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五十八章 定府规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荣国夫人将你们做的事情分工明确,要是有什么不懂或是不明白的地方询问荣国夫人。”李宽做出总结,又接着说道:“接下来我将宣布一件重大事宜,你们所有人都时刻记住,若有违背重罚!”

    众人全神贯注地望着李宽,等待着他的命令!

    “无规矩不成方圆,今日我便以府邸主人身份宣布府中规矩!”李宽犹如现代演讲一样首先说了开场白,实际上他乃是一府之主,根本不需要这样开场白,郑重其事地强调道:“即日起,你们不允许双膝跪地,不论男女老少在我的府中不允许存在。若有命令你们可躬身听命便可,再有违反者必重罚,此乃府规第一条!”

    众人大惊,这样的规矩他们是第一次听说,也可以说从未有过的规定,不论是被拐卖的十人,还是战俘等双膝跪地听命这是奴隶主教他们的规矩,时刻谨记于心。

    李霜壮着胆子说道:“主人,贱奴有些不明白!”

    李宽看了一眼李霜,她便是拉着武珝求她买下的那名少女奴隶,十岁左右的青春活泼少女,脸上没有一丝青春的模样,满脸的沧桑与心死。纵然洗漱换了新衣裳,长期的营养缺乏让她身体瘦骨嶙峋,犹如一阵风都能将她吹翻在地。

    “有何不明白?”李宽淡淡的说道,“曾经你们的奴隶主如何教育你们我管不着,在我的府邸就必须遵从我的规矩办事。初次违反惩罚,二次违反加倍,三次违反卷铺盖走人。”

    李霜原本想问的话在李宽的目光下陡然消失,她是奴隶哪怕是被强迫的依然有奴隶契约为凭,长时间被奴隶主的驯养让她内心满是惊恐,自信与勇敢早已消失殆尽。

    李宽的第一条府规她不是反对,相反十分欢喜,她不明白的是主人为何要定这样的规矩。如果李霜来自于现代,每天被一群人跪地迎接,谁都受不了,哪怕身体年龄只有十六岁,灵魂年龄却是两倍有余。

    “府规第二条:不允许称呼我为主人,也不允许自称贱奴!”李宽第二条规矩说出,全场一片哗然,不仅是那些买来的奴隶愣住了,就连杨氏母女、张冲等人全都傻眼了。

    众人面面相觑,满脸的不可思议,李青鼓足勇气站了出来,躬身问道:“那该如何称呼?”

    “你们称呼我时,可用‘公子’或‘殿下’都行;至于你们自称,可用‘婢女’‘奴才’加上你们的名讳。”

    李宽怕他们没明白,还举了例子,比如:李青,可用奴才李青;李霜,可用婢女李霜或是婢女霜儿,总之一句话不允许听见‘贱’或是‘奴婢’‘奴才’等自惭形秽的词语,必须要有他们的名讳才行。

    另外,李宽还强调了在客人面前就称呼自己为‘殿下’,没有外人时一律以‘公子’称呼。若是有来客时,他们在人前才可用‘奴才’‘奴婢’自称。原本李宽打算让他们全用‘某’‘吾’等代替,最后想想还是放弃。

    毕竟这个时代背景就是这样的,要是没有的话,借给他们几个胆子都不敢,甚至于传出去还会被官府传唤问话缘由,所以李宽才没有如此规定。如果不是在封建时代,李宽必会给予他们每个人应该有的人权与尊重。

    那十人听闻解释才明白该如何自称以及如何称呼李宽,不过战俘四人却是另外的称呼,李宽嘱咐他们四人跟随张冲等四人一样称呼自己,就连他们的自称也改为“吾”“我”,他们是负责府邸安全的人,自然不会与仆役一样的称呼。

    并且,李宽再次强调一遍,府邸仆役之间的自称全都改为‘我’,也就是说仆役不分等级,一律平等。即便是与府中侍卫说话都不必自称‘奴才’,这给了众人大大的冲击。

    “这些是你们十人的奴隶契约!”李宽让费廉取来火盆与火烛,众人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一动不动,每个人的眼里露出均是激动、震惊与疑惑,众目睽睽之下,李宽将他们的卖身契付之一炬。

    “第三条规矩便是即日起你们不再是卖身为奴的奴仆,而是拥有人身自由的仆役,也就是说根据你们的表现每个月给予工钱,至于你们是娶妻或出嫁也好,我身为你们的雇主再给予厚礼,若是不愿留在府邸也会给予盘缠让你们回去!”

