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四十八章 携美买衣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李宽还未来得及收拾房间便听到大门前的铺首撞门的声音,张冲快步开了侧门,探出头看见屋外十余人,每个人脸上写着风尘仆仆,恭敬地说道:“兄台何事前来?”

    “烦请兄台通禀,说是荆州使君、长史前来拜谒!”

    那人恭敬地回答,张冲点点头又将侧门关上,急匆匆的赶到正殿找到李宽,并与他说明情况,李宽一愣,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快得到消息,这才刚到府邸不久就知道自己到了,不过这次是初次相见,他这个名义上的最高长官必须得接见,要不然就是不敬。

    片刻后,正大门开了,李宽从门内出来亲自迎接,荆州刺史、长史等官吏吃惊不已,纷纷躬身回礼,又以官位高低依次入府。刺史身为一州长官,自然是第一个入内,在张冲的带领下跟随李宽来到正殿。

    李宽庆幸正殿内的家具准备齐全,要不然客人来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那就真的说不过去。在拜谒的人群中,李宽看见了熟悉面孔,其中之一便是刚刚与自己介绍府邸的那人。

    众人并未穿官服,并非公务自然没必要如此,不过穿得也是朝廷规定的各级官员制作的常服。荆州刺史盖文达、长史权文诞、司马、录事参军、江陵县县令与六曹的人一一通禀。

    接着,李宽不好意思地说道:“诸位同僚到访,某不胜感激,然匆匆而来尚未告知,本欲安定好再去各位府上,今日有些招待不周,还望各位海涵!”

    “殿下客气,是某等唐突并未提前告知!”盖文达身为荆州刺史,自然有他发言,其他人只不过是凑凑人数,见见世面并非真的有发言权,盖文达也知道李宽初来乍到还未安置妥当,他们便在得到消息后立即前来,的确是唐突了一些,反倒是他们觉得不好意思。

    通报此消息的不是旁人,正是‘六曹’之一户曹史。虽说李宽没有实际权力,仅仅是挂着虚名,不过这个礼数不能省。抛开大都督这个虚职外,还有楚王身份,所以他们必须拜谒,免得失了礼数。

    其实他们此次前来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是过过场,面子总是要给的,李宽自然也不会不给面子,礼尚往来好说话。纵然他们不来,李宽也打算前去拜谒,同在荆州江陵郡抬头不见低头见,打个招呼对自己也好。

    众人仅仅是坐了一盏茶的工夫便匆匆离开了,当然他们也不是空手而来,每个人都送来了礼。初次登门拜谒自然得备些礼物前来,李宽没有拒绝,这是人之常情,要是拒绝那不就是不给他们面子。

    如果他有实权不要没关系,眼下只是挂个名字,收下这些礼物倒是真的没什么。

    李宽亲自送他们离开,迅速的将每个人的礼物拆开,看看是否有自己需要的物品。当他拆开发现零零散散的礼物中,没什么值钱之物,也就是表示自己的心意,除了一串茶叶与茶具外,其它的倒是真的没什么可用,还有人送了女人用的胭脂水粉,李宽猜测这应该是那位户曹史做的好事。

    除了留下茶具、茶叶外,其它的全都给张冲四人以及杨氏母女四人分了。另外,李宽看见她们母女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又没有备用的衣服,便商量着让给她们准备几套衣服穿。

    杨氏母女对于衣服的事情倒是没有反对,她们也觉得这样出去见不得人。至于荣国夫人杨氏则让李宽帮忙为其准备一处香堂,供她每日念佛之用,她不愿让李宽出钱,便将自己的首饰取下来让李宽当了换钱,李宽本欲拒绝,杨氏始终不肯接受。

    李宽无奈答应下来,他想了想对于江陵城不熟悉,道:“荣国夫人,烦请您让令嫒带我在江陵城走一趟!”

    杨氏失笑的点点头,唤来女儿,道:“珝儿,你陪殿下去!”

    “是,娘亲!”

    武珝恭敬地点点头,看向李宽俏皮的笑了笑,她没想到眼前这个楚王居然对江陵城不熟悉,可她江陵城待了好几年,自然熟悉,她的性子与姐姐不同,完全就像是男孩子似的,其父对其也从不批评,使得她性子比较野,可以说江陵城就没有她不知道的地方。

    “殿下,您去哪?”

    “出门以后就跟他们一样喊我公子!”李宽提醒一声,接着说道:“先去布庄!”

    武珝目光一愣,心想:“他真的是为母亲与我们买布匹做衣服!”除了震惊还有一丝感动,萍水相逢却如此对待她们母女,武珝迅速的告诉目的地,李宽便乘坐马车前往布庄,随便走了一家进去。

    “客官,您要买什么布匹,我们小店有生绢、麻布、锦绫等各种布料!”伙计热情洋溢的说着店内的布料,又详细的介绍各个款式,这倒是让李宽为难了,对于百姓服饰还真的不明白。

    眼下即将入冬,春夏季的布料这些都可以,然而这些衣服在冬季穿估计受不了,犹豫片刻道:“有没有裘衣?”

    “这个……”那伙计瞬间愣住了,说话都是支支吾吾的,要知道裘衣可只有在四品以上的官员才可穿,民间百姓不允许穿裘衣,李宽对此不了解,话说出口就看见伙计尴尬的模样,又看向旁边的旁观的掌柜。

    掌柜见状连忙上前,悄声道:“客官可是要买裘衣?”李宽点点头,又听他悄悄地说道:“客官有所不知,四品以上的官员才可穿裘衣,您要买裘衣莫不是官家?”

    “可以这么说!”

    李宽看他意思应该是有得卖,也就顺水推舟的承认自己是官家中人,掌柜观察许久,狠下心带着他前往内堂,李宽抬头一看却见各种兽皮做的裘衣,实际上掌柜也是迫不得已,冬天即将来临,要是不卖点裘衣根本没办法生存,不做的太过分几乎不会有人管。

    李宽自己倒是不用买这些裘衣,他离开京城以前,太宗李世民早已准备好一切,自然不需要担心这些。再说府邸的库房里存放着大量木炭,还有暖炉等过冬之物。

    武珝看得眼睛都直了,她记忆中只有父亲兄长才可以穿裘衣,每年入冬除了烤火外别无他法取暖,每次都冻得瑟瑟发抖,只得姐妹几人睡在一起取暖,李宽今日所作所为让她心里泛出涟漪,望着李宽的眼神都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