魂兽的药物,怎么来的?魔风豹为何突然失去理智?途中疾风双头魔狼不合时宜的出现?”

    这三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时辰在心中没来由的用发散性思维猜测着:

    “你是用什么药物控制魔风豹的?”

    时辰可以发誓,这句话绝不是他想说出来的,是这具身体的本能超越了大脑。

    “想知道?”

    克诺尔又“桀桀桀”的笑了几声,脸上的五官极度扭曲,像是爬上了一丝黑气:

    “等我在你脑袋上砍上一刀,我就告诉你。”

    “你就这么有把握,是谁给你的自信?”

    时辰很是疑惑,按理说,六千年的魂兽可是相当于魂师中比较强的四环魂宗。

    虽说对付金翅雷鹰,是自己的宝具占了优势,但克诺尔却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凭借是什么?

    他的第四魂技吗?

    “我说了。”

    克诺尔狞笑道:“等你的脑袋,被我的暗影弯刀砍上这么一下,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

    可以避开金翅雷鹰的攻击和我的伪螺旋剑,难道他的第四魂技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免疫物理攻击……

    时辰的大脑飞速运转,棕红色的眼眸紧盯着克诺尔手中的弯刀。

    “我就不给你留说遗言的机会了!”

    见状,克诺尔也不再言语,直接升起第四道魂环,深紫色的光芒骤然大盛。

    独属于四环魂宗的强大气息,朝着时辰一方如夏日夜间的热浪般席卷而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有那么一瞬间,时辰觉得‘鹰之眼’在克诺尔那道深紫色的光芒捕捉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黑雾。

    那不是魂环本身的颜色!

    宛如一条漆黑的毒蛇,钻入了魂环中。

    那是什么……时辰心中一凛,他对那个黑雾产生了本能的厌恶,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心头。

    “嗖!”

    视线中,那柄黑色的暗影弯刀重新涌出来点点黑雾,化为一层薄薄的黑膜,包裹住古朴的刀脊和刀锋。

    “呼!”

    克诺尔摆开架势,双脚在原地猛地一蹬,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他的整个身体,赫然消失不见!

    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卧槽……人呢?”

    格大叔观察着战局,但他的眼球可捕捉不到告诉移动的克诺尔。

    奈何老子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时辰微微眯起眼睛,瞳孔骤然一缩,‘鹰之眼’发动:

    只见,在第四魂技的催动下,克诺尔的身体跃在半空中,速度极快,右臂往后高高举起,显然是在蓄力。

    在月光的反射下,携带着黑雾的暗影弯刀,泛起了锋芒毕露的森然寒芒,刀身上的古朴花纹泛着异样的光亮。

    当这一抹光亮闪起的下一瞬!

    时辰却突然感受不到暗影弯刀的气息和存在了,明明它还被克诺尔紧紧握在手掌中。

    仿佛隐藏在黑暗中,有好似处于另一片独立的空间中。

    就连克诺尔本身好像也被那股淡淡的黑雾包裹住,携带着进入那片空间中。

    让克诺尔有种“身在此境,有独立于这片空间之外”的感觉。

    那路或多……时辰单手紧紧攥住备中青江深紫色的刀柄,眼神似是不屑,似是漫不经心。

    到最后,甚至将双眼闭合上了。

    这是时辰故意营造出的一种“大意轻敌”的假象。

    “唰!”

    果然,克诺尔见此,表情扭曲,眼神中流露出了一抹快意,全身魂力一阵鼓荡,涌入刀锋,黑色的寒芒一闪而逝,径直劈向时辰的胸口。

    “果然是个狂妄自大,没有对敌经验的小子,你以为我说砍你脑袋,就真的只是砍你脑袋吗?”

    此刻,克诺尔的脸上扯出了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仿佛时辰已经是他的刀下亡魂了。

    见时辰挥刀抵挡,他的心中的快意更是达到了顶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