    李宽的目光又看向战俘四人,沉声道:“你们四人的契约还未更换,待明日处理好以后,你们也跟他们十人一样的待遇。在我府邸里不说绝对的公平,任何人都一律平等待之。”

    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们这一刻心里的震惊犹如山石崩塌,每个人的眼中满是泪水,他们被逼成为奴隶,没有人心甘情愿卖身为奴,如今李宽将这些卖身契当着他们的面烧了,也就表明李宽说的话是认真的。

    他们从今日起便是自由之身,卖身契存在一天他们的身份便是奴隶,终身为奴,没有翻身之日。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想着一件事,要是可以的话他们心甘情愿的双膝跪地,叩谢李宽的大恩大德。

    突厥战俘也同样如此,他们身为突厥人,遭受的白眼太多太多,从未得到如此优待,更别说给予他们自由。只要奴隶契约存在一日,他们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官府缉拿归案,直接被判处死刑。

    如今李宽仅仅宣布了三条府规,并且详细的解释一遍,从原本被迫成为奴隶的众人到心甘情愿留在府邸为奴为仆,也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时辰的时间,这样的思想转变就连杨氏都呆住了。

    李宽深谙帝王之术,就算不是一国之君,这些本事用出去也觉得可以做到收买人心,甚至可以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自己效命。李宽之所以没有大肆买奴隶,便是如此考虑。

    因为这座府邸是他的,府内的人要是有异心或是不忠,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即便是奴隶依然有些不容小觑的作用,要是被人收买,很容易暴露自己的情况,这样对自己以后的路没有好处。

    权衡利弊之下,李宽必须如此做,再说他自身本就是来自于现代,如何受得了每天看见有人对自己下跪,开口便是奴才长奴才短的,偶尔听听也就罢了,时间久了着实受不了。

    并且,李渊对于身边人的态度也决定了李宽的行事风格,可以说李渊对他的影响颇大!

    “府规第四条:不得泄露府内任何情况,不论你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得烂在肚子里,若是泄露半句杀无赦!”

    李宽此话一出身上的气质陡然变冷,冷冷地目光望着众人,就连张冲等人都被震慑住,其他人更别说了,突厥战俘瞬间明白眼前的李宽绝对是杀伐果断之人,该下手时绝不留情。

    “府规第五条:府内左配殿乃是禁地,没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违者杀之!”李宽明确规定左配殿划为禁地范围,不论是谁没有得到命令者一律杀之,“至于右配殿则作为你们每日训练或习武之地,每两个月考核一次,一年为限,成绩优异则提升为府中侍卫,享有同等待遇!”

    杨氏大惊,出声问道:“殿下,他们也要练武吗?”

    身为府中仆役需要练武这个事情倒是真没听说过,活了几十年的杨氏对此十分不解,她虽是女流之辈却知道习武的大多数是男子,还真的没想过女子也可以习武。

    “自然需要!”李宽肯定回答,“我的府中任何人都有自保的能力,遇到危险打不过总得跑得了。如果遇事任人打骂,那就不配做我府上的人,你们记住一句话:不要主动惹事,遇事不要畏惧,任何事都有个道理,我府上的人不允许任何人欺负,要是谁敢欺负我亲自为你们讨回公道!”

    杨氏顿时有些无话可说,李宽的做法让她觉得这里就像是土匪窝一样,不像是王爷倒像是土匪头目,试问谁的府上不都是约束下面的人少惹事,遇到事情都会拿下面的人做挡箭牌。

    李宽倒好下面的人遇事了不仅不要怕,反倒是支持他们与之对抗,甚至受到欺负更是亲自出马讨回公道,这样的王爷杨氏是真的没看过,别说她没有看过,就连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

    张冲、费廉等四人面面相觑,满脸的兴奋,他们本就是出身行伍,遇事不怕事是他们的风格,有了李宽如此规定,他们倒是十分欢喜,一个人打不过那就全体出动。

    突厥战俘四人及家眷眼里满是小星星,他们四人生活在突厥草原之上,那是极其贫瘠之地,每年为了食物与别的部族发生争斗是常有的事情,遵循的便是实力至上,强者生存的=规则。

    李宽的做法让他们倍感亲切,所有的疑虑全都打消,心甘情愿的留在府中誓死效忠!不仅女性需要练武,还得读书认字,李宽特意强调自己的府上不要“文盲”。对于这个词语,众人都是疑惑不解,李宽只好解释才让众人明白其中意思。

    武珝望着李宽两眼出神,完全是一种小迷妹的眼神,时不时地傻笑,尤其是看见李宽杀伐果断心脏跳动的更加厉害,仿佛比李宽还要投入,仔细的听着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字,将他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中,双眼就像是有小星星在闪动似的,格外的明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