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十三章 因材施教

时间:2020-05-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楚王,您又错了!下一句乃是‘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赵公公不假思索的接过下一句,又继续说道:“这两句正好接上一句‘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李宽木讷的点点头,这些古言诗词烦不胜烦,第一天背诵的便是《诗经》中的国风周南篇,而赵公公信口便说的正是此篇中的《汉广》,背诵书本就不是他最擅长的事情,偏偏祖父李渊有手谕,李宽不得不遵从。

    全本《诗经》都是楷书所写自然可以做到朗朗上口的读出来,有些字不认识赵公公也会及时指点,读出来没问题,让他背诵就问题大大的,想起上句想不起下句,想起中间又想不起最后,总之每一篇章背诵的时间都得耗费一天才能完全熟记于心。

    《诗经》仅仅是十三经其中之一,想到后面还有十二个同样的难关等着自己,李宽都想直接放弃不背诵了。赵公公对任何人都十分谦逊有礼,对任何事也毫不在意,唯独读书上面十分严格,只要李宽错了就会让他反复大声诵读百遍。

    如果是采取打板子的方式,李宽皮糙肉厚早已习惯,赵公公却不喜欢这套管教方式,采用文雅手段让李宽学习,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乖乖的听话照做,也拗不过固执的赵公公。

    如今读书过了半个月,仅仅是《诗经·国风·周南》篇还没背完,这样的速度李宽自己都不好意思,赵公公确实是一位好老师,不仅没有打骂,反倒是不停地鼓励,跟随着李宽节奏去教。

    赵公公以自己独有的见解方式解释每篇内容,李宽听得津津有味,见解倒是一字不差的全部记住了,该篇文章却是记得乱七八糟,每次都得赵公公提醒才能流畅的背诵下来。

    半个月来,李渊从未踏足仁政殿半步,李宽日常作息全都在此殿,就连玩耍的时间也全都剥夺,几乎每天都与书打交道。李渊如此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希望李宽将来能成为有用之才,要是不读书日后如何参与国家大事。

    赵公公对于书的喜爱已到痴迷状态,终日手不释卷,反倒是李宽望着堆积如山的书一阵头皮发麻,不知不觉都觉得有些倦意。每次都得学习至深夜,有时候累着了直接趴在书案上睡着了,赵公公每次都会小心翼翼的为他盖上薄薄的蚕丝被。

    “老赵,太上皇让你过去一趟!”王公公深夜前来看见李宽已经入睡,不好大声说话只得把声音压低,又见赵公公没什么反应,手里还捧着书看得入迷,不得不轻轻地拍了一下才让赵公公回神,只得重复再说一遍之前的话。

    赵公公见太上皇李渊召见自己,就连书都忘了放下,急匆匆的跟随王公公一同出去,又看了一眼熟睡的李宽,轻轻地将门关上。两人穿过东门,朝着李渊居住的大安殿快步走去。

    王公公依照宫中规矩,先行一步进入大安殿中,禀报道:“太上皇,老赵来了就在殿外候着!”

    “现在这里只有咱们几人,又没有什么外人,用不着这么拘束,以后这些礼数都免了吧!”

    李渊见王公公还是按照宫中那一套规矩做事,脸上有些不悦之色,直接决定以后不必拘礼,犹如寻常百姓一样,王公公点头称是便让赵公公进殿,李渊见他匆匆而来手中的书都没来得及放下,哑然失笑:“老赵还是跟以前一样,丝毫未变啊!”

    赵公公尴尬的将手中的书藏在怀里,王公公也笑着附和一声:“这样的老赵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样。”

    “太上皇召见老奴是不是想问楚王的情况?”赵公公朝着落井下石的王公公瞪了一眼,看见李渊点头,接着说道:“楚王天资聪明,只不过老奴以为让他背书着实有些为难!”

    “此话如何说?”李渊好奇的追问道。

    “这段时间一直学习《诗经》,只有个别字楚王不认识外,其它的都识得。”

    后面的话没说,李渊也自然明白赵公公的意思,读书识字本就是正常情况,不过算算年纪李宽也才八岁,通读《诗经》不成问题这绝对是天分使然,要知道皇家子孙读书要比寻常百姓早一两岁,四岁开始读书识字,而在六岁那年时李宽溺水落下病根后,李渊便特许其不去学堂学习,之后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从未有人教过他,唯一算得上也就是孙思邈传授一些药理知识以及留给他医术、金针,再无其他人教。

    即便是太子李承乾、汉王李恪都不曾做到,偏偏李宽就能做到,而且赵公公也提到其它书的字都认识,只要不是隶书、小篆之类的字体,这让李渊更加惊讶了,又想起昨日看到李宽书写的文章,那字根本就不识字,歪七扭八的不说,越看后面看得李渊越是怒火中烧。

    “人无完人嘛!”赵公公尴尬的笑了笑,他也知道李宽的字是真的不能看,要是说出去确实丢脸,奈何李宽一时间也没办法改正,赵公公只得循循渐进的教导,一点点的让其改正。

    李渊越想李宽写得那个字丑的不能再丑了,心里就莫名的来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又继续追问道:“老赵,你刚才说宽儿背书有些为难又作何解释?”

    赵公公硬着头皮如实回答,还举了几个例子,听得李渊是瞠目结舌,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孙子是这样的奇葩,见解都记得一清二楚,偏偏正文背得断断续续,这让他哭笑不得。

    “那你说该怎么办?”

    “以老奴的建议,还是不让楚王背书比较来得妥当!”赵公公沉思片刻,道:“楚王既然能理解其中意义,这比背书更重要,倒不如改变一下,让其将其中意思解释清楚,一来可以减少背书所浪费的时间,二来还能减轻楚王的压力。”

    李渊犹豫不决,他本意是让李宽多读书做个有用之才,诵读本就是背书,要是放弃就等于本末倒置,他实在不好下决定。这时,王公公出声道:“老奴刚刚前往仁政殿,看见楚王累得直接在书案上睡着了,看上去是真的累得不行,长此下去怕是楚王那身体吃不消!”

    “那就按照你说的办!”

    本来还在犹豫的李渊当即决定下来,王公公深知他的心思,这些日子不去看李宽也是知道他若看见了必定不忍心,所以王公公这才插嘴说上一句,也是为了让李渊安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