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四十九章 想不想报仇?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为了生计掌柜的铤而走险,贩卖裘衣,要是量大就会被官府治罪,量少几乎不过问。毕竟商贾均是富裕之家,他们购买的裘衣也不在少数,通常每家布庄都会准备十几件不同种类的裘衣供客官挑选。

    狐、犬、羊、鹿、貂、兔、豹、虎等皮毛均可制成裘衣,其中狐裘和貂裘最为珍贵,属于奢侈品,只有达官贵人才能用得起。并且,还可以用动物的皮做成大氅、披风、帽子,甚至连手套都有。

    唐朝人过冬可比现代人要凄惨的多,每年冻死的不在少数,平明百姓过多最是痛苦,木炭对于现代人来说除了偏远山村外几乎都看不见,在唐朝木炭的价格在冬季尤其昂贵,寻常百姓根本用不起,就连一些七品以下官员也得省着用。

    李宽前来荆州已经是十月中旬,再过不久便进入冬月,气候骤然变冷,要是不提前准备好过冬的衣物,对于任何一人来说都有可能冻死。唐朝的冬季可比现代要冷多了,没有气候变暖,四季更替如常,每年旱灾、洪灾、大雪等气候将会剥夺太多人的性命。

    给杨氏母女四人准备裘衣,一来杨氏是荣国夫人有资格穿,她的三个女儿自然也可以穿,李宽还得为张冲、冷锋等四人准备绵衣、冬靴,每人都是两套换洗的衣裳。

    李宽让武珝自己去挑选裘衣,他又与掌柜的要了加绵十两的锦袍,还有八两绵袄子、六两绵的锦袴,也就是现在说的冬裤。这里的绵是丝绵,并非后世用的棉花,一共八套。

    掌柜见李宽如此豪爽,更加热情地服务,递茶端水的活都一并做了,掌柜的吩咐伙计将李宽要的全部包好,武珝也选好了裘衣,分别是一件羊裘、三件兔裘。

    李宽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三件裘衣不怎么保暖,便又要换成其它的裘衣,武珝不同意,最后李宽又询问掌柜有没有皮毛做的帽子、手套等物,掌柜见是大客户又再次取出自己藏货。

    武珝无奈只得再从中再挑了帽子、手套,当李宽又要为她们母女买布匹做衣服时,掌柜的却说店里都是量体裁衣,眼下只得给武珝量尺寸做衣服,武珝闻言再次摇头拒绝,反倒是买了几匹不同布料的布匹说是自己裁衣服。

    李宽有些意外,武珝信誓旦旦的保证下,这才作罢,不等李宽开口,掌柜已经摩拳擦掌的算好账,微笑的说道:“客官,惠顾共计八吊钱!”

    张冲取来十吊钱付账,掌柜亲自送他们出了店门后望着八吊钱傻笑。李宽并未与他讨价还价,实际上这个掌柜的心里清楚,李宽的身份绝不简单,他的目光很准,自然是以最优惠的价格卖给李宽,当然还是赚了不少。

    武珝见一次性没了八千文钱,心里一阵肉痛,一路上都低着头沉默不语,李宽对此倒是没放在心上,实际上冬季的衣物本就如此贵,而且他又买了四件裘衣,以及皮毛制作的帽子等物,这个价钱还算可以了。

    “小娘子怎么不说话呢?”李宽逗弄武珝来,两人相处久了越是发现武珝的真诚与善良,虽说平日里调皮多点,不过这样才是真性情,武珝依然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就算李宽与她说话都沉默不语。

    李宽只得好言相劝,没想到武珝抬起头通红的眼眸倒是让他吓了一跳,他知道武珝是心中不舍,不过他却觉得值得这个价钱。接着,武珝又去买了做女红所用物品,还买了一些肉回去。

    当他们回返途中恰好遇见了武珝最痛恨的人之一,同父异母的二哥武元爽,李宽见她咬牙切齿,双拳紧握,眼里满是怨愤与不甘,低声说道:“想不想报仇?”

    “想!”

    武珝根本没问什么方式报仇,她就想让母亲受到的委屈有个说法,就算眼前之人是自己的二哥,可是对待母亲极其冷薄,父亲不在家时对她们姐妹三人也是冷嘲热讽,甚至于辱骂之言。

    “杀了他,还是打他一顿出出气?”李宽的话让武珝左右为难,杀了武元爽她下不了那个决心,再怎么说两人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只能选择后者打他一顿。

    李宽见她选择后者,心中明白她的顾虑,对于武元爽的怨恨也不过是气不过,并非真的到了生死不容的地步。此时武元爽独自骑着马在江陵城转悠着,他因为父亲的关系在安州任职司户参军之职。

    武士彠的丧事已过,守孝已有百日,而且其父的尸身被送往并州老家安葬,他的大哥武元庆随同前往。正好他留在府中,虽说武元庆对杨氏母女很冷薄,却也顾念武氏三姐妹也是其父的血脉并未做的太过,这次杨氏母女被逼离开江陵他是默许并未出面。

    即便如此武元庆曾经待杨氏十分刻薄,这也是武则天登基后怀恨在心,将其贬为龙州刺史,死在到任途中。但是,武元庆的儿子武三思却颇为武则天重用。

    李宽唤来张冲,悄悄地与他说了一些话,他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依然点头答应下来。紧接着,李宽将马车停在无人看得见的地方藏起来,带着武珝悄悄地跟在武元爽后面。

    武珝好奇张冲去了哪里,没想到一直跟着武元爽走到巷子里时,张冲猛地出现二话没说找了个麻袋直接套在他头上,仅留下下半身。突如其来的麻袋让武元爽吓得乱交,张冲对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武珝见武元爽被揍,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李宽清楚地听见武珝小声说道:“打他的脸……多踢几脚……这力气可以再大点!”

    一边看得高兴一边又在点评张冲的动作,李宽捂着脸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本想亲自出手教训一顿,最后想想自己出手肯定出人命,让张冲出手留个分寸比较好。

    “你说要报仇,自己不去打两拳怎么行!”

    李宽说完就在武珝震惊的眼神中将她抱起来,迅速地来到被布袋套住的武元爽面前,武珝见状顿时怂了,让她动手真的不行,不过李宽非得让她打两拳,武珝想了想还是踢了两下,不过她的力道小得可怜,李宽知道武珝的心结结了不少,也就给了张冲眼神,三人迅速的离开,武元爽莫名其妙得被打一顿不说,还不找到罪魁祸首,气得他在家里整整三个月不敢出门,因为他的脸被打的不成人样,根本没脸见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