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二十章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时间:2020-05-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师傅!师傅!师傅!”

    李宽连续喊了三遍钱公公都没回应,恰好此时赵公公推门而入才把钱公公惊醒,看向不请自来的赵公公,怒道:“现在时辰还没到,你来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这个学问大家该来之地!”

    “我想来就来,你还能拿我怎么着?”

    钱公公别看他文文弱弱,那份骨气却丝毫不遑多让,完全没把钱公公的话当回事,他去过仁政殿发现李宽不在便来翠华殿碰碰运气,在屋外透过窗户看见有烛火闪烁,还有一大一小的影子,又听到李宽与钱公公的对话,就站在门口停了许久,李宽的话不仅让钱公公陷入回忆,赵公公同样回忆往昔,要不是李宽的三省呼喊钱公公没回应,他也懒得进来。

    “是不是想起从前?”钱公公瞳孔一紧,之前的气汹汹气势陡然没了,苦笑的叹息一声,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以沉默回答,赵公公同样感叹一声:“时间过得真快啊,咱们俩认识也快三十年了。”

    李宽见两人平日里见面除了吵嘴就是闹脾气,仿佛谁都看不惯谁一样,今天才知道两人是真的老交情,要是后世的话来说,他们俩才是真正的好基友一辈子。

    “当年的你可是意气风发,那副舍我其谁的态度想想都让人恶心!”

    “你又好到哪去?每天只知道纸上谈兵,侃侃而谈说出来的都是头头是道,还曾放言天下没有人比你文采更好的,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副假正经的样子,要不是主子在我肯定打得你满地找牙。”

    钱公公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赵公公仅仅是说了两句,没想到他直接怼自己,怒道:“你除了动武还会什么?只有魁梧的身材,闷着头直冲,一点都不懂的运用头脑的假货,充其量也不过是莽夫罢了。”

    “我只会武功咋了?你可知道当年的我可是威震江湖,走到哪里谁敢不恭恭敬敬。”钱公公得意洋洋的瞥了一眼赵公公,不屑地说道:“哪像你手无缚鸡之力,除了会写写文章还能做什么?主子流落深山要不是有我这个莽夫在,要是靠你怕是主子得照顾你,而不是你来照顾主子。”

    “不懂武功咋了?”赵公公昂起头满脸通红的回道,“主子夺得天下后,我这个只会写写文章的可以为主子分忧,而你这个莽夫在国家大事上一屁不通,除了想到用武力解决还能有其它方法吗?不好意思,你不是想不到,而是没那个脑子,满脑子都是武力岂会想到这些!”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赵公公不甘示弱的予以反击,俗语说:“打人不打脸!”偏偏他就打钱公公的脸,明知道他对国家大事一窍不通,就是在他伤口上撒盐,这让钱公公恼羞成怒,气得直接站起来。

    “怎么?你还想动手?”赵公公怡然不惧,坦然自若的说道:“别忘了江湖规矩,你自己说的话可不能言而无信。若楚王眼见你这个师傅公然坏了规矩,那以后怎么办?”

    钱公公气呼呼的喘着粗气,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打不得又骂不过,这让他很是愤怒。毕竟两人一文一武,各有所长,论起道理必定是赵公公技高一筹,冷嘲热讽之句层出不穷,钱公公如何能招架得住。

    李宽左右为难,尴尬的说道:“您们可否暂停一下!”

    钱公公气急之下也懒得跟他废话:“有屁快放!”

    “粗鄙之人必有粗鄙之语!”赵公公不忘再讽刺一句,钱公公冷着脸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双拳拽的死死地,就是不敢动手教训赵公公,他真的后悔干嘛教李宽‘江湖规矩’。

    “赵老,您与师傅两人认识多年,难道从一开始您们便是相爱相杀?”李宽对此很是好奇,就算是学识渊博的赵公公也被‘相爱相杀’搞糊涂了,钱公公更是听不懂,赵公公与李宽探讨书中知识与见解时,总之听到他说一些让人不曾理解的词语,却总能一语概括其中意思,让他不得不佩服。

    李宽看见两人不理解的神色,只得解释一遍,听完以后不等赵公公说话,就见钱公公气恼道:“谁与他相爱相杀!”

    赵公公也是满脸的嫌弃,他怎么可能会与钱公公这个只懂得以暴力解决问题的人相爱相杀,完全是看对方都不顺眼。李宽将两人脸上的嫌弃与厌恶看在眼里,他倒是有不同的看法,一文一武相得益彰,彼此争锋相对却又惺惺相惜,倒是一段佳话。

    “您二位的本名是什么?”李宽生怕激怒两人,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

    此话一出,赵公公、钱公公两人目光一缩,脸上的其它情绪陡然消失仅留下淡淡的忧伤,两人都没有看向李宽,那意思就是不想告诉他自己的本名,说出口意味着曾经的过往将会涌上心头。

    纵然是过了几十年,那段曾经的经历对他们而言依旧是难以磨灭的创伤,还有深深的无奈之情。

    既然话已经说出口,李宽自然没打算半途而废,追根究底的追问二人,终于从他们得知两人的本名,赵公公本名赵谦,钱公公本名钱武,两人终于松了口,李宽也知道了王公公本名是王槐。

    “师傅,赵老,您们要是不介意的话能否与我说说往事?”

    李宽刨根问底,不达目的不罢休,直接当着两人的面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让赵公公很是不忍心,钱公公倒是嘴角都有些抽搐了,看着眼前的李宽哪有半点楚王气质,就连习武之人的尊严都抛诸脑后,看向钱公公的眼神仿佛再说:“这肯定是你教出来的,跟你如出一辙。”

    赵公公直接无视钱公公,目光看向李宽,叹息一声:“楚王,您真的想知道我们的过往?”

    李宽迅速的点点头,他的确很想知道两人的过来。虽说有些八卦或是打探他人隐私,不过对于这两人的来历李宽十分好奇,一个学究天人,满腹经纶的治国之才,另一个武艺高强,神秘的江湖中人,他们俩都心甘情愿的留在祖父李渊身边伺候左右,必有缘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