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七十四章 誓言还作数吗?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答案已经在武珝心里,她要想断了直接不用表明身份,依然做她的武家次女。之所以说出来,武珝对于两人再续前缘不抱任何希望,只是想告诉李宽他不是一个人,这个世界上还有自己陪他一起。

    “我参加过你的葬礼!”

    武珝突兀的话让李宽再次撇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像是询问:“你参加我的葬礼?”

    这根本不可能,虽然他们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也曾带着武珝一起回过家,彼此都见过家长,后来她母亲不同意,不想自己女儿跟着自己吃苦,渐渐地两人的矛盾也就大了,后来分手的事情他父母也知道,自然也没了联系。

    “你妈给我打电话的!”

    武珝回想起当日接到李宽母亲的电话时也吓了一跳,因为她的号码就连李宽都不知道,他母亲又是如何知道的。因为断了联系,号码等联系方式自然也就都断了。

    “不可能,我妈怎么可能知道你的电话!”

    李宽想都没想下意识的说出这是不可能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怎么可能知道,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哪有那么大能耐。

    “我妈给的!”

    武珝又说了其中经过,是他的母亲主动联系武珝的母亲,原本是不想给的,不过听到是有事找武珝,她妈妈自然给了,也正是这次主动联系让武珝参加李宽的葬礼,也是在那一天她才见到李宽,可惜他的人不在了,仅仅是骨灰与遗像。

    “我爸妈还好吗?”

    对于自己的父母,李宽心里还是很愧疚的,看见武珝点点头他心里好点。接着,武珝又提到了为什么他妈妈会主动联系自己的母亲,也是因为李宽因车祸而死后,他母亲收拾遗物时,在房间里看到一本厚厚的相册。

    李宽顿时明白了,因为那厚厚的相册是他们两人在一起时拍的写真集,还有两人的合照等,或许母亲知道了缘由才会主动让武珝前来参加,武珝离开时还将那本相册带走了,这是他母亲的意思。

    武珝满脸忧伤,带着悔意翻看着曾经的相册,眼泪默默地流下来。这本相册从那以后都放在武珝的房间里,每次看到相册的相片,她的泪水就会止不住的往下流,那个时候她真的很想亲口说声对不起,就算说了也于事无补,这让武珝悔不当初。

    曾经无数次幻想彼此见面的情景,直到得知李宽已经去世,武珝方才明白什么才是真的后悔。如果早些时候坦白心意,或许就不至于阴阳两隔,她想说的话始终深埋心底。

    今时今日,武珝再也顾不得其它,她脑中想的事情便是亲口说声对不起,为当初错过的事情而道歉。现在武珝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弥补曾经的伤害,让那道伤痕就此消失。

    爱之深才会责之切!

    如果武珝不对李宽怀有深深的爱意,又怎么会果断离开,这一切都因为彼此太了解。武珝心知只要自己留在李宽身边一日,始终都会成为他的绊脚石,因为没有办法毫无顾忌的去做一件事。

    为了让他能快速成长,武珝不得不选择这条极端的道路,唯有刺激才能让李宽成长起来。武珝知道自己造成的伤害会让彼此的缘分彻底断了,毅然决然的选择这么做,无非是刺激他的成长。

    现在李宽成长了,武珝却感觉到有些东西已经发生改变,变得让她有些无法捉摸。曾经两人在一起时,李宽的一举一动她都了如指掌,如今她却看不透李宽任何情绪波动。

    除了最初时的激动外,如今李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变化,平淡如水让武珝心里莫名的生出担心,她担心自己真的会再次错过对方,那个自己深爱多年的那个人。

    纵然武珝离开是有千万般理由,可她还是离开了,丢下李宽一人独自面对这个世界。武珝思念至此,便沉默了,伤害已经造成,无论她做什么,或是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也无法弥补李宽心中的伤痛。

    “当年的誓言还算吗?”武珝失魂落魄之时,李宽突兀的话让她有些不明白,疑惑的说道:“什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李宽重复了当年的誓言,再次追问道:“这个誓言还作数吗?”

    武珝木讷的点点头,不明白李宽想要做什么,现在的李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熟悉的他,不论是行为举止,还是思想武珝都觉得完全猜不透,眼前的李宽透露更多的是深不可测。

    “曾经的誓言没想到会在这个世界里完成!”李宽自嘲的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曾经我们山盟海誓,始终还是各奔东西,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今时今日,我不愿意再错过。”

    武珝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李宽下面要说的话,“不论过去多少年,我心中只有你,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个女人,充其量也不过是能说的话的陌生人。”

    李宽一本正经的说道,“十年也罢,二十年也好,我心里只有你,那个让我魂不守舍的你,无时无刻不影响我的你,也只有你才能左右我的情绪。不论以前如何,现在我们还是相遇,那就证明我们怡然有缘,又再次认识我相信这是缘分,弥补当年的遗憾。不论你今天如何作想,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唯一的妻子,除你以外任何人在我心里都不过是路人。因为你就是我的唯一。”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武珝目瞪口呆,在她心里以为李宽是彻底放弃自己,怎么跟自己所想的完全不一样。片刻后,李宽主动地牵起她的手,再次认真的重复一遍,这让武珝不得不相信。

    武珝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在她看来兴许是李宽一时兴趣,并非真心实意。别说十年了,就算是一年时间都有可能让人改变很多东西,她真的无法确定李宽是否真心实意。

    顿时,武珝有些呆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李宽。
小说推荐