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六十三章 宿醉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公子,您这是?”

    张冲等人轮番守卫在李宽的后殿外,不允许任何人踏进,当李宽出来时满面红光像是喝醉了似的,事实上还真的是这样,李宽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他为了酿酒不得不试酒,故而这段时间喝得最多的便是烧酒。

    “传我的话,今日府中所有人不醉不休!”

    李宽突兀的话让张冲等人满脸的诧异,之前李宽的确吩咐他们去各大酒馆买来烧酒,却从未让府中的人喝过一次,今日突然说让所有人的喝酒,想想都觉得难以置信。

    张冲等人以为李宽是喝醉了才会胡言乱语的,没想到又让他们八人进屋搬酒。众人愣了片刻,急忙进屋果然看见四坛尚未封存的酒,一人抱着一坛酒走出来,李宽满脸的自豪之色,这些酒可是费了他不少功夫,好不容易蒸馏出来的四坛高度酒,今天就让府中的人尝尝鲜。

    李宽喝了不少,又整天与酒打交道,就算没喝也多少有些头晕,回到房间睡了几个时辰直到吃饭才被喊醒。府中上下有一百来口人,除了妇孺外,男性加起来有近八十余人。

    由于李宽一视同仁,不分彼此的态度,这次所有仆役等全都坐在一起,不过座位还是有差别的。李宽独坐中央,杨氏母女四人坐在右手边,张冲等八人坐在左手边,其余人等全部坐在下方,并未真的上桌,这也是杨氏担任女管家唯一坚持的建议。

    虽说这些人已经不是奴隶身份,依然得有尊卑之分,要是他们上桌与一府之主用餐那就是乱了体统,李宽见状也就同意下来。除了府中女眷及十岁以下的男孩外,其余男性全部倒满一碗浊酒。

    好酒之人闻着扑鼻而来的酒香他们肚子里酒虫开始闹腾了,满脸的迫不及待,李宽自己倒是没有倒酒,主要是这段时间喝得太多了,着实有些难受,随着他一声令下,那些好酒的一股脑的将碗中酒全部喝干。

    顿时,喉咙、胸膛犹如火烧似的,主要是喝得太着急,这酒的浓度虽不如现代的酒,实打实的粮食酒。由于没有量产,将水的比例调至最低,可以说后劲很大。

    喝急得人没过多久就不淡定了,面红耳赤,眼神有些模样,整个人如梦似醉的傻笑,初次喝到高浓度的酒的确不适应,人已经醉醺醺依旧叫嚷着还要喝两碗。

    李宽也随他们去了,只要不出大事就没什么事,那些喝得慢的看见其他人醉醺醺的,吓得有些畏首畏尾的不敢喝,纷纷惊叹这酒的后劲太大,不过在李宽的眼神下,他们不得不喝一口尝尝,那种犹如火烧的感觉让他们十分难受,就算是李达勒、史锐等突厥人一时间也难以适应。

    当酒下肚以后,众人似醉非醉,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才是真的美酒,四坛酒在众人争抢中喝得精光,李宽并未放在心上。至于醉得不省人事的人,直接让他们在此地睡着也没事,眼下夏季绝对没什么关系。

    “殿下,此酒您是从何而来?”

    杨氏也惊讶这酒的后劲比自己所知的要大得多,虽然她身为女子不喝酒,可她的夫君却是爱酒之人,自然也知道一些,就算市面上卖的烧刀子也没这么快就让人喝醉。

    “荣国夫人也知道?”李宽吃惊的看着杨氏,见她笑着点点头,这才解释道:“这酒是我亲手酿造的!”

    “殿下这段时间一直闭门不出便是为了此事?”李宽为了酿酒耗费了一个多月时间,李宽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再说李宽也很少喝酒,至少杨氏从未看过他喝过,不明白他为何执着的酿出烈酒。

    李宽点头笑道:“现在仅仅是开始,后续还有更厉害的,保证让嗜酒如命的人回味无穷!”

    杨氏看着李宽自信满满的样子,顿时有些无话可说,她总不能说这样不好,也不能说好,只得一笑置之。至于李宽想做什么,杨氏管不着,不过她猜测李宽绝对不是兴趣所致,必有更深的意义。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久,杨氏发现李宽透露出太多不同寻常的地方,做事出人意料,不按常理出牌是他的一贯作风,对待他人一律以礼相待,从不以王爷或主人自居,不论是面对仆役或是官宦之人都是平等待之。

    虽然李宽一直戴着银色面具看不清真容,却比那些露出真容的人更加真诚。纵然李宽已经酒醒大半,可他嘴部皮肤依旧泛着红润,这也是为什么他人能够看到他的面部表情,除了鼻子上的部位看不到,其它的部位都看得清楚。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李宽望着众人醉倒在地上很七竖八的,脑中像是勾起了美好回忆,情不自禁的吟诵出刘永所作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后半首词来。在二十一世纪的他曾与朋友相聚时,每次都是醉得不省人事,朋友相聚难得高兴,自然多喝几杯。

    看着府中的人喝多的已经有鼾声传来,李宽哑然失笑,这样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次日,众人从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没有练功。张冲、李歙等人想到昨晚的醉态,不禁有些汗颜,他们可是府中的侍卫,像昨日那样情况有什么万一那还不得全部遭殃。

    于是,经历昨晚之事后,张冲八人心有灵犀的定下规矩,任何情况不允许醉得不省人事,违者重罚!当他们迫不及待的寻找李宽时,却听到婢女李烟说公子一早便出去了,现在还未回来。

    张冲等人急了准备出府却被李冬喊住,说道:“公子交代说,让你们留在府中等候,没他命令不允许出府。”

    众人悔恨不已,早知道李宽今早出府,他们昨日就不敢喝多,不过现在回想当时的感觉,众人都觉的肚子里的酒虫又像是苏醒了,急忙转移注意力不敢再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