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十六章 要练武不怕苦

时间:2020-05-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笑什么笑给我闭嘴!”

    钱公公朝着偷笑的赵公公吼了一句,后者俨然当他是放屁,不予理会不说,还煽风点火的给予李宽支持,没想到钱公公二话没说拿出李渊写的手谕,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正声道:“此乃主子的命令,你敢违抗?”

    李宽瞬间怂了,不乐意的低下头!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钱公公得意的看向李宽,又看了一眼怒气冲冲的赵公公,直接说道:“从今天楚王的课程多了一项,除了吃饭休息的四个时辰外,余下的时辰咱们俩一人一半。”

    赵公公咬牙切齿的点点头,李渊曾经与他提及过,自然清楚李宽除了读书学习外还得学习武艺,也知道是钱公公教导,不过作为老朋友的两人,心知对方底细,他就是担心李宽有些吃不消。

    李宽在钱公公威逼之下不得不屈服,被迫无奈的跟着他离开仁政殿,整整一个月吃喝用度都在这里。出来以后,顿时感觉外面的空气很新鲜,萎靡不振一扫而空。

    “师傅,为什么来这?”

    李宽本以为就在大安宫内习武,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钱公公居然带着他来到一个月前莽撞上山险些被蛇咬死的山上,祖父李渊已经下令,习武之路无可避免,李宽很懂规矩,对钱公公的称呼也与其他人不同,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钱公公没有否认自己是李宽的师傅身份,有些欣慰的点点头,他知道李宽上道了,这样的人才配做自己徒弟。银色的月光撒在茂密的树林中,让绿色的植物更加秀美,从山脚下走入山中,只能看到从树叶夹缝中透射进来的月光,这与青天白日看得情景完全不同。

    “练习基本功!”

    李宽惊得合不拢嘴,基本功需要卯时上山,开什么玩笑,基本功不就是压腿、下腰等基础动作吗?就算李宽没有学过武功,也多少知道一些,这与他知道的大相径庭,完全不是一码事。

    “你在深宫中养尊处优,身体素质达不到要求,首先要增强你的身体素质,然后才进行下一步。”钱公公解释道,“习武最基本的要求便是身体素质要过关,否则难有建树。”

    李宽赞同的点点头,此话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与上山有什么直接关系吗?根本就没有关系,卯时也就是黎明的时辰,不过在长安黎明的时间会有偏差,就算是卯时到了依然还是黑漆漆一片。如果不是之前耽搁不少时间,兴许寅时三刻便上山了。

    “上下一个来回,不必抵达山顶,仅需抵达山腰便可以返回,限时一个时辰。”

    “现在?”

    “不是现在,我跟你说那么多干嘛!”

    李宽一阵头晕目眩,现在这个时间点去爬山,他是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尤其是这座山充满着未知危险,奈何钱公公强制要求他去做,只得硬着头皮,提心吊胆的上山。

    钱公公将李宽的提心吊胆都看在眼里,可他仍然强硬的让他上山,这也是为了锻炼他的勇气与胆量,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将此地的毒蛇驱逐出去,至少目前肯定是没有危险的。

    一个时辰后,李宽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钱公公面前,准时抵达山脚,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剧烈运动以后不宜坐着,李宽也管不了这些,他只想好好的喘口气。

    “勉勉强强通过!”

    钱公公十分勉强的表扬一句,心里很是高兴,李宽硬着头皮山上,不顾一切的向上爬着,比之前的速度要快许多,下山更是没有丝毫犹豫,顺着之前下山滑坡直接滑下来,节约不少时间,而这次他凭自己的力量安全抵达。

    李宽闻言看都没看他一样,仍然喘着粗气,清楚地感觉到心脏仍然继续剧烈跳动,他最怕的便是毒蛇,尤其是在这个时代被毒蛇咬伤几乎无解,简直就是挑战心理极限。

    钱公公也不管气喘吁吁的李宽,径直离开了,李宽想都没想立即跟了上去,到现在双腿依然无力,勉勉强强的跟上钱公公的步伐来到翠华殿。当他走近一看觉得自己肯定是走错了地方,翠华殿李宽曾来过,这与之前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地方。

    除了家具、盆栽、屏风外没有其它摆放物品,眼下曾经看到的物品全部没有,现在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几乎每一处都有一件兵器,各式各样的都有,还有练习基本功的设施,李宽欲哭无泪。

    “你还没到那个时候,这些还轮不到你用!”钱公公见李宽被眼前种类繁多的兵器震慑,还以为他是想学习兵器用法,可他哪里知道李宽所想与他的恰恰相反,“现在我来教你基本功!”

    李宽经过剧烈的运动后,身体全部舒展开来,钱公公首先让他先行压腿,进行腿功训练,就算李宽灵魂年纪过了三十,身体年龄也才八九岁,压腿又从未做过的动作,痛得龇牙咧嘴,冷汗直流。

    腿功是基本功之一,练习腿部的韧性、灵活性与力量,“力从地起,劲有心发”便是依靠腿部的力量,没有强劲的腿功,与人对敌又如何占得先机,击败对手。

    仅仅是正压腿就让李宽有些受不了,经过半个时辰的正压腿,然后又是半个时辰的侧压腿,接着又是搬腿,最后才是劈叉。那一瞬间,李宽感觉胯部像是什么撕裂似的,一股钻心的疼痛让他立即站起来。

    钱公公见状立即单手将他压了下来,使得李宽的劈叉比之前还要大,痛得失声大叫“哎哟哟”,钱公公不理会李宽的叫喊声,仍然保持劈叉不动半个时辰。

    四个时辰下来,李宽没办法站直身子走路,双腿颤颤巍巍的一步步的缓慢前行,每一步都让他全身就像是被电到似的,说不出的痛苦。四个时辰的习武结束,钱公公还没放行,赵公公就已经来到翠华殿接李宽离开。

    当他看见李宽连路都难以行走,于心不忍想去搀扶却被钱公公冷声阻止:“让他自己走,这点痛都承受不了,那后面的也就不必继续了。”

    赵公公不吃他那一套,仍然去扶李宽,却被后者倔强的拒绝。既然已经开始习武,哪怕不是自愿的,只要开始就绝不能半途而废,倔强的迈着沉重步伐朝着仁政殿走去,那份痛让他切身体会“要练武不怕苦”这句话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