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从斗罗开始的全职英灵 第六十一章 卫宫士郎,你的选择

时间:2022-07-02作者:Lancer君

    “百貌即为百人的精神,master,不必担心,一切交给我便好。”

    百貌哈桑的话语轻轻回荡在耳畔,宛如枕边的温香软语,使得时辰紧绷的神弦逐渐放松下来。

    霎时间!

    怎么回事……梦神机灌输进我体内的精神力好像消失了……是被百貌哈桑吸收了,还是被强行抹去了……时辰心中疑窦顿生,但表面上,依旧流露出一副浑浑噩噩的神态。

    “降魔冕下,请您做好准备,不要抵抗,我们之间的精神力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共通了。”

    梦神机的声音骤然响起。

    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因为说这话的时候,时辰察觉到,梦神机提前深呼吸了一口气。

    没办法,做戏做全套,总不能让面前两个人察觉到什么端倪……时辰故意装作目光呆滞的模样,宛如一个提线木偶。

    空洞无神的眼眸实则悄悄打量面前的两人。

    哎幼呵,你们的状态怎么比我更像被搜了魂似的……时辰愕然望着眼前手拉着手的降魔斗罗和梦神机。

    心中响起一句前世的儿歌:

    “手拉手,我们还是好朋友。”

    而另一边,‘诡梦魅镜’的作用开始产生效果,

    梦神机与降魔斗罗只觉得少年的头顶上方,好像凭空泛起了犹如波涛般的黑色涟漪,彷佛一个巨大的旋涡般的明镜,将他们的意识吸纳了进去。

    很快,周遭的景象全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光景。

    清晨幽静的猎魂森林中,薄雾未散。

    林间的中央有着一个木盆,一个面色红润的婴儿躺在其中,正哇哇大哭,而他的身边,候立着一只金翅雷鹰,和一只尚在幼年时期的骨翼云风豹。

    小豹子步履蹒跚的,勉强支起身体,小爪子扒拉在木盆边,明亮的眸子泛着好奇的光芒。

    漂亮的小尾巴一荡一荡的。

    盆中的男孩看着小豹子那粉色的小肉掌,也不哭也不闹了,反而眯起小眼睛笑了起来……

    “看来这小子说的是实话。”

    同享记忆下,降魔斗罗接收了这些画面,但他又产生了新的疑问:

    年幼的卫宫士郎瞧着没病没灾的,是一挺健康的孩子,他的父母为什么要遗弃他呢?

    “怎么是这个视角?”

    梦神机心中则对他的‘诡梦魅镜’产生了怀疑:

    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是站在这个少年的视角来回顾他的记忆的,现在怎么好像成了第三者,彷佛将要见证这个孩子为数并不漫长的一生呢?

    渐渐的,

    宛如浮光掠影般,小孩子在他们眼中飞速长大,成为如今的少年模样。

    六年的人生中,他与小豹子成了非常要好的伙伴,直到某一日,少年误食了金翅雷鹰带回来的一株果实。

    一株颜色异常鲜艳的红色果实!

    “这颗果实长得如此奇怪,跟那菊花关的奇茸通天菊差不多,你竟然看都不看就给吞了?!”

    降魔斗罗咂舌道。

    “天材地宝,天材地宝啊……”

    梦神机则是不住喃喃着。

    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少年通红的脸颊,额头突起的青筋,以及浸满汗水的肌肤……

    紧接着,少年昏了过去。

    等在醒来时,左手掌心中已经可以随心召唤出一张黑色弓弩。

    “那颗果实果然蕴含着奇特的能量,竟然能直接刺激得潜藏在卫宫士郎体内的武魂提前觉醒。”

    降魔斗罗和梦神机不由得相视一眼,皆没有出声,但都在心中默契的想到。

    …………

    识海中,

    英灵之座响起了百貌哈桑的声音。

    “还好时间赶得上,按照master编造的说法,我对百人中的其中一个人格做了心理暗示,让这位梦神机读取了‘他’所臆想的、并不存在的记忆……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原来是这样,”

    望着百貌哈桑的身体虚影,时辰点点头,温声说着:“谢谢你,百貌。”

    “……不必言谢。”

    百貌哈桑目光微垂:

    “我身体中的大多数灵魂都赞同master您,也就是说,您已经得到了我这个从者的忠诚……”

    “哦吼吼,大姐,你怎么醒的这么快。”旋转突进的蓝色枪兵咋咋呼呼的说道。

    “这种方法确实不错。”

    卫宫切嗣表达了自己赞同。

    “对了,我知道少了什么了。”

    “我想到了。”

    话音刚落,另外两道声音便异口同声的响起,时辰与百貌哈桑相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

    百貌哈桑的脑中宛如灵光乍现,那酷酷的御姐音显得有些兴奋。

    …………

    “降魔冕下,看到这么多,我想这些,已经足够证明这孩子方才所说之言句句属实。”

    梦神机建议道:“可以停下了。”

    “等一下,”

    降魔斗罗眼眸中的疑虑已经全部打消,但他似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朝着梦神机传音道:

    “既然可以回顾他的一生,那么可不可以将时间往前调调,我想知道卫宫士郎的父母是谁。”

    “恐怕不行,冕下,晚辈的‘诡梦魅镜’只能勾起所施之人能够想起的记忆。”

    梦神机斟酌着说道:“这少年记忆的.as.,就是我们最开始见到的画面。”

    确切的说,只能勾起一些零散的吉光片羽,像今天能够这种回顾一生的情况,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话梦神机没有说出口。

    他担心这样说明异常,眼前这位封号斗罗更加不会放过这个少年。

    “唉,”

    降魔斗罗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

    话音未落,

    两人面前的光景再变,眼中逐渐浮现出一张中年男子的脸。

    脸与脸的距离贴得很近,

    少年彷佛是被男人抱在怀里似的。

    男人的脸是消瘦且坚毅的,眉宇间与眼前的少年有些相像,眼神空洞但并不无神,像是将所有情绪收敛起来,给人一种异常冰冷澹漠的疏离之感。

    “这个男人极度危险,比我更加无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