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二十二章 葡萄美酒

时间:2020-05-30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师傅,您想他吗?”

    钱武闻言身体一颤,说不想念那是假的,刹那间每次回去时儿子看着自己的眼神想要亲近却又不敢,知道自己是他父亲也从未喊过一声,那种锥心的痛楚让他每每想起都心痛如麻。

    “皇祖父没让师傅回去与家人共聚天伦吗?”

    钱武没回答,赵谦倒是笑道:“主子不止一次让其回去与家人共聚,也曾问过我们几人想离家随时可以离开,不过我们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回去了倒是浑身不自在。”

    李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明白常年生活在宫中的他们,要是回到家乡生活真的不见得能适应,钱武因背负的仇太多,可以说是报恩,也可以说是避仇才隐匿于宫中担任殿中省少监之职。

    钱武是有家不能回,赵谦恰恰相反,他是无家可归,两人的经历让人心生无奈。突然间三人都变得沉默了,翠华殿的气氛也让人感觉有种淡淡的忧愁在空气中飘荡。

    “老钱,你们若想回去就回去待一段时间!”就在此时,李渊推门而入,望着钱武、赵谦两人诚挚的说道,“我已经不是皇上,不必出现在群臣面前,当年的恩情你早已还清了,可以说是我欠你人情,若非你三番五次相救于我,我也活不到现在。”

    钱武、赵谦心里一惊,连忙站起身子,异口同声的说道:“主子!”

    “皇祖父!”李宽也是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心想:“爷爷什么时候来的?”

    “都坐吧!”

    李渊已经免了所有礼数,而他在大安宫中悠闲自在,从未穿过正式的朝服,几乎都以便服代之,已经不是皇上了,自然不必事必躬亲,犹如寻常百姓家的长辈一样,没事就是养养花、看书下棋,其它的都已彻底放下。

    “主子,酒来了!”众人稍作休息,还没说话时,王公公四坛酒前来,李宽粗略估算一下少说也有四斤一坛,酒精度没有后世的高,这么多酒喝下去也让人够呛。

    李渊是将门世家出身,喝酒乃是他的一大喜好之一,论年纪他们四人中意李渊年纪最大,次之王槐,钱武再次之,最后才是赵谦。别看李渊如今六十五岁,每天还是小酌两杯不在话下,要说酒量最好的自然是出身于草莽,混迹江湖的钱武。

    李渊尚未登基称帝时,曾有一次三人比拼酒量,第一个倒下的居然是他自己,钱武喝到最后依然精神抖擞,从那以后李渊再也没有跟他们一起拼过酒量,要不是今日偶然间来此探视,或许李渊都不曾发现自己忽略了很多事。

    “葡萄酒?”李宽眼巴巴的看着四人每人一坛,昏暗的烛火中看不真切酒坛外形,不过当酒倒下以后一眼便识得此酒正是葡萄酒,情不自禁的吟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顿时,李宽的这首诗让李渊等四人齐齐把目光对准他,刹那间四人的思绪都像是回到从前征战沙场时的场景,李渊有些奇怪的问道:“宽儿,你怎么识得此物?”

    葡萄酒在后世根本不算个事,只是钱多钱少喝到的品质不同罢了,这话李宽不能说,他想了想说道:“宽儿是从书中看到的,在我大唐境内的酒并无此类,因此猜测它是葡萄酒。”

    引经据典的事情,李宽做不到,而且他也那个本事,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前人先辈的智慧,面对那些复杂的闻言都能做到倒背如流,这点李宽自问做不到,要是胡编乱造的谎言容易拆穿,接下来就看赵谦表现。

    “据《史记·大宛列传》中记载:‘宛左右以蒲桃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数十年不败。’”果然,赵谦瞬间接话道:“主子,这酒真的是葡萄酿造而成的?”

    李渊点点头,道:“此酒的确是‘葡萄酒’,乃是高昌国国王鞠文泰进贡给大唐的贡酒。”

    贞观四年,大唐军队势如破竹灭了东突厥势力,西域诸国闻风而动,纷纷投靠大唐,其中就高昌国。唐太宗李世民得知高昌国国王与其夫人前来,非常重视还隆重的接待了他们,并且封赏他的夫人为长乐公主,赐李姓。

    高昌国亦是西域诸国其中之一,他们最擅长的便是酿造葡萄酒,为表达自己的诚心归顺,鞠文泰便从国内带了一车葡萄酒,以及将本国的酿酒方法传给李世民。

    李世民心知其父李渊亦是好酒之人,便送来二十坛葡萄酒,李渊本欲拒绝得知是酒便收下了。原本二十坛被他无事喝两口,直接喝了一半,又拿来了四坛,还有六坛在酒窖中珍藏。

    虽说是葡萄酒,李宽发现唐朝时代的葡萄酒与后世的有很大区别,后世中的葡萄酒又称‘红酒’,因酒的原料都是紫红色葡萄为主,也有白葡萄酒等,市面上种类繁多,真正好的葡萄酒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

    此时倒入杯中的酒颜色为绿色,更像是没有去皮的青葡萄惨杂其中酿造的,而且绝对没有任何的添加剂与水,完全是最正宗的葡萄酒。虽然与后世的酿造工艺相比差了不少,仍然让李宽十分钦佩。

    李宽垂涎欲滴的望着四人尽情的喝着葡萄酒,他也想尝尝其中味道,犹豫不决的想着该怎么说才能让祖父李渊同意,时不时地偷瞄四人喝得津津有味,小声地说道:“皇祖父,孙儿也想尝尝可否?”

    平日里李渊不允许让李宽喝酒,钱武也不同意他多喝,不过今天李渊倒是没有反对,王公公自然给他倒上一杯,李宽二话没说一饮而尽,顾不得什么品尝程序,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酒味道如何。

    葡萄酒一入喉咙他就感觉嘴里有一些残留物,像是葡萄籽等物,味蕾给他的感觉是有些苦涩,等苦涩没了迎来的是伴随酒香的甜味,让他感觉很不一样,这与后世的葡萄酒完全不是一回事。

    喝的太急,只顾着回味其中味道却忘了这酒完全是葡萄酿造的,其中后劲也不小。不一会,李宽的脸颊绯红,犹如猴子屁股一样,而他感觉脸上的温度急速上升,暗想:“这酒的后劲居然比米酒的还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