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五十四章 讨价还价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李宽看了一眼那些被当做展示品一样的女奴隶,有些姿色好的不仅会被奴隶主更加没底线的要求,还会被来来往往的客人占便宜,在她们脸上已经看不到丝毫情绪,面如死灰,犹如行尸走肉。

    灵魂从她们的身体已经离开了,留下的仅有这副躯体,李宽看得有些受不了,转身离开这片区域,武珝死死地注视着那些与自己相同年纪的女子,四目相对,武珝的泪水再次悄悄的滴落下来。

    李宽拍拍她的肩膀迅速的抽回手,却不想武珝像是找到依靠似的,直接扑向李宽的怀里默默地抽泣着,颤抖的身体让李宽不知说什么才好,张冲、冷锋两人像是没看见似的,旁若无人的撇过头。

    片刻后,武珝双眼均已通红一片,李宽想了想还是带着她先行回去,等以后有机会自己再前来。府邸若是没有仆役,这个事还真的有些头痛,再说还得增加一些护卫,以奴充当护卫这是允许的。

    李宽心里难过之下也没注意那些男奴的情况,加上武珝的心情低落,也不便多留此地,便准备离开。当他们朝着朝着南门直走时,看见一排排年龄不等的男女双膝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头上插着一根稻草,在他们旁边就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左脸有条刀疤的男子悠闲地躺在椅子上,不像其他人一样叫卖,有人询问价钱时才迎过去搭讪。

    “这些孩子应该被强迫或是被拐来的!”

    李宽观察着那些孩子身上穿着不同的衣服,有衣衫不整,也有衣着普通,还有一些衣着华丽的,不过时间已经很久都被弄得脏兮兮的,犹如初见武珝时一样。

    李宽又暗中观察那彪形大汉,站起身来个头只有一米七左右,却手脚粗壮,又见他脸上的刀疤绝对是混江湖的,在唐朝人贩子只要不被当场捉住就不会被官府缉拿归案,除非是江洋大盗或是罪犯才会被通缉。

    “娘子,求您买下奴婢吧!”

    武珝走在中间却被突如其来的一人拉住衣服,吓得她浑身颤抖,又听闻是女子的声音,转身侧着脸望去看见一双苦苦哀求的眼神,武珝心里一紧,又听她哭求道:“娘子,洗衣做饭种地,奴婢什么都会做!求求娘子买下奴婢!”

    那少女的年纪与武珝相差不大,估计有十岁左右,抓住武珝衣服的那双手臂上却是布满着大小不一的血痕,有些是新的,有些旧伤,又见她楚楚可怜,瘦骨嶙峋的模样,武珝的心软了,同情的望着她又看向李宽。

    就在此次,那彪形大汉见她不听话,二话没说猛地站起身子,气冲冲的拿起竹条抬手便是一脚将那少女踢倒在地,挥舞着竹条直接下狠手,那少女见彪形大汉前来,单薄的身体吓得浑身颤抖,恐惧的眼神望着他,她已经做好被打死的准备。

    “兄台莫生气!”

    李宽见彪形大汉作势要打,迅速的伸手捏住他的手,那大汉被李宽捏住的瞬间就感觉有股巨大的力量,让他无法挣脱出去,顿时明白眼前的少年不一般,他惹不起只得顺势而为,竹条没有打下去。

    李宽见他识趣也收回自己的手,其实他再挡住大汉的动作时就已经摸清楚这人底细,的确是会拳脚功夫,要是这竹条全力打在那十岁女孩身上,必定会折断,而那女孩的性命也堪忧。

    “客官莫不是要买下这贱婢?”彪形大汉不敢造次,连忙换了一副嘴脸,客客气气的与李宽说话。

    李宽看了一眼武珝渴求的目光,随即点点头道:“她值多少钱?”

    “一千文!”

    彪形大汉说了一个价钱,他也摸不清楚李宽的底细,不敢说得太高,要知道奴隶中也是有不同价位的,姿色好且年轻的价格比身强体健的男奴隶还要高,最后才是老弱妇孺,尤其是老年奴隶几乎没人买,大多都被奴隶主杀了或是让他们自生自灭。

    “不高!”李宽就说了两个字,那大汉喜出望外,他本以为李宽会跟他讨价还价,没想到自己一出口便定下来,之前的怒气全消,更是将李宽奉若上宾一样的对待。

    “这个多少?”李宽没有立即付钱,反倒是走到那女孩身边的那人又再次询问价格。

    “一千!”那大汉哪会改口,自然如此说了同样的价格。

    “那他呢?”

    “一千!”

    “她呢!”

    “一千!”

    大汉见李宽挨个的询问价钱,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满脸堆着笑容屁颠屁颠的跟在李宽身后,直到第四个李宽终于改口:“高了!”

    “八百如何?”李宽没有回答,那大汉见他转身往回走,顿时急了:“客官您觉得多少合适?”

    “三百!”

    大汉惊得下巴都快掉了,李宽直接砍了一半,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人想起这人别的什么都不会,饭倒是吃得最多,咬咬牙便点头同意下来,接着李宽又继续下一个,再一次询问价格,大汉这次学乖了自然不敢喊高价,李宽没有讨价还价这才放心。

    “客官您是全部买下吗?”大汉见李宽已经走到最后一人面前,还是问了价格,不由得暗暗心惊,小心翼翼的问出心中疑惑。

    李宽反问道:“难道不行?”

    “行,绝对行!”大汉喜出望外,他巴不得这些贱奴全都被人买走,不仅省了自己的饭菜,还能大赚一笔,李宽接着说道:“我也不跟你废话了,兄台说个总价,这十个奴隶我全部买走!”

    “看客观如此痛快,那就七吊钱如何?”

    大汉当即说出自己的价格,实际上他已经暗中算过了,十个人相加绝对没有这个数,他以为李宽是冤大头,却不想李宽也把账目算清了,摇摇头叹道:“店家做生意不诚恳,我还是去别家看看!”

    大汉见李宽不好骗,又见离开有些急切地说道:“六吊钱如何?”

    “五吊钱!”李宽斩钉截铁的说道,大汉顿时不乐意了,有些犹豫的要不要卖出去,没想到李宽又说道:“五吊钱我都觉得多了,四吊钱刚刚好!”

    大汉瞬间傻眼,这价钱一路狂跌,李宽还自说自话,这倒是让他怒火中烧,以为李宽是耍他玩,一气之下不卖了。李宽也不着急,他不卖了没有丝毫犹豫便转身走了,武珝于心不忍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跟着李宽一起离开,张冲、冷锋也跟着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