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五十六章 是走是留,你们选择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李宽从纪南城回到府上已经是傍晚时分,杨氏母女三人早早回府,她们出去以后直接置办了过冬之物便回来,丝毫不敢耽搁。当她们回来时发现李宽居然还没回来,只得等待李宽回府才开始做饭。

    李宽去的时候只有四人,回来的时候却多出了二十几人,左右两侧的门全部打开,分批次进入府邸。李宽见天色已晚,有些事情只得等到明日再做处理,又让张冲等四人安排众人住的地方。

    买来的奴隶见李宽是荆州大都督,又住着如此豪华的宅邸,心里大为震惊,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的跟随在张冲等人后面,没有命令他们不敢坐下,只得站着,或是跪着。

    因为这是他们长久以来的习惯,心里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主人李宽的命令。不曾想第一时间,主人不是发号施令让他们做事,反倒是让他们安顿好一切,众人都以为听错了,直到李宽重复一遍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由于府邸人数增多,杨氏作为女管家觉得有必要制定府中规矩,免得这些人肆意妄为,或是没有章法。李宽十分赞同,不过定规矩的事情暂时推后,眼下还是得填饱肚子再说。

    “怎么只有馒头、胡饼?”

    杨氏已经做好饭菜,端上桌子以后,发现今天买来的奴隶们没有菜,只有干巴巴的馒头、饼充饥,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向杨氏,正声道:“以后做菜时给他们全都留一份!”

    众人全都瞠目结舌,为奴隶留有饭菜,他们是真的没有听过这样的主人!张冲他们四人倒是没什么意外,因为自家主子不按常理出牌,也不能以常理思维去推断。

    他们均是贫寒出身,自然懂得一顿饱饭对于老百姓而言的重要性,有时候一顿饭可以挽救一个人的性命。对于这些奴隶,他们四人没有丝毫歧视之心,就连买来的突厥战俘他们也没有敌视。

    纵然四人或多或少都与突厥有仇,冤有头债有主,并非他们的过错,自然也不会将自己心里的愤怒发泄在他们身上,尤其是看见这四人的家眷中仅有几人,猜测也是经历战场而死去了太多的亲人。

    杨氏木讷的点点头,她出身决定了她的想法与张冲等人不同,对于奴隶她也是见怪不怪了,如何对待奴隶她秉承着佛心给予热乎乎的馒头、大饼充饥也已经是善待他们。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估计连吃的都没有,李宽的话让杨氏恍然大悟,她信佛多年居然没有李宽领悟的深,众生皆平等,就算是奴隶也并非生来就是奴隶,一切平等待之方是佛心!

    “吃完以后,你们便各自回房间洗浴换身干净的衣服到正殿来!”李宽回府之前已经吩咐张冲先行一步前去置办这些人的衣服问题,秋冬所穿的衣服每人同样是两套,不分突厥、汉人,一视同仁。

    至于洗浴用水则是交代他们自己去后殿的厨屋准备热水,李宽吃完后稍微休息一会便去了左配殿练功。并且嘱咐张冲他们全部到齐时前来喊自己,那些买来的奴隶狼吞虎咽的吃着手里干净的馒头、大饼,像是饿极了似的,吃完后便迅速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洗澡水洗浴。

    一个时辰后,张冲来到左配殿外呼喊李宽,他们四人其实早就知道李宽会武功。只不过这事一直放在他们心里从不对外透露,李宽也从未在人前显露武功,所以直到现在整个府邸里知道他会武功的也就张冲他们四人,而左配殿李宽特许他们有事可进入。

    李宽收功以后便打开门,朝着正殿走去!

    此时,杨氏母女四人,廖凡、冷锋、费廉三人,还有突厥战俘四人及家眷,被拐卖的十人悉数在正殿等候。经过洗浴换上新衣服,每个人都焕然一新,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精神许多。

    李宽走了进来,那些奴隶下意识的双膝跪地迎接,这是他们的奴隶主教的,就连突厥战俘他们都也被驯服,磨去了身上的桀骜不驯。李渊见俘虏跪迎,眉头一皱,直接让他们起身。

    李宽端坐在中央,杨氏坐在右下手位置,武氏三姐妹也依次而坐,张冲等四人则站在李宽下方的位置上,直到李宽也让他们坐下,四人方才入座;至于余下的奴隶则是站着,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李宽等候主人的命令。

    “你们也坐着!”

    李宽命令式的口吻,他们还是不敢坐下,忐忑不安的站在原地左顾右盼,生怕主人不高兴又要挨打,李宽见他们不敢坐也就不强求了,目光看向被拐卖的十人,道:“我知道你们十人都是被那贼人逼迫成为奴隶,现在给你们选择:一是拿回自己的卖身契成为自由身回到家人身边;二是留在府邸做仆役!”

    李宽取出十张卖身契,每张契约上都有他们各自的画押与手印,身为奴隶这个契约便是证据。当初李宽怀疑他们是被拐卖的,之后又让张冲、冷锋两人打探口风,果然不出所料那大汉就是贩卖人口的贼人。

    “你们的答案是什么?是走还是留?”李宽没给他们太多时间考虑,直接询问众人的意思。

    那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上前,就连之前抓住武珝衣服的那女孩都望而却步。直到此时,武珝这才知道为何当时李宽会如此笃定那人会卖的原因,非正当途径得到的奴隶是不受律法保护,甚至被买家发现还可反过来追究对方的责任。

    武珝回想起路过那大汉铺口时,门可罗雀,打探价格的人也是零零散散,不过在得知情况后估计没人有这个胆子敢收下这些奴隶,兴许还会惹来一身麻烦,倒不如选择不要。

    “我留下!”那少女壮着胆子用颤抖的声音回答李宽的问题,她便是第一个被买下的奴隶。

    李宽大吃一惊,他本以为这少女应该第一个会离开的人,可她居然是第一个说要留下的人,其他人也都犹豫了片刻,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答案,全都选择留在府上做仆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