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四章 祖孙对话

时间:2020-05-25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宽儿,到祖父身边来!”李宽顺从的坐在李渊身边,爷孙俩就像寻常百姓家一样的祖孙两人,其乐融融的温情场景是李渊眼下迫切期待的,面带笑容的看着李宽,“有什么想吃的就自己去夹,不用有什么顾忌。”

    李宽欣然答允,果然不负所托,真的没有丝毫拘束,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吃得狼吞虎咽,满嘴都是油渍,李渊没有治他无礼之罪,反倒是在李宽的带动下也动起筷子吃了起来。

    “皇祖父,这个比较好吃!”李宽吃着碗里的彩色丸子,不仅有肉味,还有鹅黄的味道,高汤也是用上等的骨头熬制而成,李宽的身体瘦弱,这种高汤与食物对他十分有用。

    李渊身为大唐君主,这些吃食早已见怪不怪了,看着李宽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而且李宽又将另外一碗递给自己,李渊禁不住李宽的期待眼神,只得吃了起来,发现味道比之前吃起来的确是好了许多。

    初唐时期,大唐刚刚建立帝国不久,国库尚且不富裕,这些吃食已经是最好的。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李渊也不会吩咐尚食局去做这奢侈食物,眼下看见李宽吃得很开心,心情大好之下,直接喝了几口刚刚温好的酒。

    “怎么,你想喝两口?”李渊放下酒盏瞥见跃跃欲试的李宽时,有些好笑的说道:“你现在还小,这酒的力道很大,不适宜你目前的身体情况。”

    “皇祖父,您一人喝多没意思,孙儿陪您小酌两杯没什么问题的!”李宽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保证,俨然一副势要喝到那酒方才罢休似的。

    李渊考虑着李宽的身体情况,又禁不住李宽的撒娇,不得不答应了让他喝两口。没想到李宽端起酒盏,闻了闻杯中的酒香,心想:“这酒居然是米酒!”又看了看米酒的颜色有些泛黄,心知这后劲绝对不小。

    如果是纯粹的米酒,易入口,后劲大,他自然不敢端起酒盏就一饮而尽,那样做的后果绝对是醉得不省人事,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李宽心知肚明,所以他很听话的喝了几口。

    李渊面带笑容的看着李宽喝了几口居然面不改色,大喜道:“果然是李家子孙,这气魄有我当年几分模样。”

    “待孙儿身体好转,再与皇祖父对饮!”李宽酒壮人胆,说话自然底气十足,那认真的模样惹得李渊哈哈大笑,身旁的公公也是捂嘴偷笑,不过看到李渊脸上的笑容不断,他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暗赞:“这楚王真的与众不同!”

    “宽儿,你可知从朕登基为帝后,再无人敢在我面前如此大胆!”李宽没有接话,笑眯眯的等着李渊继续,“这种感觉真的让我很怀念,以后你就留在朕的身边陪我说说吧!”

    “皇祖父有旨,孙儿自当听话照做!”

    李宽诚挚的眼神让李渊老怀安慰,这段时间忙于平衡长子、次子的关系,整日都是忧心忡忡的,没想到今天去花园走走居然发现这个孙子着实有些与众不同,而且李渊看得出来李宽对自己的尊敬绝对是发自肺腑,不仅仅因为自己是皇上,而是把自己当成寻常的祖父,这样的亲情是李渊最想得到的。

    “宽儿,朕问你,江山与家人让你选择,你的选择是什么?”李渊突兀的话倒是让李宽有些疑惑不解,不过他沉思片刻就明白此话的意思,想必是因为李建成、李世民两人明争暗斗而引起的感叹。

    “家人!”李宽犹豫片刻,认真地说道:“江山社稷只是身外物,家人始终是家人,血浓于水才是一家人。若家人因身外物而斗争,那就背离初衷,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替代家人。”

    李渊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看向李宽的眼神有些复杂,他是在夺得江山以后,面对两个儿子明争暗斗才深知家人的重要性,又想起李宽的身世来,他才恍然大悟:“或许这是他真实想法!”

    李宽最渴望的便是父母对他的关爱,李渊也是希望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如今这对爷孙两人的想法一致,李渊对李宽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改变,他打从心底喜欢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孙子。

    “如果大唐遭遇外敌,又该如何?”李渊忍不住再次问了一件大事,他只觉告诉自己眼前的李宽绝对不一般,虽然这事不过是随口一问,也没想到李宽能回答出来自己想要的答案,不过他还是有些期待。

    李宽心想肯定是提及到突厥来犯中原的事情,初唐时期突厥的力量比之大唐要强上许多,而且全国政局稍微稳定下来,此时要是突厥来犯势必会激起百姓恐慌,而且大唐也没有足够的力量与之抗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梳理一遍,铿锵有力地回道:“敌众我寡,以忍为先;敌少我多,以战为先。”

    李渊大惊,他不曾想李宽居然真的回答自己的问题,虽然只有两句话,不过也从中知晓李宽对此事的看法。即便话中有些漏洞,李渊颇为意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宽许久,心里更加的震惊,忍不住问道:“宽儿,这些是谁教你的?”

    “自己悟出来的!”李宽这话说的自己都心虚,他总不能说自己来自未来,知道李建成、李世民争夺储君之位,以及突厥来犯的事情,就算说了也不见得有人相信,倒不如如此解释更好,“因为孙儿没什么人陪着玩耍,只得将大部分精力与时间放在书中,有些字不认识,道理也不是很懂,都是孙儿自己摸索着总结出来的。”

    “你自己读书总结出来的?”

    李渊更是惊讶不已,他发现李宽带给他的意外之喜越来越多,总觉得这个孙子身上隐藏着许多秘密,年仅六岁的少年就算识得字也不是很多,尤其是书中晦涩难懂的意思没有大学问之人解释更加难懂,而他居然仅凭自己的力量去总结出来的,这让李渊对李宽更加刮目相看,认为他天资聪慧,必须重点培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