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六十四章 归家酒馆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次日醒来,李宽看见张冲等人还在酣睡着,便没有叫醒他们,武珝倒是像跟屁虫似的,屁颠屁颠的跟在李宽出了府。李宽本想独自骑马前往,最后还是放弃改坐买车前往。

    今天李宽要做的事情便是寻找能收购的酒馆,他好不容易酿出来的酒不可能就这么白白浪费,必须将它们化为钱才是关键。毕竟后面的计划部署都需要用钱铺路,没有钱是万事开头难!

    李宽乘坐买车在江陵城各大街道随处转悠,透过窗帘四处搜寻自己想要的酒馆。江陵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各大街道都被李宽看了遍,几乎可以说门庭若市,这样的酒馆根本拿不下来。

    于是,李宽退而求次在邻近主干道的辅道中搜寻目标,转悠了大半天还是一无所获。迫于无奈之下,李宽只得将目光瞄准甚少有行人的街道,又看了两个时辰,眼睛都看花了还是没有找到适合的酒馆。

    “公子,您要找什么?”武珝一直安静的坐在李宽身旁,时不时地伸出头看看四周,李宽的目光四处搜寻,她也有模有样的看着,又瞅见李宽略显失望的脸色这才出声询问。

    李宽叹息一声:“偌大的江陵城怎么找个酒馆都找不到?”

    “刚刚就路过一家酒馆,为何公子却说没找到?”武珝疑惑的看着李宽,又想起昨日他提及自己酿造的酒,顿时明白他的话中意思,连忙说道:“公子要找酒馆,我知道有一家!”

    “当真?”

    李宽惊喜的看着武珝,见她肯定的点点头,急忙让她带路,今天的马车有专门的车夫,按照武珝所说的路线去走,果然在城西一处荒芜的地方有一处酒馆,门可罗雀。

    李宽迅速的走下马车,武珝也从车里走出来,紧随其后。李宽并未径直走进去与掌柜商量价钱的事情,反倒是在酒馆外驻足观察,此酒馆共有四层,除了一楼高度达三米有余,二、三楼只有两米左右,最后一层只有一米左右高度,造型就像是玲珑塔似的,上窄下宽。

    整体上来说,这座酒馆已经有些年头了,二、三楼的走廊上的栏杆有几处腐烂,酒馆外观上的漆面已经剥落的太多,就连一楼的台阶也在时间的侵蚀下变了颜色,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亮白色,反而显得暗黄。

    从此处看去,二、三楼的门窗纸也有几处修补的痕迹,看样子李宽猜测是草草了事。在一楼正大门前有四层台阶,大门正上方挂着一块满是灰尘的牌匾,匾上写有“归家酒馆”四个大字,在门前左右两旁都挂着两块变色的木板,木板上写有一副对联:

    上联:端墙披藤隔闹市;下联:小桥流水连酒家

    李宽喃喃自语不禁笑了,这对联形容的还真是贴切。与此同时,李宽又看看周围环境,发现酒馆前有山后有水,左右两侧又是路,这样的地理位置可以说是先天优势。

    至少李宽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除了他外无人前来光顾,就连路上都很难看到有人行走。武珝都知道有这家酒馆,那么江陵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李宽满腹疑虑的走进酒馆。

    李宽只顾着前方忽略了脚下,险些跌倒,诧异地看着石阶上凹凸不平的坑,他的前脚跟正好踩在坑里,抬眼望着四节石阶,微微皱了皱眉,找到略微好点的地方走了上去。

    一楼的门开着,李宽走了进去一股许久未打扫的灰尘味让他再次皱了皱眉,还有一股霉味,这样的环境着实让人受不了。当他与武珝走进酒馆,看见掌柜、伙计两人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

    李宽叫喊了两声,两人从睡梦中醒来,看了两人半天,完全没当回事似的,继续趴着睡觉,嘴里还嘟囔着:“这梦做得跟真的似的,要是店里有客人来,那真是祖上冒青烟了!”

    李宽哭笑不得,他们两人本就是客人,如今在他们眼里就像是做梦似的,不得不再次提高声音喊了两声,那两人才如梦初醒,再次看了李宽、武珝两人一眼,这才相信是真的有客人来了。

    顿时,那伙计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满脸笑容,热情地招呼着李宽、武珝两人,又是擦桌子,又是去倒水又是泡茶,忙得不亦乐乎,掌柜的眉开眼笑的问道:“两位客官要吃食,还是喝两口?”

    李宽不敢要吃的,仅仅是让掌柜的拿壶酒上来,倒是武珝点了一份菜。掌柜的连忙吩咐伙计下去安排,李宽便随意的与掌柜的聊上几句,这掌柜的也许久没有客人来了,见有人愿意说话,自然乐意奉陪。

    从掌柜的口中知道了这家酒馆在江陵已经有些年头了,算得上老招牌的酒馆,前三年掌柜的赚了不少钱,后两年的生意骤然锐减,直至这两年门可罗雀,没有人愿意前来。

    李宽好奇的问道:“莫不是掌柜的定价过高?”

    掌柜的摇摇头,叹道:“客官有所不知整个江陵城中我家酒馆价格是最实惠的,依然没有客人前来。”

    “那是什么原因?”李宽追问一句,掌柜的眼神有些躲闪,犹犹豫豫的像是酒馆的底似的,李宽又接着说道:“放心,我这人最严绝不会乱说的!”

    掌柜的见李宽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就连上来的酒都与自己喝,咬咬牙索性和盘托出,这酒馆是江陵的老牌子没错,只是这里地处偏僻,加上官道、主道等都绕开,仅有小道。

    那些初来乍到的客商等自然不会走小道,也就不会经过店里,加上酒馆的厨子伙计相继出去谋生,酒馆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而且运送新鲜的食材成本又大,就算酒馆开张了也是赔本的买卖。

    “那掌柜的可否舍得割让此酒馆?”李宽慢条斯理的说出自己目的,掌柜的见多识广,他一眼看到李宽就知道对方来酒馆绝对不是因为吃喝,那肯定是看上了酒馆,想要买下来。

    事实上,掌柜的早就想将酒馆卖了赚回本钱回乡养老,好不容易有人愿意接手,自然巴不得对方能买下来,这才将老底悉数说与李宽听,简单来说就是低价出售,只要对方买他就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